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獨家授權鳴人堂轉載 本文獨家授權鳴人堂刊登

過去,九二共識讓中華民國得以出席各種過去無法參與的國際組織大會,並與諸多具代表性的邦交國維繫邦誼,藉此使台北繼續主張「一個中國原則」,並藉由「中華民國為中國唯一的合法代表」此一主張,繼續在台灣島上提供生存所需能量。

然而藍綠再次輪替後,因為蔡英文政府打死不肯承認九二共識,雖然並未積極戳破一中假象,但消極地不維護一個中國原則,便讓北京騎虎難下,以「禁止台灣省出席WHA」、奪取巴拿馬此一台灣當前最具代表性的邦交國之方式,將其過去善意陸續回收作為懲罰。

一中維持的假性和平已經劃下休止符,必須思考新策略

既然對方出招,我們也該檢討兩岸政策了,可以選擇積極維繫一個中國原則,也可以選擇改弦易轍。但如果繼續維繫一個中國假象,也無法換取任何善意及利益,是否值得抱殘守缺?都得重新思量路數。畢竟九二共識只是虛晃一招,過去各取所需,如今圖窮匕見,連最重要的邦交國也被拿走,兩岸顯然已經回不去了,台灣必須重新思考當前最需要爭取的利益是什麼,進而規劃相對應的兩岸及外交策略。

一旦認定最迫切的利益後,在當前國際政治局勢下,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便應該在國際法上採行相應的策略。

例如迄今蔡英文政府一直消極抵抗九二共識,外交部卻在巴拿馬斷交的新聞稿內使用「北京當局」一詞,隱含承襲中華民國為中國唯一合法代表、漢匪不兩立的陳詞濫調。如今北京已無維持「一中各表」之善意,「中華民國為中國唯一的合法代表」此一主張恐怕不僅是日益艱難,而是自我滿足的宣傳罷了。

巴拿馬斷交,暴露的便是政府及台灣人的偏安思維,論及台獨議題,沒有一致的政策與步調,一方面想要獨立,卻同時配合中國稱兩岸同屬一中。即使一中是中華民國,藍綠執政均不敢將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相提並論。

一中假象的利空已經出盡,是否需要繼續配合維持一中假象,是當前需要立刻思考的問題。

不配合維持一中假象,未必意味著台灣必須立刻宣布獨立

對於國際法而言,國家的成立,國際法無法提供明確的標準,但是國際法提供了幾項觀察要素,包括是否有明確界線領土、是否有接受管轄的人民、是否有能效實施治理且不隸屬任何其他國家的政府、是否有外交能力與其他國家互動等等。

以上開要件逐一檢視,會發現台灣一項不缺,就最有爭議的外交能力而言,多半也只能觀察到是其他國家拒絕與台灣互動,無法藉此推論台灣無外交能力。人緣差被排擠,與欠缺表達能力而沒有朋友,兩者存在差距。

但除了這些要素以外,最重要的是人民自決的意願。兩公約共同第一條揭櫫的人民自決權,則是國家作為國家最重要的正當性來源。台灣人多半支持維繫台灣獨立的民主成果,不願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專制統治,至於台灣必須以何種獨立國家的形式存在,差別只在於要維持中華民國的法統,或者宣布更改國號為台灣國。即使是少數主張統一的見解,也多半主張中國這個國號應由兩岸平起平坐共享,不可被北京整碗端去。

然而台灣人民因為忌憚中國的文攻武嚇,至今沒有明確自決的表態,「不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的意願,如今只能從消極事實觀察到。對一中原則消極的不抵抗,讓北京至今有上下其手、吃台灣人民豆腐的空間。

如今過去藉由九二共識、一中原則所開創的模糊空間,對台灣已經越來越無價值,且北京正在證明過去所施予的恩惠,隨時都能抽回,或許政府現在該是以智慧思考,眼下台灣雖有獨立之事實,空有獨立意願,但未表達獨立意願之實。現存的模糊空間,為宣布獨立以外提供諸多選項。倘若目前仍非宣布獨立的時機,如何有智慧地將台灣人民的「不統一」意願表達出來,而非一中舊調重彈,是當前政府須思考的迫切議題。

延伸閱讀:顏聚享|無視現代國際法的演進,台灣註定與國際社會脫節 https://plainlaw.me/2016/12/28/tw-intl-relation/

Comment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