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棫|華光社區案2.0─大觀社區迫遷再起

大觀社區的法律問題看似單純,就是國有地上有群沒有產權的人,政府認為時候到了,就命他拆屋還地。可是國家忽略了,這群居民的形成,是來自早年殘破的住居政策─來台軍眷或城鄉移民,到了浮洲沒有適合的歸宿,只能選擇如此產權不明的地方落腳。再者,讓人民享有適足的居住環境,更是國家的基本義務;所以當國家主張所有權,運用公權力迫遷的同時,也必須顧及居民是否能被妥善安置。

只可惜,機關的態度是否定的,這就是大觀抗爭的起源。

劉容真|人權就像藜麥,沒味道但很營養

自從台灣於2009年《兩公約施行法》推出以來,針對種種膠著的公共議題,我們又多了一個論述工具:人權!但人權除了聽起來很厲害外,具體而言,它到底代表什麼呢?人權,究竟是什麼法律體系下的權利呢?如果在憲法裡,翻來翻去找不到,大法官也不曾在釋字裡言明,那國際人權法還能拿來主張嗎?怎麼用呢?那些似是而非的人權言論,又要怎麼反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