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孟翰|從川蔡電和台聖、台巴斷,談國際法下的承認與外交

二次政黨輪替後不久,台灣在外交上發生了很多事。

2016年12月初,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與台灣總統熱線一事,震撼了國際社會,這是自1978年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後,首次美國總統當選人與台灣總統直接通話,導致在短短幾週內讓台灣在國際媒體的曝光率激增,川普也質疑為何美國會受到「一個中國原則 」(One China policy)的拘束,中共北京政府就此的態度也備受關注。而即將卸任的美國總統歐巴馬也就此在最後一次的白宮年終記者會上指出,台灣人只要有一定程度的自治就不會獨立。

在數週後的同一個月份,原臺灣友邦國家聖多美普林西比與我國斷交,不少國人的輿論批評金援外交的策略,而媒體也指出這是受「一個中國原則」影響。2017年6月,巴拿馬也和建交許久的中華民國斷交了。

「一個中國原則」到底對外交政策上有何影響呢?或許我們應該複習一下承認在國際法下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