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說不要,不代表我想要》
我們為什麼應該用性同意權來保護被害者

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法第221條第1項)

現行刑法的妨害性自主罪章,承認每個人對於自己的身體都有自主的權利,不容他人任意侵犯。但是在設計上,我國刑法採用了「說不就是不」的立法模式,也就是只有當加害人的行為明確違反被害人的意願,才會侵害被害人的性自主權而違法。

因此,當性侵事件發生時,從媒體、大眾輿論甚至是司法人員,關注的焦點都落在被害人「是否反抗或說不」,而非加害者是否確認過被害者「同意」該次性行為。如果被害者沒有明確拒絕,將無法認定加害者行為違法;這樣的思考脈絡甚至暗示「被害者也有責任」:性犯罪事件的發生,是被害者的行為不檢點所誘發。

他/她穿成那樣,根本就是口嫌體正直;身體最誠實。

有倡議者認為,這樣的立法模式不僅過分簡化了複雜的社會事實與人際互動,更將那些「無法說不」的人排除在法律保護之外,因為很多時候「說不」是困難的、甚至是無法「說不」的。

因此性自主權不應該是「說不的權利」,更應該是「同意的權利」。倡議者認為,沒有獲得同意的性行為,就是騷擾或侵害。檢討的是加害者為何沒獲得被害者同意,而不是檢討被害人為什麼不拒絕,然後徹底拋棄檢討被害人的舊思維模式。

你認為性同意權入法,能保護被害者嗎?

製作團隊

監製:李柏翰、江鎬佑

採訪、撰文:江鎬佑、李柏翰、微思客

網頁設計:楊貴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