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中華民國憲法第 17 條:

罷啦罷罷罷:我要你下台
罷免專題

INTRODUCTION

引言

憲法第133條:「被選舉人得由原選舉區依法罷免之。」2020年6月6日,台灣即將啟動第一位縣市首長的罷免 。

然而,這並不是他第一次被罷免。

早在26年前,有幾位立法委員就被鎖定被罷免。然而,最後為什麼會失敗?

這個頁面,帶你認識「罷免」的現在、過去、未來。

主編劉珞亦

辣個罷免成案的 立法委員高雄市市長

1994年的韓委員

依維基百科資料,1994年韓國瑜時任立法委員,因支持核四而遭民間團體提出罷免成案,中國國民黨於連署期間於立院提案修改《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加入「罷免案不能跟其他選舉一起投票」之限制,並將門檻「1/3以上投票,同意票多於反對票」上修為「1/2以上投票,同意票超過1/2」。同年 11 月 27 日罷免投票結果為同意 367,363 票,反對 65,545 票,因同意票數未過門檻而失敗。

2020年的韓市長

2020年,韓國瑜擔任高雄市長,罷免團體以韓國瑜帶職參選總統以及經濟與財政表現為由提出罷免成案,為我國史上第一件直轄市市長罷免案,韓國瑜亦因為此案成為中華民國史上首位被罷免兩次的政治人物。

專文

罷免韓國瑜,早就發生過?|劉珞亦

無論如何, 2020 年 6 月 6 日,大家也都在看,是否會過?而這或許也是一個補習,讓台灣人修一個罷免學分,仔細品嚐這個制度的滋味,了解他帶來的好壞。

閱讀去

SURVIVORS

歷史上差點被罷免的政治明星

黃國昌

第九屆立法委員 2017-12-16

罷免失敗

同意48,693人(19.05%)
反對21,748人
因同意票未達門檻而失敗

蔡正元

第八屆立法委員 2015-02-14

罷免失敗

同意76,737票
反對2,196票
因同意票未達門檻而失敗

洪秀柱

第二屆立法委員,1994-11-27

罷免失敗

同意367,363票
反對65,545票
因同意票未達門檻而失敗

罷免通過門檻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90 條第 1 項

罷免案投票結果,有效同意票數多於不同意票數,且同意票數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 ,即為通過。

0

高雄市總選舉人數

0

同意票票數門檻

如果罷免成真,
韓國瑜可以如何救濟

6/6

罷免通過/未通過

中選會應於 7 日內公告,自公告之日起解職。

提起罷免無效 / 罷免案通過無效之訴

依公職人員選罷法規定,檢察官\被罷免人或罷免案提議人有下列權益: (1) 如選舉委員會辦理罷免違法而足以影響罷免結果,得依 118 條規定提起「罷免無效」之訴;
(2)如罷免過程有 124 條第 1 項所規定之違法情事,得提起「罷免案通過否決無效之訴」

向法院聲請暫時權利保護

如通過罷免,韓國瑜於起訴前後可以透過暫時權利保護制度,請求法院於訴訟定讞前繼續保持市長資格,但法院未必會准許。

訴訟需要花多少時間?
結果為何?

06 Jun 2020
06 Jun 2020

中選會公告罷免結果

公職人員選罷法第 91 條第 1 項
罷免案經投票後,選舉委員會應於投票完畢七日內公告罷免投票結果。罷免案通過者,被罷免人應自公告之日起,解除職務。

08 Dec 2020
08 Dec 2020

第一審應於六個月內審結

公職人員選罷法第 127 條第 1 項
選舉、罷免訴訟,設選舉法庭,採合議制審理,並應先於其他訴訟審判之,以二審終結,並不得提起再審之訴。各審受理之法院應於六個月內審結。

25 Dec 2020
25 Dec 2020

本屆市長任期滿 2 年

如剩餘任期不滿兩年即不進行補選,由行政院指派代理市長。

05 Jun 2021
05 Jun 2021

第二審亦應於六個月內終結

公職人員選罷法第 127 條第 1 項
選舉、罷免訴訟,設選舉法庭,採合議制審理,並應先於其他訴訟審判之,以二審終結,並不得提起再審之訴。各審受理之法院應於六個月內審結。

06 Jun 2020
06 Jun 2020

中選會公告罷免結果

公職人員選罷法第 91 條第 1 項
罷免案經投票後,選舉委員會應於投票完畢七日內公告罷免投票結果。罷免案通過者,被罷免人應自公告之日起,解除職務。

08 Dec 2020
08 Dec 2020

第一審應於六個月內審結

公職人員選罷法第 127 條第 1 項
選舉、罷免訴訟,設選舉法庭,採合議制審理,並應先於其他訴訟審判之,以二審終結,並不得提起再審之訴。各審受理之法院應於六個月內審結。

25 Dec 2020
25 Dec 2020

本屆市長任期滿 2 年

如剩餘任期不滿兩年即不進行補選,由行政院指派代理市長。

05 Jun 2021
05 Jun 2021

第二審亦應於六個月內終結

公職人員選罷法第 127 條第 1 項
選舉、罷免訴訟,設選舉法庭,採合議制審理,並應先於其他訴訟審判之,以二審終結,並不得提起再審之訴。各審受理之法院應於六個月內審結。

Judgement day

判決結果

罷免遭否決,法院判決否決合法有效

韓國瑜繼續當市長,任期內不得再提出罷免案。

罷免通過,法院判決罷免無效/罷免通過有效

韓國瑜確認解職,如剩餘任期不滿兩年,由行政院指派代理市長。

不論罷免投票結果為何,法院判決罷免無效/罷免通過否決無效

重新投票。

如果罷免成功,韓國瑜可以按下時間停止器嗎?

