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白話文運動 PLM Posts

2014-05-12 / / Issue
現行的《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罷免連署人必須於罷免名冊填寫姓名、身分證字號、戶籍地址。而立法委員邱文彥、紀國棟、吳育昇、江啟臣 、李慶華、謝國樑等32人,提案修法增定提議人及連署人應檢附切結書及國民身分證件之規定。本修正案最快將於5/13(二)進行二讀表决。(聯合報:反割闌尾條款 最快下周二表決  )(《立法院第8屆第2會期第1次會議議案關係文書》之「院總第1044號 委員提案第13747號」
又公職人員選罷法第86條及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73條規定,罷免案之進行,除徵求連署之必要活動外,不得有罷免或阻止罷免之宣傳活動。而所謂徵求連署之必要活動,依照公職人員罷免辦事處及辦事人員之設置及徵求連署辦法第11條的規定,限於印發罷免理由書。

兩岸協議監督機制涉及立法權和行政權之間的互動關係,也就是「權力分立」,因此我們將陸續推出數篇短文介紹與權力分立有關的小知識。

所謂的「權力分立」,是指國家將各種不同功能的權力分散、交由不同的國家組織機關執行,這個概念最早是由法國的啟蒙運動思想家孟德斯鳩(Baron de Montesquieu,1689~1755)所提出,將行政、立法、司法三權進行分立。權力分立的目的,除了因分工而可以追求政府效率外,最主要的目的還是避免專權政治,寄望透過分散的權力使彼此間相互牽制,避免國家權力過度集中而侵害人民的權利。

孟翰

2014-04-19 / / Issue

在一個國家當中,人與人之間若發生糾紛、或為了維護人群之間的秩序,因此有國內法存在的必要,對人與人間的關係作規範;而由於國際社會日趨複雜,以及國際交往日益頻繁的結果,若糾紛發生在國與國家之間,同樣需要法律存在,以維護國際社會的秩序。所以可以知道,「國際法」就是國家間的行為規則,規範國家與國家之間權利與義務關係的規則。

行政院版草案強調行政自我監督,以行政院及總統府為主的國家安全審查機制審查兩岸協議,簽署前海基會應獲得行政院授權。草案並要求行政機關主動提供國會及人民足夠的資訊,以提升透明度,但草案本身並沒有規定如果行政機關疏於提供足夠的資訊時,立法院及人民如何請求行政機關主動提供資訊、以及行政機關未提供資訊時的法律效果;另外,基於權力分立考量,政院版草案並沒有像歐盟美國的制度一樣、使立法院可以直接監督談判的機制,政院版草案採用的是「行政機關自我監督」之機制。最後,立法院只有在協議文本「形式上直接牴觸現行國內法」或「行政機關欠缺國內法律授權而從事協議事務」時方能實質審查協議文本,其餘協議均準用行政命令之程序規定-形式上備查。

依照歐盟運作條約第218條及207條第3項的規定,本文將歐盟對外締結協定監督機制分為3個階段介紹: 授權開啟談判談判過程之監督談判完成後至完成締結程序前。歐洲議會在所有階段皆有權知悉談判進程,但是能否杯葛談判結果,必須視條約內容而定。同時與我國現行制度及兩岸監督條例草案最不同的地方在於,當條約完成談判後,若歐洲議會、部長理事會、執委會及會員國認為條約約文違反歐盟法,可根據歐盟運作條約第218條第11項,請求歐洲法院提供意見,若法院認為違反,在條約完成修正前不得使條約生效。歐盟主要機構在此條約締結程序中所扮演的角色大致上為:執委會在部長理事會的授權及監督下進行談判,歐洲議會代表人民監督。由於歐盟並非國家,和我國政治制度不同,因此本文先行說明歐盟的政治制度。

美國對外貿易談判多透過國會授權的法案,以比較便捷快速的方式讓經貿協議可以透過比較快速的程序進行締結。法案中國會會設定談判目標,使行政部門便因此而獲得特別磋商權。總統在簽署條約前必須在簽署前90天以書面通知兩國會以及其他相關部會。國會不得修改約文,只能「全部通過」或是「全部否決」。若國會否決,則須重新由參議院以2/3多數之同意始得通過。
2014-04-05 / / 國際法
對於克里米亞若要基於民族自決而尋求脫離烏克蘭時,前提必須其自決權無法實現,但克里米亞在烏克蘭統治下仍享有高度的自治,自決權是否真受有侵害,不無疑問;另一方面,即便承認了該地區人民主張民族自決,若要分離應先通過烏克蘭的憲政程序,並不當然會因公投結果而與烏克蘭分割。這也是為什麼實踐上成功的獨立公投,其實母國和獨立國皆非處於對立的情況。俄羅斯若過於介入克里米亞的分離,可能有背於聯合國憲章第二條第七項的「不干涉原則」、以及前揭的聯合國大會決議。
國際法上,批准的重點是國家意志的展現,而不在於實際上行何種程序,因此逐條表决或包裹表決均符合國際法。國家有的時候會主張只就條約的部分條款進行批准,這就是所謂”部分批准(partial ratification)”。而如果審議的結果是原則同意,但對手國必須答應某些條件,則是” 附條件批准(conditional ratification)”。如果當初的條約有明定可以進行部分的批准,或是相關國家同意這樣的部分批准行為,部分批准就可以使條約生效。相反地,就要重新再跟對方或相關國家談判,這就是所謂的”重啟談判”。至於之後的談判是否能夠成功,就考驗雙方的實力了

奕仁主筆

我們在檢視一個條約是否須經過立法權、或是全權交由行政權決定,可先從國際法的角度檢視該條約的性質內涵為何,並從國際法連結到國內法,判斷該條約於國內法的定位為何,由於締結條約將使國家背負國際法義務,未來國家為履行條約,勢必必須從事各種政策,甚至修法、立法。因此我們可以從國際法判斷,以條約內容連結到國內法,判斷該條約於國內法的定位為何,以了解應如何作行政權與立法權對條約締結的分工。

孟翰主筆

2014-03-30 / / 國際法

加入WTO後,會員國必須一體承諾加入許多國際性條約,舉凡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服務貿易總協定(GATS)、爭端解決程序暸解書(DSU)等等。而其中,關稅暨貿易總協定要求會員國必須提出關稅減讓表、而服務貿易總協定要求會員國必須提出服務貿易承諾表。這些在WTO下承諾開放的市場以及減讓的關稅,必須提供給所有其他WTO會員國。相反地,FTA締約國不需要將FTA中貿易的優惠條件一視同仁地提供給其他WTO會員國,而是只適用到FTA的其他締約國即可。

歐朗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