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Uncategorized

2017-04-25 / / Uncategorized

山東年輕人武松在陽穀縣本來有著一個穩定的生活,武松自己也以為自己的人生就這麼過去了:不鹹不淡,但平靜快樂。不料去首都出個長差回來形勢突變:嫂子潘金蓮和姦夫西門慶及鄰居王婆合謀毒死了哥哥武大郎➜ 關鍵的問題來了——武松應該怎麼做?
在現代法治社會,法律的地位至高無上,專使權不容侵犯,對類似武松這種自力救濟私下報仇殺人的事情嚴格禁止,違者的懲處也很嚴厲。但法律要想達到設想的目的,在禁止自力救濟的同時,更重要的是把公力救濟做好…

2017-03-29 / / Uncategorized

移民湧入與保護邊界,似乎成為了時代衝突與困境的焦點之一。許多世界主義者希望廢除現存的移民限制,形成一個沒有國家邊界的世界。與此相反,社群主義者基於自身文化傳統的考慮,認為一個國家有權制定移民標準,國家邊界不應被消除。我們應如何思考世界主義與社群主義的爭論間,自由移民權利的可能性與不可能性。…

2017-02-20 / / Issue
2017-02-17 / / Uncategorized

法律這門專業與其他領域不同的是,法律無法脫離眾生運作,法律也必須依附於語言而存在;人們都受法律規範,而法律用語言規範人們。若法律人所使用的語言讓常人無法理解,則不僅是用專業掩飾傲慢,更彷彿回到白人才能擁有財產、男人才能投票的年代:懂法律的人才有資格受到法律保護,不懂法律的人只能任其擺佈。
因此司法改革的一大重點,就是判決書白話文化。究竟法律又沒有辦法白話文話呢?台南地院為我們做了完美的示範。…

2017-01-24 / / Uncategorized

從前,台灣人普遍都對於討論「身後事」有些避諱,絕大部分緣於死亡在漢人社會中的禁忌感,因此少有人願意討論殯葬文化的轉變、殯葬產業的發展等問題,而大多著重在生者/死者之間的情感聯繫與祭奠安置。隨著民眾對生死議題的解禁,近年來越來越常聽聞環保葬的實施,然而《殯葬管理條例》又是怎麼規定的呢?…

2017-01-04 / / Uncategorized
2016-12-24 / / Uncategorized
2016-12-16 / / Uncategorized

瑞珠後來決定離婚了,但是考慮到自己的能力,怕年幼的孩子跟著吃苦,決定還是要跟俊明好好地算清楚,希望可以拿到一筆錢,也希望俊明可以繼續負責孩子的生活費。而俊明雖然想離婚,不過對於孩子也不想讓步,因為孩子可是他張家的後代,怎麼可以讓他流浪在外,而且如果孩子最後不是歸他,憑什麼要他繼續負責孩子的生活費。瑞珠和俊明接著又為了財產、孩子的問題吵到不可開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