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刑求

2016-05-06 / / 刑事法

這社會總是習慣有了傷痕,就要找到兇手;鄭性澤案教導我們,就算找不到,也不能誰倒楣走在槍旁邊,就把誰當祭旗的替死鬼。人類不可能用侷限的眼光扮演上帝全知的目光,但司法制度卻企圖做這樣荒唐的事。因此我們要學者接受它能力有限、偶爾會犯錯,只是犯錯就應該要反省,讓司法不再是消費正義的商品。

《閱讀全文》楊貴智:司法看鄭性澤,從無庸置疑到半信半疑的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