Q:韓國瑜想要暫停罷免,有可能嗎?

在法律,有所謂的「停止執行」。

簡單來說,就是房子當被認定違建,將被拆除的時候,如果認為行政機關的看法有問題,就可以進一步發動「停止執行」,請機關「修但幾列」再拆除。所以,韓國瑜陣營為了暫停罷免,就可以針對罷免發動停止執行。但是罷免的過程總共分成三個階段:

1.提議罷免
2.連署罷免
3.最終的罷免投票

「3」的部分因為還沒有發生,先不討論。而韓國瑜陣營截至完稿為止,曾針對「1」跟「2」的部分聲請停止執行,因此法律戰的過往與現況,要分別來說明。(文/王鼎棫)

Q:如果罷免被停止執行,會前功盡棄嗎?

不會的,因為停止執行只是把「罷免投票」的程序暫時凍結,後續的訴訟戰場就會慢慢轉向:提議書早在任職滿一年之前,就超前蒐集,後續「同意去連署」、「開放去投票」的決定是否違法?

用線上遊戲來說,罷免的停止執行就是支線,「同意去連署」、「開放去投票」等決定才是主線,等到主線全部輸掉,罷韓案才能說前功盡棄。

這是因為,如果認定「同意去連署」的處分是違法的,那麽就算再多的連署書達標,也都是有問題的,後續也不該「開放去投罷免票」。

韓陣營期盼的,就是這樣的骨牌效應。

對比2018年大選的先例,如果真的成案,這場主線上的爭議,應該不會拖太久。

像是2018年台北市長選戰,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曾提出選舉無效訴訟,台北地方法院火速就在選舉結束後不到半年(即從前一年的11月24日到次年5月10日下午)作出判決,可見實務針對社會矚目案件,依法都是一貫速戰速決,避免節外生枝。(文/王鼎棫)

註:台北高等行政法院109年度停字第27號裁定

註二:最高行政法院109年度裁字第768號裁定

註三:台北高等行政法院109年度停字第41號裁定

「罷韓」究竟有無違法

針對「同意去連署」的停止執行目前全敗

根據報導,韓團隊四月初的時候曾同時向「訴願機關」還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

但按照行政法院的慣例:因為行政法院是審查行政機關違法與否的最終機關,如果不先找訴願程序,就馬上跑來行政法院處理,不就等同「訴願程序,溜之大吉,酸」?

所以接手案子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也如法泡製,認定:韓陣營當時已經向訴願機關提起訴願,才僅僅隔隔一週的時間,就跑來法院掛號,並沒有證明到底有何「跳過訴願程序」的急迫性,所以駁回。

而被駁回之後,韓陣營緊接提起抗告,卻同遭最高行政法院(註二)擊落;該號裁定不僅駁回,更加碼認定不該針對「同意去連署」的決定,提起停止執行。

法院說:同意連署的決定,只是「罷免投票」正式成立之前的一段過程,為避免延誤後續罷免程序的進行(防止亂開副本的概念),就不允許韓陣營單獨針對該決定提起停止執行。(文/王鼎棫)

「開放去投票」的的部分,現正最高行審理中

面臨前述失利,韓陣營的訴訟策略也改針對中選會「開放罷免投票」的決定,再次向訴願機關與法院聲請停止執行。

所以老問題又來了,韓陣營可以同時向訴願機關或行政法院要求停止執行嗎?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註三),接獲聲請後,即再次反對表示:

開放投票的決定,早在今年4月17日就已出爐,韓陣營卻在5月11日才向訴願機關提起救濟,並在隔天馬上改口說訴願機關「故意拖時間不審查,快要投票了,一切都快來不及」向法院聲請停止執行。顯然的,一切都是韓陣營自己遲到所造成,沒有保護的必要。

不僅如此,該號裁定也首度正面質疑:開放罷免投票,對韓市長有何損傷?

也就是說:仔細一想可以發現,韓市長的服公職權、名譽權及任期並未因開放投票就馬上受到影響。那樣的情況,必須要等到他真的被罷免了才會發生;此時此刻,一切損害都只是韓市長個人的想像,他的相關權利並沒有真的立即受到損害。

這樣的結果,韓陣營自然也繼續抗告;這場停止執行的終局之戰,一切就看最高行政法院接下來的態度了。(文/王鼎棫)

製作團隊

主編|劉珞亦
撰稿|劉珞亦、王鼎棫
網站排版|楊貴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