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堉成|紅燈何時亮?幾時可尋芳?──談我國性產業之規範現狀(性產業專題(一))

你知道嗎?,其實在台灣從事性交易其實「不是真正的」違法嗎?98年11月6日釋字第666號公布之後,社維法第80條由「罰娼不罰嫖」改成「娼嫖皆罰」,對於從事性交易的雙方皆須受處罰,但是設有除外規定而增加了第91之1條的規定,各縣市可以自行劃定「性交易專區」並且自行立法管理性交易。然而,修正公布社維法修正迄今,還沒有一個縣市政府制訂出相對應的自治條例或劃定「性交易專區」。
台灣的性交易行為,雖然法規開放,但是沒有這樣的區域讓性工作者可以合法地從事性交易,而形成「無法合法化」的現象。

性與法律|沒碰到也算是性交易?你沒想過的性交易類型

法律,經常希望能言簡意賅卻又包山包海,但在《刑法》中,又特別需要「明確」,畢竟與一個人是否犯罪有關,字字必須珠璣、謹慎。1999年,刑法為了因應社會中「逐漸開放」的性道德,希望中性化原本甚重的價值判斷,而將「姦淫」改為「性交」,之後卻還是產生許多定義上、解釋上的問題。這篇文章中,我們透過觀察刑法中「姦淫」這個詞如何變成「性交」、「使之接合」跟「非基於正當目的」被植入了性交的定義,談談立法者對於「性交」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