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擁抱克里米亞錯了嗎?淺談克里米亞獨立公投

對於克里米亞若要基於民族自決而尋求脫離烏克蘭時,前提必須其自決權無法實現,但克里米亞在烏克蘭統治下仍享有高度的自治,自決權是否真受有侵害,不無疑問;另一方面,即便承認了該地區人民主張民族自決,若要分離應先通過烏克蘭的憲政程序,並不當然會因公投結果而與烏克蘭分割。這也是為什麼實踐上成功的獨立公投,其實母國和獨立國皆非處於對立的情況。俄羅斯若過於介入克里米亞的分離,可能有背於聯合國憲章第二條第七項的「不干涉原則」、以及前揭的聯合國大會決議。

3月11日,烏克蘭境內的「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議會進行表決,通過並宣布脫離烏克蘭而獨立成立「克里米亞共和國」;又於16日進行獨立公民投票,以超過九成五的票數支持克里米亞脫離烏克蘭而回歸俄羅斯。但多數西方國家皆譴責及否認此次公投,認定該行為已違反國際法。

對於克里米亞議會單方宣佈獨立的行為在國際法下的意義,可以參酌2010年國際法院對於科索沃所做出的諮詢意見。國際法院認為,在過去國際上的實踐,各個新興國家宣佈獨立皆未被國際法所禁止,故科索沃「宣布獨立」並「不違反」國際法。其實國際法院在本案其實並不是用法律方法處理科索沃是否以獨立成為一個國家,而是認為其宣佈獨立是個政治行為,所以未以國際法角度予以討論

而真正會與國際法有所連結的,也是國際法院當時所迴避不談的,是所謂的「民族自決」。此概念主要盛行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使各殖民地之人民可以脫離殖民主義而獨立建國。而在聯合國憲章第一條二項,以及1966年通過的兩人權公約之共同第一條,皆表彰所有人民應享有自決權,更使自決權被視為重要的人權原則。且自決權不僅只限於獨立建國的權利,而更包括使人民可以自由決定其政治地位並自由從事其經濟、社會與文化之發展。

但為避免過度擴張民族自決而使國家易於分裂,在聯合國大會的1514號以及2625號決議中指出,任何企圖對於國家一致性與領土完整性的妨礙,皆不符合聯合國的目的與原則。因此國際法上認為,若一群人民的政治、經濟、文化等的自決權無法有效享有時,則可能可以進一步主張「外部自決權」,尋求與母國脫離。同樣的觀點在魁北克獨立時,加拿大最高法院有所採納。

所謂的「內部自決權」是指國內人民可以享有自主管理的權利,有權選擇或改變自己的政治、經濟、文化等層面的制度,此為國際人權法主要保障的範疇;但當人民內部自決權遭受剝奪時,可以透過尋求獨立、分離尋求救濟,此即是所謂的「外部自決權」(救濟性分離)。

因此對於克里米亞若要基於民族自決而尋求脫離烏克蘭時,前提必須其自決權無法實現,但克里米亞在烏克蘭統治下仍享有高度的自治,自決權是否真受有侵害,不無疑問;另一方面,即便承認了該地區人民主張民族自決,但是他們所佔據的領土,克里米亞島,照理說仍係屬於烏克蘭主權之下,若要分離應先通過烏克蘭的憲政程序(例如須經全體烏克蘭國民同意),並不當然會因公投結果而與烏克蘭分割。這也或許是為什麼實踐上成功的獨立公投,其實母國和獨立國皆非處於對立的情況。同時,俄羅斯若過於介入克里米亞的分離,可能有背於聯合國憲章第二條第七項的「不干涉原則」、以及前揭的聯合國大會決議。

對於克里米亞以及俄羅斯近期的行為,可能皆欠缺國際法的基礎,也使克里米亞尋求回歸俄羅斯,更易於遭受他國的非難與否定。

(圖為俄羅斯總統普京18 日在克里姆林宮與克里米亞和塞瓦斯托波爾代表簽署入俄條約

訂閱網站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

訂閱 498 其他用戶

蔡 孟翰 Written by:

追求繪畫的浪漫~ 追求文學的浪漫~ 追求藝術的浪漫~ 追求人權的浪漫~ 追求把浪漫體現在生活的浪漫~ (台北大學法律系、東吳法研所國際法組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