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 柏翰

A learner of international law, human rights, social movement, global health, and queer studies:現於英國薩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Sussex)從事孤冷的菸酒生涯,閱讀是一種創造,寫作是一種想像。
2017-06-22 / / 國際法

最近國際社會有很多紛紛擾擾,關於主權爭執更是從未止歇。不過有一件不太多人留意到的消息──馬來西亞於今(2017)年2月2日向國際法院宣稱找到了關於「白礁主權糾紛」的新證據,提出「覆核判決」的聲請。所謂「覆核判決」,說白了就是修訂判決。
本文希望透過馬來西亞的聲請案,來介紹國際法院「覆核判決」的機制,以及「新證據」作為翻轉法律關係的潛力。

2017-06-21 / / 國際法

據稱2016年是世界走向「反烏托邦」的新起點,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於1949年出版的《一九八四》竟也默默地再度回到亞馬遜書店的十大賣座排行之列。種種極權之勢席捲各國、延燒國際,本文不談眾矢之的的川普主義及其右翼連線,而是想將藉由阿卡法官的拘禁事件,簡單介紹兩件事:其一是接續兩特別法庭的「國際刑事法庭機制」,其二是聯合國人員的外交豁免權。

2017-05-16 / / 公法與人權

每年5月17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源於1990年WHO將同性性傾向從國際疾病分類移除。年初衛福部原本希望進一步禁止性傾向矯正治療,沒想到受到恐同團體的抗議而延遲了。事實上,醫療權威對性/別少數群體的壓迫,經常是體現並回頭再加重社會歧視最深層的幫凶之一。因此,今年的不再恐同日,讓我們來談談去病化的與不歧視之間的關係吧!

2017-05-04 / / 公法與人權

若真要實現《原基法》第4條所承認的「原住民族自治權利」,「傳統領域」既是必要的物質基礎,也是主權意義下不受干預的空間。因此,若接受《劃設辦法》把「傳統領域」限縮於公有土地的作法,將不僅只是重覆「福利殖民主義」式的施惠政策,更無法避免部落主權的領域範圍將因「不排除私有財產並存且混淆」而變得支離破碎,形同虛設。

2017-05-01 / / Uncategorized

Malieyafusi Monaneng(莫那能)慨嘆:「你們一來篳路藍縷,我們就開始顛沛流離。」如今希望能與眾人公平且共同享有台灣的原住民族,但求能在轉型正義的浪潮下,追尋屬於族人能得以互相尊重、安身立命、永續發展的空間;而在所有人願意拋棄成見,正視法治精神與台灣土地的歷史之前,沒有人能真正置身事外。

2017-04-25 / / Uncategorized
2017-04-16 / / 公法與人權

這年頭「相忍為國」正流行──過勞工時制度應該相忍為國家競爭、同志情慾解放應該相忍為社會觀感、原民傳統領域應該相忍為私有財產。只要能用「撕裂社會」作為藉口攻擊爭取權利的民眾的,彷彿都是好藉口。反之,難道雇主的成本考量不是權利嗎?保守的家庭價值不是權利嗎?私人的財產累積不是權利嗎?

2017-04-11 / / 人權專題

已經有許多證據顯示,客觀的教育宣導遠比嚇阻手段有效。訴諸道德情感從來都無法真正緩解各國政府與社會「想像中」的毒品問題;與其過分渲染恐慌,不如理性看待不同用藥者的需求與處境,及其背後的結構成因──比如失學者、無家可歸者、曾遭身心創傷者、家庭破碎或遭受家暴者、家中有其他物質依賴或濫用問題者,或因社交需求而接觸藥物者等。

2017-02-13 / / 國際法

說「條約」是規範國際關係的法源有些抽象,不如說「條約」是最容易舉證且適用的白紙黑字──答應就是答應、拒絕就是拒絕,一拍兩瞪眼。
條約這樣的強大,所以國際法上到底是用什麼樣的程序來讓條約對於一個國家產生效力呢?
一般來說,條約整個締結程序包括:談判約文➙簽署確定文字內容➙帶回國內讓國會批准➙簽署後寄回約定機構存放;而本文想著重在那個「國際法」與「國內法」交錯的環結上:條約締結的國內程序。

2017-02-08 / / 人權專題

若國際人權公約是人權的清冊,那麼國家人權機構應該確保統治者遵守國際人權公約的規範,因此它勢必得超然於國家機器之外,才有可能成為協助人民監督、平衡、尋求救濟,甚至對抗政府的後盾。
在台灣,人們終究是發生損害後,人民始能尋求救濟的最後一道防線,且大多仍須訴諸既有的國內法律規定,而無法直接仰賴人權公約的內容。
因此在「兩公約第二次國際審查會議」時,專家就已經「建議政府訂出確切時間表,把依《巴黎原則》成立獨立的國家人權委員會列為優先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