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珞亦|強迫的愛國並不偉大:面對國旗不只一種面貌

國旗的意義,對不同個體而言其所彰顯的意義並非一致性的,這面旗子對於一些族群,可能是榮耀、可能壓迫,也可能是一種熱血的揮灑、更可能是一種鮮血的屠殺。若國家一定要公民對這面旗子必須是同一種模樣,那麼當我們看到這面國旗時,她所象徵的會是自由的光榮?還是對個體的壓迫呢?
但其實國家本身並不會偉大,國家是因為人民才會偉大。因為人民而偉大的國家,是不會壓迫人民如何的講、如何的想,而是用包容去面對那些對國家不同聲音與言語,哪怕那聲音對於有些人來說可能是厭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