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柏翰|兒少的性與情感教育——要不要教?怎麼教?

2017年不太平靜——從《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出版,到台大、世新校園的情殺事件。陸陸續續發生令人惋惜的社會事件, […]

李柏翰|假如我誰都不是——《日惹原則》十週年,然後呢?

2006年,國際法學家委員會召集了許多人權專家共同提出了一份屬於性/別少數群體的權利清單,隨後於2007年3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會議場外,決定將《日惹原則》視為全球性的同志平權綱領。而今年恰逢該文件的十週年,各地方都有慶祝(與抗議)行動,不過《日惹原則》到底說了什麼呢?

李柏翰|世界難民日,你 #WithRefugees 了嗎?

今年的「世界難民日」,聯合國與網路上紛紛出現#WithRefugees的標記,難民問題看似距我們遙遠,然在台灣,有許多失於社會目光的逃難者和流離失所的人,漸漸被遺忘了。躺在立院十幾年的《難民法草案》於去年7月通過初審後,又無消無息了。因此藉著世界難民日,讓我們來談談誰是難民、誰有資格尋求庇護,誰又能取得居留或公民權呢?

李柏翰|習慣國際法──國家言行不一的照妖鏡

這幾年最常惹議的跨國事件,包括邊境國家驅逐邊界難民或不願提供保護。另一個則是全球反恐框架下,戒嚴復辟與軍事干預的正當性與濫用可能,國內與國際安全的界線越來越模糊。大規模常態性的流離失所、反恐名義下軍警活動的擴張,都挑戰著二戰後建立起以和平、人權為目標的國際法。

事實上,自從聯合國建立以來,國際社會就試圖扭轉「戰爭才是常態」、「主權絕對至上」的傳統,眼前隨時會失控的法律秩序,逼得我們需要正視各種危機,並在不同價值間抉擇。瞬息萬變的國際社會,光靠曠日費時的條約談判、締結,可能很難處理事情,所以我們常常需要去指認國際法主體(主要是國家,有時也包括國際組織和其他準國家實體,如交戰團體之類)之間的「習慣」。

原來國際事務也談習慣?習慣國際法又是什麼呢?就讓本文帶你瞧瞧吧!

李柏翰|從李明哲事件到受害者國際日,最恐怖的社會控制──強迫失蹤

你還記得轟動全台的「李明哲事件」嗎?台灣NGO工作者李明哲,在今年3月19日上午從澳門進入中國時,遭中國政府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因違反國家安全等名義遭到逮捕,拘留至今已經超過150天了。
日前六月下旬,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下的「任意逮捕及強迫失蹤工作小組」也發文表示,已正式受理李明哲案,將展開相關調查,並邀請家屬出席會議。
究竟什麼是強迫失蹤呢?這跟台灣有什麼關係嗎?

李柏翰|從平溪招待所拍賣事件談談不動產的「優先承買權」?

前陣子台陽礦業公司的平溪招待所出現在房屋交易網上並開價5888萬元,引來新北市文化局的關切。於2003年列為新北市定私有古蹟。目前為王華飛所有並改名為「渠蓮精舍」,土地則由許多人共有。
因此,市政府認為它有「優先承買權」,而開始與所有權人交涉。不過,什麼是優先承買呢?

李柏翰|都是為你好!——受教權中的兒童最佳利益

這陣子因為婚姻平權進程的關係,性別平等教育也莫名成為箭靶,許多人用「小孩教育爸媽自己來」等主張,來對抗「孩子的性別多元及平等觀念不能等」的理念。剛好2012年的時候,英國上訴法院民事庭出過一個有趣的G (Children)案判決在討論「爸媽甚至不同調,孩子教育怎麼辦」的問題,到底怎麼樣才是「為了孩子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