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聚享|超越國家的「人」──從國際法看,到底誰是原住民族?

台灣原住民平埔族至今仍在向體制爭取最基本的身分認定,以及作為原住民族所應該擁有的權利。日前,行政院通過了修改原住民身分法的草案,打算採用「增列平埔族於條文,但對應權利另外再處理」的方案。但草案引起一些原住民族的反彈,立場包括「兩個族群並不相同」,或者擔憂既有資源的壓縮。那麼到底誰是原住民呢?從國際的角度切入為何呢?

楊貴智、李柏翰|別在都蘭的土地上輕易地說愛我:劃設傳統領域背後的那些故事

若真要實現《原基法》第4條所承認的「原住民族自治權利」,「傳統領域」既是必要的物質基礎,也是主權意義下不受干預的空間。因此,若接受《劃設辦法》把「傳統領域」限縮於公有土地的作法,將不僅只是重覆「福利殖民主義」式的施惠政策,更無法避免部落主權的領域範圍將因「不排除私有財產並存且混淆」而變得支離破碎,形同虛設。

李柏翰|被「誤解」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與知情同意權

Malieyafusi Monaneng(莫那能)慨嘆:「你們一來篳路藍縷,我們就開始顛沛流離。」如今希望能與眾人公平且共同享有台灣的原住民族,但求能在轉型正義的浪潮下,追尋屬於族人能得以互相尊重、安身立命、永續發展的空間;而在所有人願意拋棄成見,正視法治精神與台灣土地的歷史之前,沒有人能真正置身事外。

Akoy 簡年佑|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問題爭議好好說清楚

原住民族委員會2月18日正式公告發布《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以下簡稱劃設辦法),原民會日前甚至興高采烈舉辦了公布記者會,但這個聲稱將傳統領域「從0到80萬」的辦法,讓許多不滿的族人、原民團體、部落與族群議會紛紛表達極力反對。巴奈、那布、馬躍比吼等人更是在凱達格蘭大道上駐紮抗爭,主張「退回劃設辦法、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下台」兩項訴求,至今已超過一個月仍然繼續堅守。
劃設辦法的爭議究竟在哪裡?有什麼重大的問題引起這麼多族人、部落不滿,甚至要求主導的原民會主委下台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