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孟翰|兩人權公約搞的台灣司法嫑嫑的?8個重點掌握兩人權公約

過去重大刑案所常見,「兩公約」再度成為此次判決被受關注的標靶。近年來兩公約備受不少國人批評,好像因為台灣簽了兩公約,做什麼判決都受到拘束,甚至也引發不少要求廢除兩公約的聲浪。
國際人權規範並不是對各國的苛求,而是各個國家人權保障的最大公因數,也就是人權最基本、最低的標準,設置一個高於國家的規範,可以要求國家依循普世的人權水平。

劉容真|不一樣又怎樣?突破外交困境的人權公約監督機制

國家簽署公約並完成批准程序後,國家就有遵守公約規範,實踐人權保障的義務。公約要求締約國定期做出國家報告(State Party’s Report),向委員會報告國家針對各個條文的權利保障情形,以持續監督國家實踐。
但是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國,沒有辦法將公約批准書存放在聯合國秘書處。兩公約施行法第6條亦明文要求建立人權報告制度。具體做法則是邀請國際人權法專家進行前置書面審查,並來台與我國政府、非政府組織開審查會議。比較特別的是,來台審查的方式,使第三部門的非政府組織,除了提出影子報告,幫助審查委員理解國家實踐外;在審查會議上的實際參與,也有機會針對政府回應議題清單,即時向審查委員作出澄清與補充。

王鼎棫|華光社區的迫遷安置,難道是種恩賜,而非權利?

華光社區的長輩們,用他們時代動盪下而血汗交織的故事提醒我們,政府及國會大肆宣揚叫好的兩公約人權,不只沒有大步邁開向前走,更淪於紙上談兵,就連擔負矯正行政機關違法大任的行政法院,都沒有辦法徹底觀照各種救濟可能,予以撥亂反正。

龍建宇|捍衛祖靈案:卡地布部落 v. 台東縣政府

被告等四人在原本合法的陳情遊行當中「卡地布」陳行抗議團體,目的在於「宣揚傳統文化及捍衛祖靈活動」。四年前,知本卡大地布部落因第六公墓遷葬問題遲未獲當時台東市公所回應,他們認為該地是族人傳統領域,遷葬違反族人傳統信仰,而公所立場也十分強硬。因此在一次的原本合法的集會遊行當中經過台東市公所、台東縣政府,在「族人退無可退」之下,向這兩個機關的大門口丟躑雞蛋、漆彈,事後表示:「丟雞蛋和漆彈是學漢人的,我們只有出草,但政府禁止拿刀槍,都被政府沒收了」。後丟擲漆彈的被告四人遭到檢察官起訴汙辱公署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