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聚享|真的有「佔領法」(Law of Occupation)?(上):佔領的開始

國際人道法下有個特別的分支,專門處理在陸戰上普遍會遇到的情境,也就是領土遭遇敵國武力控制下所出現的法律問題,這是佔領法的適用範疇。
近來,不少針對台灣近代解密檔案的研究成果,例如陳翠蓮教授的著作《重構二二八:戰後美中體制、中國統治模式與臺灣》,指出戰後美中兩國對於台灣的長期控制,正是這種佔領關係。如果我們能跳出中華民國的視角,就佔領法的角度重新審視戰後至今,台灣與區域強權之間的法律關係,或許更能有助於理解自身的地位,以及未來可能的去向。

李柏翰|We Are Family? 聯合國與國際移民組織的羅曼史

最近在台灣有個被忽略的大消息,就是聯合國跟國際移民組織(IOM)要結親了。聯大通過決議,接受IOM希望成為「相關組織」的要約,等到兩方簽訂了《關係協定》,聯合國的family就正式新增了一名成員。法律上,兩個組織仍分別具有獨立的法人格,但在人類遷徙的事務上,包括移民、流離失所者、難民等,都將共同擬訂計畫、方針、策略。

李柏翰|從南海仲裁案看人類及國際法對「和平」的堅持與渴望

在南海問題中,我們還沒看到有國家敢公開放肆宣稱「不給糖,就打仗」。或許我們能將其解釋為:法之確信(opinio juris)的展現。不論各自盤算如何,至少唯一的共識是,各方都希望能避免這起難以落幕的波濤洶湧發展成短兵相接的窘境。

李柏翰|什麼是國際刑法?解讀新聞台不想播報的國際刑法新聞

這個月有許多國際大新聞,其中就有好幾則與國際刑法相關的議題,但在國內似乎沒有引起太多討論。包括馬航MH17確認係遭俄製山毛櫸導彈彈片擊中、南非宣布推動退出國際刑事法院、巴勒斯坦加入國際刑事法院。這些事情為國際刑法帶來哪些影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