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劉珞亦|川普的大法官名單:想像臺灣的「保守派」

自從美國知名的保守派的大法官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上圖前排左二)在2016年2月13日去世之後,大家都很期待下一位被提名的大法官,因為美國大法官的立場及判決,會真實地深深影響美國人民的生活,舉例來說,在2015年6月26日的同性婚姻的判決,宣告了各州不可以立法禁止同性婚姻,而統一了美國聯邦政府的對於同性婚姻標準,深刻地影響了美國人民的生活。

由總統提名的美國大法官,面對議題較有自己明確且堅定的立場,並不像台灣提名大法官一樣,面對議題的立場大多顯得彆扭(除了最新一波大法官例外),而提名的總統也會提名和自己立場較接近的大法官人選,因此每一次美國總統提名大法官人選都會受到全國重視。

保守派和自由派之爭

一般來說,在美國的的立場是分成「保守派」及「自由派」。所謂「保守派」通常是指維護過去美國良善的傳統,重視家庭論理,所以較傾向反對同性婚姻、反對墮胎、支持死刑、擁護槍枝的權利、支持小政府、支持減稅、反對福利政策、較反對移民等等;而「自由派」則就剛好相反,支持同性婚姻、支持婦女有墮胎的權利、傾向廢除死刑、對於槍枝應有更多控管、支持大政府、支持福利政策、對於移民比較寬容等等。

由下圖可以得知,美國一直以來的9位大法官,在絕大部分的時間,是由5位「保守派」及4位「自由派」所組成的(下圖第一張是每一位大法官被哪個政黨提名;第二張是每一位大法官代表的立場:紅色代表保守派、藍色代表自由派、灰色代表中間派)。

新任大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

其實在2016年時,歐巴馬曾提名一位新的大法官人選,但當時接近選舉,且參眾議院因為共和黨佔了多數,所以並沒有通過人事案。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代表共和黨的川普贏得選舉,所以現在擁有提名權。近期,川普提名了一位非常年輕的大法官人選,戈薩奇(Neil Gorsuch),一位49歲的聯邦第十巡迴上訴法院法官,被譽為「Scalia 2.0」,是一位保守派的大法官,和史卡利亞一樣堅持的「憲法原旨主義(originalist)」(認為法官須忠於在二百多年前的憲法條文,解讀時不得加入任何後來時代的意思),且兩人感情非常好,還曾一起去釣魚。在被提名的演說上,他是這麼說的:

一位法官如只顧到他想要的結果,而罔顧法律的需要,他極可能是差勁的法官。

從這樣的言語中可以看出,他對於法律解釋中立性的要求。這點確實和保守派是一致的,另外在墮胎議題上,戈薩奇也是持反對意見、並且博士論文撰寫安樂死的議題,並且反對之、且堅定支持死刑、對於同性婚姻沒有明確表態,但曾抨擊自由派爭取的方式、反對工會的權利擴大等等,皆可以看得出來,確實是一位保守派的人士。

真的會通過嗎?

若戈薩奇順利擔任大法官,那美國最高法院又會回到保守派:自由派5:4的局面(雖然有許多人認為Kennedy算是中間派)。戈薩奇也同樣得到許多民主黨人對他個人法學素養的讚賞,但因為去年歐巴馬提名大法官時遭到共和黨強力的杯葛,這次民主黨也不會好好放過這次的機會,已經放話會強力杯葛。根據規定,大法官候選人必須在參議院拿到60張票才會通過,而現在參議員的人數中,共和黨有54位,民主黨有44位,無黨籍的有2位(但加入民主黨黨團運作),因此戈薩奇(Neil Gorsuch)是否能順利通過,還必須再觀察。

美國的保守?台灣的保守?

從上面的情況我們可個發現到一件有趣的事,當我們形容美國的「保守」時,總是可以清楚刻畫出「保守」的形象,可以明確地說出自己的「立場」,清楚知道自己屬於怎樣的「社群」,例如:共和黨,甚至有許多的媒體和社團都會很驕傲的自稱自己是「保守」。

反觀在台灣,「保守」反而成為一個「負面」的用語,似乎通常都是形容比較頑固老一輩的人,甚至時常可以看到許多老一輩的人都會說「我們很開放」,來作為自己和年輕人溝通的介質,因此在台灣,我們幾乎看不見有人會很驕傲地自稱「保守派」。

到底差異在哪裡?

在英語中,「保守」的英文叫做「Conservative」,亦即傳統的、穩當的、有保存力的。因此在美國,「保守」是一種「立場」,一種我對於議題展現的立場,比較想要維護過去美國優良的傳統、對於民主自由感到驕傲、傾向小政府(基於市場自由,國家應減少社會福利支出、減少經濟管制、減稅)、對社會議題則多採取保留的態度。

因此,跟臺灣不一樣的是,我們能看到美國有大量的年輕人也會自稱「保守派」,而和「自由派」唯一的共識就是對於民主自由的肯定,只是對於民主自由的樣貌和想像有所不同,所以共和黨就是這種「立場」的集合體。

然而在台灣,「保守」比較像是一種「態度」,展現出來像是質疑年輕人的所作所為、不願意接受改變、比較老頑固、甚至質疑民主自由等價值,而欠缺一定的共同立場,所以在台灣的社會脈絡中,我們或許可以感受到「保守」的樣貌,但很難看得出來,「保守」立場的集合體是什麼。

這也許是因為在美國,兩大黨間的爭端,一直以來是展現在「議題」以及對於「民主自由」的想像不同。但在台灣,我們兩大黨的差異一直以來比較集中在「國族認同」上面,對於其他議題和民主自由的討論比較少。

在臺灣提到保守,國民黨有大量的保守支持者,但我們也不會說民進黨不保守,民進黨也有一定程度的保守支持者,而兩者的支持者一定都有很大的群體「可能」也都反對同性婚姻、支持政府發展主義,支持減稅、對於工會活動都會質疑等等,但另一方面對於自由民主又缺乏共識,因此兩大黨的「保守」差異是比較模糊的,這和美國以「保守、自由」作為兩大黨的切點是較為不同的。

台灣未來會有保守派嗎?

我們可以發現在台灣「保守」有兩種特徵。第一、保守的立場並不明確清晰;第二、兩大黨的差異並不是以「保守」與否作為差異。不過這樣的差異或許會在40歲以下的年輕人出現變化,根據《天下雜誌》2017年的國情調查,台灣世代差異斷裂在39歲,39歲以下似乎在國族認同上開始慢慢形成共識。當這樣的情況發生後,人們就會開始聚焦「社會議題」的爭論上面。

而再根據《天下雜誌》所寫的的<立委臉書所洩漏的秘密:誰跟蔡英文最親近?>一文中指出,同性婚姻議題慢慢開始超越統議題,例如支持民進黨的民眾可能會因為國民黨立委支持同性婚姻而支持他,這些都是過去以「統獨」作為立場分界而看不到的現象。

其中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吳玉山更指出,根據「社會分歧理論」,社會會有「認同議題」、「分配議題」及「社會議題」三個發展階段。「統獨」就是屬於第一階段的「認同議題」,在馬政府8年間出現的衝突多屬於第二階段的「分配議題」,而根據此文章顯示,台灣已經慢慢走入第三階段「社會議題」,不只是同性婚姻,未來環保、性別、人權等問題,都會超越統獨,而成為民眾選擇政治人物的判斷標準!到那時,說不定「保守派」也將慢慢形成清晰的符號,凝聚屬於自己的社群,說不定也不叫作「保守」,而產生屬於自己的名字了。

本文獨家授權鳴人堂轉載 本文獨家授權鳴人堂刊登
Clos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