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白話文運動 PLM Posts

2016-08-11 / / 其他

我們希望能邀請更多法律人加入我們的寫作行列,我們也有許多的點子等待執行,好讓我們能接觸更廣大的人群。我們也需要建立更完善的編輯流程以提高文章品質。因此我們邀請您成為《思法者》,以您能負擔的金額,定期贊助我們,讓我們能繼續在網路上獻聲說法。

《閱讀全文》法律白話文《思法者》募資計劃

明傑原本有個黑手夢,想當個菲律賓與台灣南波萬的黑手,但幾年前,明傑被少年杜平用酒瓶打傷腦袋(EP18),由於那次的傷害,太深太痛,明傑只要看到有握柄的長條狀物品就肚子疼,但無奈黑手的必備工具幾乎都是有握柄的長條狀物品。
在夢想與麵包下,明傑向現實妥協,乖乖的到雞精瓶裝工廠當作業員,做了幾年倒也還算安穩,但好景不常,漸漸不太流行喝雞精了,工廠營運每下愈況,一日,明傑收到老闆給他的一封信,信上除了一個雞精罐子道歉的可愛塗鴉外,也請明傑不用再來了,並附有明傑一個月的工資……。

《閱讀全文》劉芷瑄,劉畊甫|EP27:分手,不告而別最美?

2016-11-29 / / Uncategorized

日前因為王正嘉老師一篇投書說「同性婚姻不合乎國際人權法理」。兩公約的確沒有明文規定國家有承認同性婚姻的條約義務,但沒有條約義務,不等於該項權利不存在。打個比方,條約人權很像神奇寶貝,抓到什麼是什麼,其實很看運氣,但只要一旦抓到了,就可以一直進化,以達到「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與權利上一律平等」的終極目標。

《閱讀全文》李柏翰|「沒有條約義務,不等於沒有人權」:人權保障進化論

2016-11-28 / / 公法與人權
2016-11-27 / / 公法與人權

近幾個月來,台灣社會上發生了眾多事件,其一即是國民黨與不當黨產委員會的角力。
日前大法官已經不受理關於不當黨產條例的釋憲案。而後不當黨產委員會又凍結國民黨永豐銀行的帳戶以及禁止台灣銀行向9章支票的債權人給付現金。國民黨對於這兩個行政處分提起了訴願。在訴願階段的一開始,國民黨即向法院提起了「停止執行」,法院也在2016年11月4號時準許國民黨著聲請。而究竟什麼是停止執行呢?又為什麼國民黨要申請停止執行呢?是怎麼樣的訴訟策略呢?

《閱讀全文》龍建宇|不當黨產訴訟攻略101—什麼是停止執行?

畢業後,宇玲進入了一家中型電子公司擔任人資主管。一上任,宇玲就讓公司全體電子工程師簽訂工作型態約定書,其中載明公司與工程師間是承攬的關係,因此無勞基法之適用,也因為契約載明不適用勞基法,宇玲認為這些宅宅整天耗在電腦前一整天,也不知道有沒有做出工作成果,就降低工程師的加班費。宇玲雖然自信這樣做沒有問題,但大學打工的經驗已讓她了解社會險惡,為保險起見,宇玲還是銷毀了公司如此改制後的工資清冊….

《閱讀全文》劉芷瑄,劉畊甫|EP26 勞基法?還輪不到你!

2016-11-24 / / 國際法

跟著聯合國一同成長的國際法院,最近熱熱鬧鬧地慶祝成立70週年,不僅開放了位於荷蘭海牙的法院供眾人參觀,還舉行了一場以「七十年對和平與正義的貢獻」為題的攝影展。
開幕時,國際法院院長Ronny Abraham在致詞時就表示, 在過去的20年,法院「比先前任何時候都還積極」,處理了許多不同以往的法律問題,有時還涉及了複雜的科學事證。
因此,他相信,在逐漸建立新工作方法(work method)的同時,法院「將面臨更多新的挑戰」。

《閱讀全文》李柏翰|國際法院的七十年──越來越棘手的和平與正義

2016-11-24 / / Uncategorized

當代司法制度假設人們都是受到理性驅動的行動者,但真是如此嗎?
這本由亞當‧班福拉多(Adam Benforado)撰寫的法律書從神經科學及心理學出發,探討「人」在司法系統中可能會犯下的種種錯誤,提醒讀者:司法系統其實是透過人腦運轉的系統,如果人會犯錯,司法其實也會犯錯。
我們期望刑事司法帶給我們正義,卻忽視了人腦存在的不理性缺陷,更讓報復心理不斷滋長,讓整套制度運轉到處罰階段就嘎然而止,而不是更深層地往下解決結構性問題。
臺灣社會熱烈討論司法改革,這本書的意義即在於本書點醒了我們一件事:刑事司法制度其實是完全透過人腦運作的制度,如果我們不能正視人腦的缺陷,不去質疑那長久以來被視為理所當然──理性必然能戰勝偏見的假設,那司法改革必然不能成功。

《閱讀全文》楊貴智|《不平等的審判》:懷疑並非正義之敵,盲目的確信才是

2016-11-23 / / 公法與人權

最近婚姻平/不平權硝煙再起,造謠、闢謠雙方都積極動員,彷彿婚姻只有單一的定義和特定的形式值得被法律保障。如同許多反對同婚者指出的,當下台灣紛紛擾擾,各種民生問題沸沸揚揚,那麼多法案同時在進行,所以到底是什麼讓一票反對者不顧一切地只聚焦同性婚姻呢?說到底,其實是「異性戀」主宰台灣社會的權力(不是權利喔~),或稱「異性戀霸權」(heterosexual hegemony),及主流異性戀者嚴正面臨的失勢焦慮)。

《閱讀全文》李柏翰、楊貴智|「婚姻是什麼」誰說了算?異性戀霸權與家庭權的轉型正義

2016-11-22 / / 公法與人權

「自由、平等、博愛」不僅是法國大革命的標誌,也是當代民法的基本精神。
然而過去,許多民法的規定並不平等。我們曾經規定,先生住在哪裡,太太就要住在哪裡;太太原則上必須冠夫姓;子女的姓氏及住所都只能跟隨丈夫;離婚後子女原則上由先生帶走照顧、太太必須等六個月後才能再婚、婚後所有財產均歸先生所有等……幸好這些事情都已經被歷史的洪流帶走。
而現在,我們發現,有些人彼此相愛,他們的愛卻不被民法承認,只因為他們喜歡的是與自己性別相同的人。人人本該平等,但有些人卻因為性傾向不同,就被民法排擠。

《閱讀全文》楊貴智、李柏翰|同婚專法將是恐同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