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序

歷經一個小孩出生到高中的時光,我們在全國觀眾的引頸期盼下,又開了一次全國性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相較於上一次的法律人自己玩,這次會議從事前的意見蒐集整理、與會人員的面向擴大、會議中的直播,都顯示了在上位者想要回應民意的努力。

然而努力的栽,並不意味著可以輕鬆的摘,一路上,國是會議歷經參與成員組成黑箱、決議內容過於理想、成員退席抗議、與會成員間相互攻訐等波瀾與批評,使得許多相較於司法制度改革的不重要小事,都被渲染成最重要的事。而期許透過會議凝聚人民共識的初衷,也因為議題本身的專業性及會議數量多而龐雜,而大打折扣。

作為一個以法律知識普及為己任的網站,我們擔心這個許多人苦守十八年才獲得的全國性會議,因為專業知識所築起的牆,成為下個十八年的起算點,因此我們將先從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效力談起,再陸續從司改會議決議中挑選了重要的司法改革議題,寫成這部司法改革物語,希望能讓更多人了解司法改革,進而讓台灣的法治土壤更加肥沃。

廖昶鈞|司法改革紙牌屋─國是會議可以做什麼?

司改國是會議第五組在今年(2017)5月18日決議通過「通姦除罪化」,廢止刑法第239條「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者亦同。」的規定,這樣的結論馬上引起熱烈的討論。

其實,從今年司改國是會議展開以來,已經陸陸續續地做成許多決議,像是「通姦除罪化」跟「全面律師代理」等,到底這些決議能有什麼樣的性質?是不是等於立法院必須照決議內容立出法律、行政院要依照決議實行政策、法官要朝著決議做出判決嗎?

(閱讀全文)

江鎬佑|律師法修什麼-單一入會,全國執業!?

如果你要在台北地院打官司 就要加入台北公會,如果你要在花蓮打官司就要加入花蓮公會,在板橋打官司要加入台北公會(欸ˊ)當然所謂的執行業務不僅僅於「打官司」,打官司只是執行業務的一個典型事項,至於到底怎樣算是「執行律師業務」又是另一個難題惹!公會存在是不是有他的必要性?律師執業是不是以加入公會為前提?這兩個問題並非毫無爭議!

本文僅作為相關制度的介紹以及一點個人研討會心得的敘述,期待透過本文將此議題連結予本站廣大可能從事律師業務的讀者,跟其實也會被影響到的公民

(閱讀全文)

劉珞亦|律師考試改成及格制,有意義嗎?

白話來說,就是律師要變成及格制囉!雖然這樣的及格不是像會計師考試一樣,每一科都要及格,而是他畫了一個底線:扣除國文和選考,總分還是要維持400分以上。按照歷屆以來的分數,滿分為1000分的國考,大致上每一科若拿一半的分數就可以上榜,因此若扣掉難度比較低的國文和選考,要維持400分以上,難度確實增加。但是這樣的制度,本質上有非常多的疑點,也暴露出考選部的一廂情願和幻想

(閱讀全文)

林意紋|你信得過你請的律師嗎?

106年4月10號,司改國是會議第二分組會議通過司法院所提議的「金字塔訴訟程序」且決議輔以相關訴訟制度的修正做為配套措施,例如:上訴制度的修改、全面強制訴訟代理、全面強制辯護。同年5月8號,司改國是會議第二分組邀請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台北律師公會、財團法人法律扶助基金會、法務部及考選部等代表列席表示完意見後,由18名委員一致通過全面強制訴訟代理、辯護。不過必須認知到司改國是分組會議的決議並不是馬上當然實施,還必須經過司改國是總會的決議,以及立法院通過法律這些過程。

一切的考驗才正要開始!如何讓強制律師代理制度能達到預期的效果,而不是成為人民親近法院的障礙?又如何讓律師考試制度的改革不要只成為既得利益者的保護傘?再如何讓律師評鑑制度能提供正確的律師資訊,以及如何處理評鑑不佳的律師?這些問題,都還須有賴相關人員的智慧。

(閱讀全文)

江鎬佑|戒嚴時的法律可以拿來指揮民主時代的警察嗎?

公共政策網路平台在2017年4月7日提案了關於廢除《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的主張,也在2017年5月16日達成附議門檻,有關機關必須在2017年7月16日做出回應。關於《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的存廢躍上討論舞台在近年來已經是第二次了,上一次是去年2月期間的「中華民國憲兵扣押戒嚴時期文獻案」。在那次的新聞風頭下,親民黨黨團不僅主張廢除該條例,更加碼廢除自願搜索同意權。到底這部法規規定了什麼?真的如此萬惡不赦嗎?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