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是誰決定了我是誰——性傾向認同的追尋

婚姻平權

身為一個法律人,法學理論上支持「婚姻平權」與「性別平等教育」已經討論得天花亂墜
或許,今天我可以來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故事,我的性別認同的追尋的旅程。

我是異性戀。
至少我當了22年的異性戀。

嘗試著做個很普通的男生

我在高中的時候,因為生長在比較保守的家庭,也念了比較保守的學校,其實不知道什麼是同志,甚至我也恐同,班上出現了疑似比較「娘娘腔」的同學,也都會對他們嘲笑甚至是霸凌他們,甚至有人公開表明自己是同性戀時,我也都會覺得他很噁心,而且還避不跟他說話。

上了大學,念了法律系,大一大二時,我還是覺得同性婚姻應不應該合法化這件事要交由全民作主,直到後來,身邊開始陸陸續續出現了同志的朋友時,知道他們的故事,看見身邊的人如何對待他們,才開始漸漸理解到同志的處境,也因此才正式接觸婚姻平權運動,並且在近幾年的婚姻平權運動都會參加,即便支持婚姻平權運動,但是我仍堅定地覺得,就像遊行上會出現的那個標語一樣「我是異性戀,我支持婚姻平權」。

大法官釋字748號出來的那一刻,我也開心的打電話跟我的同性戀朋友告知這個訊息,我內心很激動,覺得,終於,台灣的人權又跨進了一大步。也許當初支持婚姻平權運動,只是看到身旁朋友的處境,但是卻沒有仔細探究中間的過程,我就開始思考「那我呢?我是同性戀嗎」,當了22年的異性戀,說實在話我沒有一刻想過自己是異性戀,也一直都以異性戀男性的姿態出現在社交場合中,因為身旁很多的女性友人,加上我本身也不會打籃球,所以在純男性聚會的時候也都會盡量避免談論比較女性化的東西,而以傳統「父權異男」的形象出現。

但是看見身旁的同性戀友人高興的得知自己的權利得到保障,那我呢?我卻是一片茫然,我覺得自己是異性戀,但是這真是我的選擇嗎?還是我只是也是覺得同性戀這件事「很怪」、「很反常」,「只有少數人才會當同性戀」因此才選擇當異性戀的。

意外的相遇

這時的我,正在考國家考試,我的手機跳出了通知,是之前無聊下載的通訊軟體的通知,滑開通知,奇怪的是,是一個照片是男性的人密了我,但是下面的自介寫的性別是女,他密了我,他說覺得我長得很可愛要不要出來見個面,我問了他到底是男是女,他說他是男的,但是他也很喜歡異性戀他覺得沒差。當時的我百感交集,難得會有人直接跟我說覺得我很可愛,同時我也覺得他不錯,但是我又覺得自己異性戀我根本不可能跟他怎樣,那我幹嘛出來跟他見面呢?翻來覆去了一個禮拜,我回了他:「好呀!」,因為我想知道我內心想法到底是什麼,我到底有沒有可能是一個同性戀,我到底是屬於哪一個族群的人?因此唯有面對自己才可以知道自己的想法是什麼。

於是我就出去跟他見了面,他在台中,所以其實我每次都要搭客運大老遠的跑下去找他,我們見了幾次面,花了很多時間在line上面聊天,分享自己的生活瑣事,我們會一起在台中各地逛逛,去找好吃的吃,也會到他家唸書看電視吃零食或是純粹看著他打電動,回到了台北也會繼續跟他line,我越來越喜歡這個人,他越來越了解我,在我唸國考的時候他也會每天來給我打氣,我們不會吵架反而是他幾乎都配合我,每次看到他心情就不自覺得好起來,在煩悶的過程中有人陪伴,是個溫馨又甜蜜的回憶。直到有一天我跟他發生了性關係,就在那一刻,我自己覺得我們的關係不一樣了⋯⋯

