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棫|華光社區的迫遷安置,難道是種恩賜,而非權利?

華光社區的長輩們,用他們時代動盪下而血汗交織的故事提醒我們,政府及國會大肆宣揚叫好的兩公約人權,不只沒有大步邁開向前走,更淪於紙上談兵,就連擔負矯正行政機關違法大任的行政法院,都沒有辦法徹底觀照各種救濟可能,予以撥亂反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