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貴智|同婚專法將是政客看風向亂吹決定一起恐同的專法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如今能引起如此廣泛迴響,讓尤美女委員能連續在兩個屆期排審的婚姻平權法案,正是因為社會上有越來越多民眾觀念已經改變,不僅不再視同性戀為變態,更能開始設身處地為同志著想,能感同身受同志族群因長期遭到壓迫的遍體鱗傷。

李柏翰、楊貴智|「婚姻是什麼」誰說了算?異性戀霸權與家庭權的轉型正義

最近婚姻平/不平權硝煙再起,造謠、闢謠雙方都積極動員,彷彿婚姻只有單一的定義和特定的形式值得被法律保障。如同許多反對同婚者指出的,當下台灣紛紛擾擾,各種民生問題沸沸揚揚,那麼多法案同時在進行,所以到底是什麼讓一票反對者不顧一切地只聚焦同性婚姻呢?說到底,其實是「異性戀」主宰台灣社會的權力(不是權利喔~),或稱「異性戀霸權」(heterosexual hegemony),及主流異性戀者嚴正面臨的失勢焦慮)。

楊貴智、李柏翰|同婚專法將是恐同專法

「自由、平等、博愛」不僅是法國大革命的標誌,也是當代民法的基本精神。
然而過去,許多民法的規定並不平等。我們曾經規定,先生住在哪裡,太太就要住在哪裡;太太原則上必須冠夫姓;子女的姓氏及住所都只能跟隨丈夫;離婚後子女原則上由先生帶走照顧、太太必須等六個月後才能再婚、婚後所有財產均歸先生所有等……幸好這些事情都已經被歷史的洪流帶走。
而現在,我們發現,有些人彼此相愛,他們的愛卻不被民法承認,只因為他們喜歡的是與自己性別相同的人。人人本該平等,但有些人卻因為性傾向不同,就被民法排擠。

法律白話埕|「給你個名份!」民事契約真的可以取代同性婚姻保障嗎?—淺談唐委員的解決方案不能解決的問題

報載,政務委員唐鳳表示她以民事契約給予對方合法伴侶保障,並透過公證確保契約履行,因此,未來即使立法院通過民法修正案,通過同性婚姻法案,她個人也不一定會使用。
但是,配偶間的權利義務關係,真的可以用民事契約完全取代嗎?
有些問題民事契約還是無法解決,通過修法才有辦法完整的保障同性戀者的權益。李菁琪律師來搞帶你一探究竟喔!

楊貴智|婚姻平權里程碑:南非Fourie案

「難道基督徒宗教權就不如同性婚姻權?」、「為什麼公民結合制度無法取代同性婚姻制度?」、「由法院宣布婚姻必須包含同性婚姻難道不會形成司法造法而踰越職權嗎?」等問題,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判決後仍然引起許多討論,但其實早在2005年-這個世界上最早的婚姻平權憲法法院判決書中,大法官奧比薩克思(Albie Sachs)都已經做出了完整的回答。

楊貴智|婚姻平權里程碑:美國麻州Goodridge案

麻州最高法院最後引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名言「憲法的歷史就是不斷地把受到憲法保障的權利擴展到那群被社會遺忘或刻意排斥的人們身上。」、「雖然法律難以改變人們的偏見,但是法律不可以為偏見服務,更不可以使人們的偏見因法律直接或間接地產生力量。」麻州最高法院最後表示,這個案件雖然從此改變了婚姻的定義與範圍,但是既有的法律拒絕承認同性婚姻侵害了人民選擇結婚對象的自由,並違背憲法平等對待所有人民的承諾,從而為了使人們不再因性傾向而受到歧視應具有強烈公益目的,麻州婚姻法應被宣告違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