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昶鈞|司法改革紙牌屋─國是會議可以做什麼?

從今年司改國是會議展開以來,已經陸陸續續地做成許多決議,像是「通姦除罪化」跟「全面律師代理」等,到底這些決議能有什麼樣的性質?是不是等於立法院必須照決議內容立出法律、行政院要依照決議實行政策、法官要朝著決議做出判決嗎?
司改國是會議做成「通姦除罪化」的結論是不是就代表著刑法上的通姦罪要被廢除了呢?以下本文將會一一為大家分析。

楊貴智|人民看不懂判決書:是文言文的錯還是太八股?

經營法律白話文,邁入第四年,法律白話文的站長帶你了解,為什麼司法文書對於一般人民來說難以理解?
究竟是所謂的「之乎者也」?還是法官們刻意使用的「八股文」形式搞得大家一頭霧水?
文字可以很簡練但優美,但是如果刻意使用無意義的文法或發語詞,把大家搞得暈頭轉向的,人民又要如何理解法律、信任司法呢?

楊貴智|法律白話文運動 – 為何我們看不懂判決(上)

法律白話文運動的宗旨在於讓人民更容易閱讀判決、更容易理解法官想要傳達的資訊,以達到透過判決定紛止爭之效。本站英文採用Plain一詞,也是表彰法律白話文的白話重點在於清晰好懂,不讓判決做成後因資訊傳達發生短路,反而問題叢生,人民更不信任司法。

《不平等的審判》:懷疑並非正義之敵,盲目的確信才是

當代司法制度假設人們都是受到理性驅動的行動者,但真是如此嗎?
這本由亞當‧班福拉多(Adam Benforado)撰寫的法律書從神經科學及心理學出發,探討「人」在司法系統中可能會犯下的種種錯誤,提醒讀者:司法系統其實是透過人腦運轉的系統,如果人會犯錯,司法其實也會犯錯。
我們期望刑事司法帶給我們正義,卻忽視了人腦存在的不理性缺陷,更讓報復心理不斷滋長,讓整套制度運轉到處罰階段就嘎然而止,而不是更深層地往下解決結構性問題。
臺灣社會熱烈討論司法改革,這本書的意義即在於本書點醒了我們一件事:刑事司法制度其實是完全透過人腦運作的制度,如果我們不能正視人腦的缺陷,不去質疑那長久以來被視為理所當然──理性必然能戰勝偏見的假設,那司法改革必然不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