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白話文運動 PLM Posts

2017-03-26 / / 其他

法律白話文加入媒體小農,無非是場實驗,想知道內容本身是否能夠發光、有沒有人認同願意磨去心力醞釀一篇篇深度文章的作者,以實際行動贊助支持的心,讓我們為這個社會產出更多有價值的作品。更重要的是,媒體小農並不會對於各網站的文章給予任何的評價或是負責,法律白話文可以保留營運模式,讓作者專心地把心思放於寫作上,對法律白話文衝擊能降到最低限度。

2016-12-24 / / Uncategorized
2017-07-18 / / 鳴人堂

這陣子因為婚姻平權進程的關係,性別平等教育也莫名成為箭靶,許多人用「小孩教育爸媽自己來」等主張,來對抗「孩子的性別多元及平等觀念不能等」的理念。剛好2012年的時候,英國上訴法院民事庭出過一個有趣的G (Children)案判決在討論「爸媽甚至不同調,孩子教育怎麼辦」的問題,到底怎麼樣才是「為了孩子好呢」?

私法自治與契約自由,允許人民透過私下約定的方式相互約束,藉此達成共同目的及創造利益。但契約義務的遵守,首要講求的是誠信。沒有誠信或疏於注意的當事人,有心或是無意之下打破承諾所衍生的賠償爭議,如果透過法院解決又不免淪為各說各話的窘境。因此,較有遠見的債權人,通常會把「違背契約的結果」以白紙黑字的方式預作安排,違約金就是其中一種手段。

不過,也正是因為約定違約金的處理方式,簡單、直白又不具門檻限制,在實務上反而容易造成債權人濫用的情況,不公平的違約金不僅造成人心惶惶,也衍生更多爭議。那麼,違約金到底是什麼呢?本文就要帶大家初步認識一下這項制度。

4月24日,多倫多所在的加拿大安大略省省長凱斯琳·韋恩(Kathleen Wynne)宣佈,將要對安大略省的Hamilton、Lindsay、Thunder Bay這三個城市,在未來三年實行基本收入政策,政府將撥款1.5億加幣,每月給符合資格的居民發放基本收入。
獲款人可自行決定如何花費這些「基本收入」,無論是更好的住房條件,或者是用於食品、教育和工作培訓,旨在降低政府的管理成本。
這政策聽起來就像步入了「共產社會」或者被認為是烏托邦式的構想,這是否會帶領我們走向「公天下」?

21世紀開端的這十幾年,很大程度上被認為是中國的黃金時代。這個國家的經濟和政治影響力在短短十幾年間滲透到整個世界,以至於舉凡探討國際秩序,中國總是成為核心話題。正如英國塑造了18世紀、德國塑造了19世紀、美國塑造了20世紀,那麼中國是否有這樣的歷史機遇來塑造21世紀呢?本文將試著分析中國在未來的國際秩序中將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國際人道法下有個特別的分支,專門處理在陸戰上普遍會遇到的情境,也就是領土遭遇敵國武力控制下所出現的法律問題,這是佔領法的適用範疇。
近來,不少針對台灣近代解密檔案的研究成果,例如陳翠蓮教授的著作《重構二二八:戰後美中體制、中國統治模式與臺灣》,指出戰後美中兩國對於台灣的長期控制,正是這種佔領關係。如果我們能跳出中華民國的視角,就佔領法的角度重新審視戰後至今,台灣與區域強權之間的法律關係,或許更能有助於理解自身的地位,以及未來可能的去向。

2017-07-02 / / 鳴人堂

前陣子士林地方法院對「小燈泡案」的兇嫌王景玉做出無期徒刑的判決,不意外的引發國內慷慨激昂的批判聲浪,法官審判依據的「兩公約」也再次的成為民眾撻伐的標靶,也有立委要求修法台灣免除受兩公約拘束。在因兩公約掀起的波瀾同時,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做的呢?我們有受到兩公約的影響嗎?

同婚釋憲案的結果已經出爐,但顯然我們的立法者與社會大眾對非異性伴侶所組成的家庭瞭解並不多,許多態度中立的民眾,可能在各種疑慮下因為反對同性伴侶領養小孩而反對同婚。另一方面,想結婚或組成家庭的同志朋友們,對台灣的《家事事件法》可能也相當陌生。而不管異性戀或是同性戀家庭,都有可能會遇到家長不小心吵架或分手的情形,這種時候家裡的小朋友該怎麼辦呢?受到繪本《暴風雨後的彩虹》的啟發,本文決定來帶大家認識一下台灣的家事調解制度。

2017-06-27 / / 鳴人堂

在748號大法官釋憲後,贊同同性婚姻已經成為一個定局,但大法官在該號釋憲中最後提及:

「至以何種形式(例如修正婚姻章、於民法親屬編另立專章、制定特別法或其他形式),使相同性別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屬立法形成之範圍。」

白話一點,大法官認為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來保障同志權益,立法院自己決定,立法院可以修民法,也可以另訂專章,更可以訂定專法,一切都是立法院的自由──也就是所謂的「立法形成」。

原先同志族群與支持同婚者極為反對的「專法」,看似在大法官的釋字裡面有可能會有存在的空間,但專法真的會合憲嗎?

2017-06-25 / / 司法改革

公共政策網路平台在2017年4月7日提案了關於廢除《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的主張,也在2017年5月16日達成附議門檻,有關機關必須在2017年7月16日做出回應。關於《調度司法警察條例》的存廢躍上討論舞台在近年來已經是第二次了,上一次是去年2月期間的「中華民國憲兵扣押戒嚴時期文獻案」。在那次的新聞風頭下,親民黨黨團不僅主張廢除該條例,更加碼廢除自願搜索同意權。到底這部法規規定了什麼?真的如此萬惡不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