. . .

分類:我的前途我決定

劉珞亦|律師考試改成及格制,有意義嗎?

8月10日的下午,一篇新聞稿引爆了法律界許多的討論,更點燃許多國考生的怒火。簡單來說,就是律師要變成及格制囉!雖然這樣的及格不是像會計師考試一樣,每一科都要及格,而是他畫了一個底線:扣除國文和選考,總分還是要維持400分以上。
按照歷屆以來的分數,滿分為1000分的國考,大致上每一科若拿一半的分數就可以上榜,因此若扣掉難度比較低的國文和選考,要維持400分以上,難度確實增加。

但是這樣的制度,本質上有非常多的疑點,也暴露出考選部的一廂情願和幻想。

楊貴智|三個攸關《香港基本法》事件看中國政府的法治假面

過去臺人心中的香港,除了是鐺鐺車、太平山夜景以及購物及美食(我只記得鏞記酒家的燒鵝,這點可能讓人覺得庸俗)的聖 […]

誰決定了香港的前途?淺談香港九七回歸始末

在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在向聯合國遞交的文件中,英國曾將香港列入「非自治領土」清單內,而「非自治領土」依據聯合國決議及國際人權法,享有依據「民族自決權」選擇是否獨立為國家的權利。然而在1972年中共取代我國進入聯合國後,透過各種安排運作,成功的將香港及澳門從「非自治領土」清單中取下,英國在抗議無效的情況下,港澳最終被認定為「中國領土」而非「非自治領土。」而在英國與中共就香港問題談判期間,港人始終沒有參與談判的機會,最終中英發表聯合聲明,決定在1997年7月1號英國把香港主權歸還中國。故事的最後,香港人不只是失去了獨立的機會,更是從來沒有機會表達自己對自己前途的想法。

魁北克的前途誰決定?淺談魁北克獨立運動

加拿大法院認為,無論依據國內法或國際法,魁北克省均無片面脫離加拿大聯邦權利,但若是魁北克人民透過獨立公投,以多數決表達獨立意志後,加拿大政府便負有「協商義務」進行修憲。這個見解使得加拿大政府不用擔心魁北克會以一個公投就分離出去;另一方面,當魁北克人民對於自己的前途已經清晰的決定選擇獨立後,法院也認同加拿大政府有和魁北克人進行協商的義務。維持國家的完整與尊重魁北克人民的決定自己前途的權力,法院這個咨詢意見中試圖取得平衡。

俄羅斯擁抱克里米亞錯了嗎?淺談克里米亞獨立公投

對於克里米亞若要基於民族自決而尋求脫離烏克蘭時,前提必須其自決權無法實現,但克里米亞在烏克蘭統治下仍享有高度的自治,自決權是否真受有侵害,不無疑問;另一方面,即便承認了該地區人民主張民族自決,但是他們所佔據的領土,克里米亞島,照理說仍係屬於烏克蘭主權之下,若要分離應先通過烏克蘭的憲政程序(例如須經全體烏克蘭國民同意),並不當然會因公投結果而與烏克蘭分割。這也或許是為什麼實踐上成功的獨立公投,其實母國和獨立國皆非處於對立的情況。同時,俄羅斯若過於介入克里米亞的分離,可能有背於聯合國憲章第二條第七項的「不干涉原則」、以及前揭的聯合國大會決議。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