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標籤:國際法

李濬勳 | 為什國家要為了專屬經濟區大動肝火?

2008年6月10日我國漁船聯合號海釣船,進入釣魚臺海域進行海釣活動,而聯合號進入該海域後不久,就被日本的海上保安廳警告並且驅逐,最後演變成我國漁船被日本公務船撞擊沉沒、我國船長也被帶回日本,發展出一系列的外交事件。
究竟釣魚臺附近的海域,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呢?
從小我們就從課本上聽過「專屬經濟區」這個詞、在國際新聞上專屬經濟區的搶奪戰也從來沒有落幕過;台灣四周環海,漁業發達,面對鄰國的壓力,我們究竟要怎麼維護自己的專屬經濟區呢?然而到底什麼是專屬經濟區、為什麼各國都搶破頭似地想要爭取呢?

蔡孟翰|台聖斷交:除一中原則,外交突破有哪些可能

2016年底,原臺灣友邦國家聖多美普林西比與我國斷交,和許多過去與台灣斷交的友邦國家前例一樣,因為向台灣要求過分高昂的外交金援被拒後,選擇投向中共的懷抱,而對此事件,不意外的,國內不少輿論就我國砸重金給予名字都沒聽過的小國外交政策予以批評,更有不少見解指出台灣恐面臨陸續的斷交危機。

在科技發達、人員及資訊流通的全球化時代,國與國之間的疆界越趨模糊,不論是個人、公司、政府,在經濟、社會文化、政治層面上有跨國界的流動或影響也越趨頻繁。而國家在國際上的外交活動,有國際經濟貿易、條約的簽訂、政府間的合作等面向,以當今情勢對台灣而言,恐怕甚難置身於國際社會之外,因此外交政策、以及此次台聖斷交的事件,確實值得我國好好省思。

劉容真|人權就像藜麥,沒味道但很營養

自從台灣於2009年《兩公約施行法》推出以來,針對種種膠著的公共議題,我們又多了一個論述工具:人權!但人權除了聽起來很厲害外,具體而言,它到底代表什麼呢?人權,究竟是什麼法律體系下的權利呢?如果在憲法裡,翻來翻去找不到,大法官也不曾在釋字裡言明,那國際人權法還能拿來主張嗎?怎麼用呢?那些似是而非的人權言論,又要怎麼反駁呢?

李柏翰|國際法院的七十年──越來越棘手的和平與正義

跟著聯合國一同成長的國際法院,最近熱熱鬧鬧地慶祝成立70週年,不僅開放了位於荷蘭海牙的法院供眾人參觀,還舉行了一場以「七十年對和平與正義的貢獻」為題的攝影展。
開幕時,國際法院院長Ronny Abraham在致詞時就表示, 在過去的20年,法院「比先前任何時候都還積極」,處理了許多不同以往的法律問題,有時還涉及了複雜的科學事證。
因此,他相信,在逐漸建立新工作方法(work method)的同時,法院「將面臨更多新的挑戰」。

來稿|管轄權與引渡,你說、我說還是他說?讓我們來看看國際法學者們怎麼說

國際公法規範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權利義務關係,本次肯亞將台灣人都送往中國的事件,在國內引起軒然大波,相關爭點集中在管轄權、引渡與人權法,本文嘗試整理相關爭點,並在國際法學者的見解的引導下,冀能幫助讀者了解相關的法律知識。

李濬勳|WHAT DO "U" KNOW? 你知道什麼是IUU嗎?

為了維持海洋的保育、保護以及顧及海洋的永續發展。由於海洋資源的回復成本非常高,並且有許多資源是難以即時回復的,若各國之間不及時合作保育海洋環境,則生物浩劫將必然會發生。因此,要說國際海洋法近幾年最熱門的議題,除了劃界(例如南海)永遠難分難捨以外,最熱門的話題莫過於是打擊「非法捕魚」這件事了。

劉珞亦|8種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上菜,今晚你要那一道?

從三通、ECFA到馬習會,兩岸交流不僅逐漸深化,也開始以法制架構確立交流機制。然而在兩岸的「特殊,關係」,我們不禁想問,難道我們對於兩岸簽屬協議過程「都沒有法律規定」?又到底甚麼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呢?

無國界的漂流者—國際法的難民規範

什麼是「難民」呢?為什麼難民會是一個棘手的問題呢?人權法下人民本身就有遷徙自由了,那為什麼還會有難民問題呢?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