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一覺醒來,世界就不一樣了。他們莫名成為嫌犯,卻走不出司法迷宮

由於早年德國提供優渥的獎學金,因此現今許多知名的法學教授都從德國負笈而歸,使得當今台灣有一大部分法律及觀念均是師法德國,也因此台灣法律人多半對德國法治存有美好憧憬。但是《法官的被害人》一書細數了種種德國刑事司法系統的缺陷,如今透過冤獄平反協會譯介在台出版,才讓人驚覺其實臺灣人心中的法治天堂也有許多令人感到瞠目結舌的司法亂象。

這不是要打破人們心中美好的德國形象,而是要提醒了我們──司法是由人類行動構築而成的系統,而這世界上沒有人是完美的,也因此這世界上不會有完美的司法。可怕的是,人民不僅期待司法決所有問題,更對司法會犯錯一事毫無認識。

「不是我」

翻開書本第一句話:「不是我」,沈重地迴盪在字句之間,為全書揭開序幕。作者Thomas Darnstaedt提醒讀者:真正危險的不是真相,而是發現真相的過程。

《法官的被害人》一書架構十分完整,從開啟偵查程序所需要的嫌疑、使用自白以及證言可能產生問題、人們是否太容易相信兒童的證言、透過科學鑑定發現的真相是否一定為真、自由心證原則是否過於浮濫以致於無罪推定原則根本形同虛設、法官究竟是為了正義判案還是為了追求快速結案且不被上級審法院駁回而判案…? 作者將法院及司法系統形容為「人肉磨坊」,在許多冤錯案例中,不慎落入的無辜者無一不被輾得粉身碎骨,每章節呈現的都是一幅幅德國刑事司法留下的駭人景象。

最重要是,作者進一步檢討德國司法系統是否願意積極面對錯誤,卻發現德國將冤錯案視為「司法系統的附隨錯誤」、「在每場雪崩中,沒有一篇雪花會道歉」。我們賦予法官自由心證的權力,幾乎無異於法官想相信什麼,事實就是什麼。而我們有什麼監督機制來平衡這道權力嗎?法官不用為了誤判背負「妨礙自由罪」的刑責,「枉法裁判罪」更是開國以來幾乎未曾登場。

訴訟上的真相

我們習慣將「真相」這兩個字放在嘴巴上講,但是從未發覺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真相是什麼。真相就像是真愛,我們渴望它卻得不到它。因為我們不可能將時光倒轉,只能從各種證據拼湊、推敲出事實,因此謙卑、謙卑、再謙卑的法律人會有自知之明,會把這個稱作為「訴訟上的真相」。

也就是說,我們認為的真相,其實只是我們停止懷疑。就像在徐自強的案件中,僅僅依靠兩個共犯的自白,在沒有任何客觀證據的情況下,法官就停止懷疑,認定徐自強是參與綁票的兇手。

而刑事訴訟追求的正義果實,也只能透過證據搭建的「訴訟上的真相」摘取,無怪乎本書會將法官形容為踩在薄冰上決定別人命運的工作。

因此,司法若要改革,這本書結論清點了六項必須立即著手的工作,而這些工作更重要的是,改變大家的觀念,正確認識法官、檢察官以及警察在刑事訴訟中扮演的角色,而且了解刑事訴訟不可能發現真正的真相,而是需要真誠的法官守護憲法及刑事訴訟法保護人權的各項原則,以免司法這座磨坊不斷透過訴訟上真相,將一個個無辜的人碾磨殆盡。


Comment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