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棫|華光社區案2.0─大觀社區迫遷再起

大觀社區的法律問題看似單純,就是國有地上有群沒有產權的人,政府認為時候到了,就命他拆屋還地。可是國家忽略了,這群居民的形成,是來自早年殘破的住居政策─來台軍眷或城鄉移民,到了浮洲沒有適合的歸宿,只能選擇如此產權不明的地方落腳。再者,讓人民享有適足的居住環境,更是國家的基本義務;所以當國家主張所有權,運用公權力迫遷的同時,也必須顧及居民是否能被妥善安置。

只可惜,機關的態度是否定的,這就是大觀抗爭的起源。

王鼎棫|華光社區的迫遷安置,難道是種恩賜,而非權利?

華光社區的長輩們,用他們時代動盪下而血汗交織的故事提醒我們,政府及國會大肆宣揚叫好的兩公約人權,不只沒有大步邁開向前走,更淪於紙上談兵,就連擔負矯正行政機關違法大任的行政法院,都沒有辦法徹底觀照各種救濟可能,予以撥亂反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