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白話埕|政府製造毒品犯:從一則陷害教唆販毒案談起

毒品案件相較於其他刑案頗具特殊性,一來是因為隱匿性高,二來缺乏具體被害者。基於這兩個特性,不易接獲告發以展開調查,因此,「誘捕偵查」便成為警察辦案時相當重要且常見的手段。但政府製造毒品罪,不僅侵害被告者的自由權,亦造成政府 (尤其司法部門) 資源的巨大浪費。如此難題何解?方法很多,杜絕政府製造毒品犯或許是其一。

李柏翰|在嚴懲與減害之間:淺談國際藥物法

這場「只許勝,不許敗」的仗,是否應由警察主導,代替月亮來懲罰用藥者?其他「減害」措施應否且何時介入?這麼多年的風聲鶴唳所造成黑市、劣品,以及用藥社群的人心惶惶、健康疑慮等問題,除了丟到各種機構(不論監獄或醫院)外,還有沒有其他可能的作法?最後,如何能減緩整體社會的各種壓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