糾結。傷害

一如往常,這天,我下去台中找他,我們去逛了逢甲夜市,我們沒有牽手沒有親密的舉動,但是那天我卻感受到無比的壓力,覺得身旁的人都在看我們,身旁的人都知道我們的關係或是會覺得我們是同性戀,甚至是年紀比較長的人可能都覺得我們很奇怪之類的,那天的我魂不守舍的,連他都看出了異樣。「你怎麼了?」「沒有,可能只是太累吧!」我也不敢多說什麼,我沒有辦法跟他表達內心的糾結,我怕他以為我只是在玩弄他而因此傷害到他,但那時的我就已經深深的知道,也許我喜歡這個人,但是我卻沒有辦法接受自己是同性戀的身份⋯⋯

就這樣我又回到了台北,中間如往常一般的用line跟他聊著天,都過得很開心,直到一個禮拜過後,他問我:「所以⋯⋯我們現在是怎麼樣呢?」也許該來的還是要來,我終究還是要面對,「所以你應該有想要跟我在一起吧?」,我沒有回他,我已讀不回他很久,我的內心還是在掙扎著,一個本來應該是要短暫結束的實驗,卻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我不知道如何面對這段「實驗性」的關係,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我覺得我們一定不會有好的結果,因為以往不在同志圈的我,其實也沒有很多的同志朋友也不屬於同志的群體,但是我也不可能卻跟原本異性戀的朋友談論這件事,那麼誰會認同我們?我的父母嗎?哼,別笑話了。那天,我自己一個人在房裡哭泣,但是卻是我這一輩子跟同志最靠近的日子,我聽過他們的故事,卻從沒想過自己會活過它。

後來,我趁著半夜傳了訊息給他,理直氣壯地跟他說,我覺得他暈船了,這樣子不太好,希望可以不要浪費你的青春找到更好的另一半之類的話,然後就快速的把他所有的聯絡方式的封鎖了。我覺得我做了一件壞事,但是對我而言卻是不得不做的事情。

就這樣連續苦悶了好幾天,我也不敢跟我其他的朋友分享這件事,男性、女性、同性戀、異性戀都一樣,我害怕他們聽到了我的故事之後,對我會有所有的改觀,我希望我就是我,不想要被當成「姐妹」。但這件事情就壓在的心中過了好久好久,我很愧疚,同時我對於自己的身份越來越迷惘,我知道自己不屬於任何一個群體,卻還是在日常生活中偽裝成異性戀一樣。

還是沒有辦法面對的自己

直到事情過了半年後,我才開始跟我的好友提起這件事情,異男們對我問的問題不外乎:「你硬的起來喔?」「你有射嗎?」之類的問題,除此之外在得知這個訊息後,除此之外,周遭的朋友並沒有對我有多大的改變,還是把我當成一個異男一樣的在看待。但是也就這樣了,我回到我原本的生活步調上,我想要塵封了這段記憶,不想要再想起那段糾結的過程,但其實無法,常常還是回想起自己傷害的那個人,甚至知道自己不是大家想的那個人。

每次又再想起這件事時,總是覺得慚愧。不只是對於那個曾經擁有美好回憶的對象,更是對於自己的身份。
身為一個支持婚姻平權的人,當真正面對的時候,卻是對於「同性戀」或是「雙性戀」等身份感到恐懼,從來沒有人告訴過我要怎麼用這種身份與喜歡的人相處,也沒有人告訴我我應該要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也因為社會觀感的關係我不敢面對自己,我自己就算了,更難過的是我還傷害了他⋯⋯
也許我還是根深蒂固的懼怕這個身份吧!也許看到以前過往大家對於同志的種種,包括我自己曾經霸凌同志的經驗,都讓我害怕成為同志。但是我還有選擇,因為我可以回去輕易的偽裝自己戴上面具,讓大家覺得自己是個異性戀,大肆的討論說哪個妹子很正。但是那些只喜歡男生的人呢?

當反同團體說:性平教育會讓大家都變成同性戀的時候。我想他們錯了!
性別平等教育,是在讓大家不應該害怕任何生命探索的各種可能性;讓周遭的環境、朋友、同學都可以知道同性戀一般人一樣,喜歡、相愛,讓同志的朋友可以不再因為社會觀感而自我否定;讓同志朋友們不再因為不足的情感認知,或覺得自己是異類而感到徬徨。
性別平等教育,也許就是不要再讓我這種人,只剩下一種選擇。甚至是,沒有選擇。

我是異性戀。
至少我想我是。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