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年佑|光輝十月?——中華民國法律中曖昧不清的糾葛

十月除了「國慶日」還有「光復節」,在歡欣鼓舞、普天同慶的氛圍裡,理所當然地放假,也理所當然以「國家」為榮。但這個「國」到底是哪個國?且讓我們先來看看現行的「我國」法規當中,究竟是如何規定、怎麼定義自己的國家邊界與內部關係。最後會發現,原來整個中華民國法律體系當中,始終懷抱著對中國的虛幻泡影與綿密糾葛。

王鼎棫|裁判憲法審查,襲來!

當人民的自由權利受到違憲裁判侵害,且現行審級制度不能有效加以排除時,若不提供裁判憲法審查,則憲法保障基本權的規定,將形同具文;尤其,法院救濟管道為國家所獨占,開放與否完全由國家掌控,人民並不得求之於社會。是為提供人民無漏洞的訴訟保障,

劉珞亦|強迫的愛國並不偉大:面對國旗不只一種面貌

國旗的意義,對不同個體而言其所彰顯的意義並非一致性的,這面旗子對於一些族群,可能是榮耀、可能壓迫,也可能是一種熱血的揮灑、更可能是一種鮮血的屠殺。若國家一定要公民對這面旗子必須是同一種模樣,那麼當我們看到這面國旗時,她所象徵的會是自由的光榮?還是對個體的壓迫呢?
但其實國家本身並不會偉大,國家是因為人民才會偉大。因為人民而偉大的國家,是不會壓迫人民如何的講、如何的想,而是用包容去面對那些對國家不同聲音與言語,哪怕那聲音對於有些人來說可能是厭惡的。

李柏翰|滿天全法條,該抓哪一條──條約的批准與生效

說「條約」是規範國際關係的法源有些抽象,不如說「條約」是最容易舉證且適用的白紙黑字──答應就是答應、拒絕就是拒絕,一拍兩瞪眼。
條約這樣的強大,所以國際法上到底是用什麼樣的程序來讓條約對於一個國家產生效力呢?
一般來說,條約整個締結程序包括:談判約文➙簽署確定文字內容➙帶回國內讓國會批准➙簽署後寄回約定機構存放;而本文想著重在那個「國際法」與「國內法」交錯的環結上:條約締結的國內程序。

蔡孟翰|兩人權公約搞的台灣司法嫑嫑的?8個重點掌握兩人權公約

過去重大刑案所常見,「兩公約」再度成為此次判決被受關注的標靶。近年來兩公約備受不少國人批評,好像因為台灣簽了兩公約,做什麼判決都受到拘束,甚至也引發不少要求廢除兩公約的聲浪。
國際人權規範並不是對各國的苛求,而是各個國家人權保障的最大公因數,也就是人權最基本、最低的標準,設置一個高於國家的規範,可以要求國家依循普世的人權水平。

王鼎棫|再見了!萬年國會─談談司法院釋字第261號

司法院釋字第261號解釋出爐後,「萬年國會」自彼時起成為歷史名詞。曾經制霸一方的萬年國會,究竟怎麼回事?現代國家為何需要國會?國會改選為何重要?釋字第261號的價值到底又在哪?

龍建宇|從18%優惠利率案看年金改革-談談信賴保護原則

年金改革議題燃燒,針對政府取消退休軍公教人員優惠存款利率(俗稱18%)的規定是否違反憲法,大法官在釋字717號意見書裡面就表示了「改革」與「信賴保護」的關係,以及在法治國家的下,我們應該要如何看待這件事情?

法律白話埕:請毛院長做好坐滿-民進黨沒有組閣義務

投稿者:王品翔,政大行政管理碩士學程碩士生
作者在本文中試圖說明以雙首長制理解我國憲政制度所隱含的危險:「總統要負何種責任?他可以全權任命行政院長又可以在他所想要的時間點迴避責任隱身幕後,或者,召開國安會議,請行政院長列席,對重大政策指揮表達意見,有權無責或權責不符的人,究竟是(這種設想下)的總統還是不願意提前組閣的蔡主席?」

法律白話埕:從聯合政府契約探討多數黨組閣的可行性

投稿者:吳子毅,台大法研所公法組碩士,律師高考及格
照德國法上聯合契約(Koalitionsvertrag)的精神,由多數黨與總統締結契約,於契約中明定,總統於看守期間不再主持國家安全會議,憲法上所賦予總統外交、軍事等權限,則自我限縮,除經多數黨籍之行政院長同意外,不得為之。

龍建宇|我的獵場,你的律法-淺談王光祿捕獵案

最近網路上不少聲援布農族人王光祿捕獵案的聲音,認為判決結果已經侵害了原住民的基本文化、生活權。在本案中,布農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