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作者:李 柏翰

A learner of international law, human rights, social movement, global health, and queer studies:現於英國薩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Sussex)從事孤冷的菸酒生涯,閱讀是一種創造,寫作是一種想像。

李柏翰|世界難民日,你 #WithRefugees 了嗎?

今年的「世界難民日」,聯合國與網路上紛紛出現#WithRefugees的標記,難民問題看似距我們遙遠,然在台灣,有許多失於社會目光的逃難者和流離失所的人,漸漸被遺忘了。躺在立院十幾年的《難民法草案》於去年7月通過初審後,又無消無息了。因此藉著世界難民日,讓我們來談談誰是難民、誰有資格尋求庇護,誰又能取得居留或公民權呢?

李柏翰|習慣國際法──國家言行不一的照妖鏡

這幾年最常惹議的跨國事件,包括邊境國家驅逐邊界難民或不願提供保護。另一個則是全球反恐框架下,戒嚴復辟與軍事干預的正當性與濫用可能,國內與國際安全的界線越來越模糊。大規模常態性的流離失所、反恐名義下軍警活動的擴張,都挑戰著二戰後建立起以和平、人權為目標的國際法。

事實上,自從聯合國建立以來,國際社會就試圖扭轉「戰爭才是常態」、「主權絕對至上」的傳統,眼前隨時會失控的法律秩序,逼得我們需要正視各種危機,並在不同價值間抉擇。瞬息萬變的國際社會,光靠曠日費時的條約談判、締結,可能很難處理事情,所以我們常常需要去指認國際法主體(主要是國家,有時也包括國際組織和其他準國家實體,如交戰團體之類)之間的「習慣」。

原來國際事務也談習慣?習慣國際法又是什麼呢?就讓本文帶你瞧瞧吧!

李柏翰|從李明哲事件到受害者國際日,最恐怖的社會控制──強迫失蹤

你還記得轟動全台的「李明哲事件」嗎?台灣NGO工作者李明哲,在今年3月19日上午從澳門進入中國時,遭中國政府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因違反國家安全等名義遭到逮捕,拘留至今已經超過150天了。
日前六月下旬,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下的「任意逮捕及強迫失蹤工作小組」也發文表示,已正式受理李明哲案,將展開相關調查,並邀請家屬出席會議。
究竟什麼是強迫失蹤呢?這跟台灣有什麼關係嗎?

李柏翰|從平溪招待所拍賣事件談談不動產的「優先承買權」?

前陣子台陽礦業公司的平溪招待所出現在房屋交易網上並開價5888萬元,引來新北市文化局的關切。於2003年列為新北市定私有古蹟。目前為王華飛所有並改名為「渠蓮精舍」,土地則由許多人共有。
因此,市政府認為它有「優先承買權」,而開始與所有權人交涉。不過,什麼是優先承買呢?

李柏翰|都是為你好!——受教權中的兒童最佳利益

這陣子因為婚姻平權進程的關係,性別平等教育也莫名成為箭靶,許多人用「小孩教育爸媽自己來」等主張,來對抗「孩子的性別多元及平等觀念不能等」的理念。剛好2012年的時候,英國上訴法院民事庭出過一個有趣的G (Children)案判決在討論「爸媽甚至不同調,孩子教育怎麼辦」的問題,到底怎麼樣才是「為了孩子好呢」?

李柏翰|大人吵架想分手,小孩也有話要說──讓家事調解成為「暴風雨後的彩虹」

同婚釋憲案的結果已經出爐,但顯然我們的立法者與社會大眾對非異性伴侶所組成的家庭瞭解並不多,許多態度中立的民眾,可能在各種疑慮下因為反對同性伴侶領養小孩而反對同婚。另一方面,想結婚或組成家庭的同志朋友們,對台灣的《家事事件法》可能也相當陌生。而不管異性戀或是同性戀家庭,都有可能會遇到家長不小心吵架或分手的情形,這種時候家裡的小朋友該怎麼辦呢?受到繪本《暴風雨後的彩虹》的啟發,本文決定來帶大家認識一下台灣的家事調解制度。

李柏翰|國際法院的判決能動嗎?──以白礁爭端「覆核判決」聲請為例

最近國際社會有很多紛紛擾擾,關於主權爭執更是從未止歇。不過有一件不太多人留意到的消息──馬來西亞於今(2017)年2月2日向國際法院宣稱找到了關於「白礁主權糾紛」的新證據,提出「覆核判決」的聲請。所謂「覆核判決」,說白了就是修訂判決。
本文希望透過馬來西亞的聲請案,來介紹國際法院「覆核判決」的機制,以及「新證據」作為翻轉法律關係的潛力。

李柏翰|瞎咪!國際法庭的法官被抓了──聯合國人員的外交豁免權

據稱2016年是世界走向「反烏托邦」的新起點,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於1949年出版的《一九八四》竟也默默地再度回到亞馬遜書店的十大賣座排行之列。種種極權之勢席捲各國、延燒國際,本文不談眾矢之的的川普主義及其右翼連線,而是想將藉由阿卡法官的拘禁事件,簡單介紹兩件事:其一是接續兩特別法庭的「國際刑事法庭機制」,其二是聯合國人員的外交豁免權。

李柏翰、于政民|與眾不”同“不是病,消弭恐同從去病化開始

每年5月17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源於1990年WHO將同性性傾向從國際疾病分類移除。年初衛福部原本希望進一步禁止性傾向矯正治療,沒想到受到恐同團體的抗議而延遲了。事實上,醫療權威對性/別少數群體的壓迫,經常是體現並回頭再加重社會歧視最深層的幫凶之一。因此,今年的不再恐同日,讓我們來談談去病化的與不歧視之間的關係吧!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