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濬勳 | 為什國家要為了專屬經濟區大動肝火?

2008年6月10日我國漁船聯合號海釣船,進入釣魚臺海域進行海釣活動,而聯合號進入該海域後不久,就被日本的海上保安廳警告並且驅逐,最後演變成我國漁船被日本公務船撞擊沉沒、我國船長也被帶回日本,發展出一系列的外交事件。
究竟釣魚臺附近的海域,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呢?
從小我們就從課本上聽過「專屬經濟區」這個詞、在國際新聞上專屬經濟區的搶奪戰也從來沒有落幕過;台灣四周環海,漁業發達,面對鄰國的壓力,我們究竟要怎麼維護自己的專屬經濟區呢?然而到底什麼是專屬經濟區、為什麼各國都搶破頭似地想要爭取呢?

來稿|以沖之鳥為借鏡,談談我國南海主權政策的缺失

過去一年,國內民眾對於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突然有了深刻的認識。首先因為菲律賓在南海仲裁案的言詞辯論中提到太平島僅是一個岩礁,我國極力主張太平島符合國際海洋法上島嶼的定義,而應享有專屬經濟海域;其次,今年4月我國籍「東聖吉16號」漁船在日本「沖之鳥」東南東方150浬海域,遭日本海上保安廳公務船以『東聖吉16號」在日本專屬經濟海域捕魚為由,扣捕該船並將船員連同帶回日本。馬前總統對於日本作法十分憤怒,遂派出海巡艦艇到沖之鳥海域護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