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聚享|滿足所有條件,卻不願成為國家的台灣(中)—越頭看「台灣的主張」

在系列文(上)篇透過國際法傳統觀點以及實踐取向的三層觀點探討國家成立的要素後,接下來在系列文的(中),將繼續以國際法上的「三巨頭」規則對比「台灣人」歷來所選出總統的對外發言,以及政府對外正式的領土聲索,檢視台灣人到底讓中華民國替我們主張了什麼,而國際法學者和各國政府到底有沒有冤枉我們對於「台灣作為國家」的期待與想像。

顏聚享|真的有「佔領法」(Law of Occupation)?(上):佔領的開始

國際人道法下有個特別的分支,專門處理在陸戰上普遍會遇到的情境,也就是領土遭遇敵國武力控制下所出現的法律問題,這是佔領法的適用範疇。
近來,不少針對台灣近代解密檔案的研究成果,例如陳翠蓮教授的著作《重構二二八:戰後美中體制、中國統治模式與臺灣》,指出戰後美中兩國對於台灣的長期控制,正是這種佔領關係。如果我們能跳出中華民國的視角,就佔領法的角度重新審視戰後至今,台灣與區域強權之間的法律關係,或許更能有助於理解自身的地位,以及未來可能的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