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人權

2017-02-08 / / 人權專題

若國際人權公約是人權的清冊,那麼國家人權機構應該確保統治者遵守國際人權公約的規範,因此它勢必得超然於國家機器之外,才有可能成為協助人民監督、平衡、尋求救濟,甚至對抗政府的後盾。
在台灣,人們終究是發生損害後,人民始能尋求救濟的最後一道防線,且大多仍須訴諸既有的國內法律規定,而無法直接仰賴人權公約的內容。
因此在「兩公約第二次國際審查會議」時,專家就已經「建議政府訂出確切時間表,把依《巴黎原則》成立獨立的國家人權委員會列為優先目標」。

《閱讀全文》李柏翰、劉容真|人權理念在地化的關鍵──依法設立的國家人權機構

2017-02-07 / / 兩岸四地

2016年底,原臺灣友邦國家聖多美普林西比與我國斷交,和許多過去與台灣斷交的友邦國家前例一樣,因為向台灣要求過分高昂的外交金援被拒後,選擇投向中共的懷抱,而對此事件,不意外的,國內不少輿論就我國砸重金給予名字都沒聽過的小國外交政策予以批評,更有不少見解指出台灣恐面臨陸續的斷交危機。

在科技發達、人員及資訊流通的全球化時代,國與國之間的疆界越趨模糊,不論是個人、公司、政府,在經濟、社會文化、政治層面上有跨國界的流動或影響也越趨頻繁。而國家在國際上的外交活動,有國際經濟貿易、條約的簽訂、政府間的合作等面向,以當今情勢對台灣而言,恐怕甚難置身於國際社會之外,因此外交政策、以及此次台聖斷交的事件,確實值得我國好好省思。

《閱讀全文》蔡孟翰|台聖斷交:除一中原則,外交突破有哪些可能

國家簽署公約並完成批准程序後,國家就有遵守公約規範,實踐人權保障的義務。公約要求締約國定期做出國家報告(State Party’s Report),向委員會報告國家針對各個條文的權利保障情形,以持續監督國家實踐。
但是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國,沒有辦法將公約批准書存放在聯合國秘書處。兩公約施行法第6條亦明文要求建立人權報告制度。具體做法則是邀請國際人權法專家進行前置書面審查,並來台與我國政府、非政府組織開審查會議。比較特別的是,來台審查的方式,使第三部門的非政府組織,除了提出影子報告,幫助審查委員理解國家實踐外;在審查會議上的實際參與,也有機會針對政府回應議題清單,即時向審查委員作出澄清與補充。

《閱讀全文》劉容真|不一樣又怎樣?突破外交困境的人權公約監督機制

2016-09-30 / / 公法與人權

杜平心情真的很鬱悶,只好一直坐在熱炒店猛灌啤酒~酒精遇上火會燃燒更旺吧,杜平開始大聲吵鬧;坐在臨桌的明傑,是一名剛從外國來台的僑生,走向杜平用還不是很熟稔的國語說:「不好意思,可以請你小聲一點嗎?」
杜平心中的不悅再次被放大,故意模仿著明傑的口音說:你這個瞧不起你們低劣的族群!要罵就要像這樣:X%*&@$#O……(請把你腦中所有想得到的髒話套入)」明傑一聽,以更大的嗓音喊:「你怎麼可以亂罵人呢?」杜平回答:「我不但敢罵人、我還敢打人!」隨手把桌上的酒瓶砸向明傑的腦袋……

《閱讀全文》蔡孟翰|EP18:有些話是不能亂說滴!

2016-08-27 / / 國際法

這場「只許勝,不許敗」的仗,是否應由警察主導,代替月亮來懲罰用藥者?其他「減害」措施應否且何時介入?這麼多年的風聲鶴唳所造成黑市、劣品,以及用藥社群的人心惶惶、健康疑慮等問題,除了丟到各種機構(不論監獄或醫院)外,還有沒有其他可能的作法?最後,如何能減緩整體社會的各種壓力呢?

《閱讀全文》李柏翰|在嚴懲與減害之間:淺談國際藥物法

2016-04-26 / / 國際法
2016-04-15 / / 兩岸四地

2015年十月底,肯亞警方偵破一起電信詐騙案,爾後肯亞法院下達之裁判,判決我國國民於此犯罪之審判結果為無罪,然而中國大陸向肯亞施壓,欲將我國國民帶回大陸。中國強行將我國人帶回中國大陸,我國究竟能如何主張自己的權利呢?我國應如何確實保護我國人民呢?中國是否真能這麼做?而肯亞當局是否又有違反什麼法律規範呢?

《閱讀全文》李濬勳|你的中國不是我的中國-從國際法看肯亞搶人事件

2015-12-11 / / Issue

最近網路上不少聲援布農族人王光祿捕獵案的聲音,認為判決結果已經侵害了原住民的基本文化、生活權。在本案中,布農族人王光祿在102年間,因為「90多歲的媽媽吃不慣一般家裡養的肉」,所以上山去狩獵,然而最後卻獵殺保育類的台灣長鬃山羊與山羌。檢方發現後,除了以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在「非傳統祭儀期間」狩獵保育類動物,而且持有土造長槍(據稱是在河床中撿到的),亦以違反了《槍炮彈藥刀械許可及管理辦法》為由起訴。最後法官判決王光祿有罪,應受有期徒刑3年6個月。 《閱讀全文》 龍建宇|我的獵場,你的律法-淺談王光祿捕獵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