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子毅|第一位台灣人法官/判官——黃炎生其人其事

白話埕

作者:吳子毅/律師,淡水人,貓奴

黃炎生,一個台灣大眾不熟悉的名字。在2005年聯合報有則新聞如此記載:「一九三一年,台灣首度出現由台灣人擔任的判官黃炎生。黃炎生原在日本擔任判官,後來被派到台灣,之後轉任律師,他的判決至今完好保存,但沒有他生平的資料。」1原來,黃炎生是在台灣第一位台灣人法官(判官),如此不凡的成就,黃炎生到底有何際遇。雖然新聞說「沒有他生平的資料」,所幸自2005至今歷經10餘年,更多史料出土,讓我們可以一窺黃炎生的生平。

(黃炎生照/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東瀛霸主李登輝的大學長

黃炎生誕生於1903年的淡水街(日本時代行政區劃的單位,非現今的街名)新店段,2在現中正路216號所在。而同一年,基隆港貿易額首度超越淡水港,3標示著淡水港的沒落。淡水港雖然逐漸沒落,不過在同一時期,卻出了許多名人。黃炎生長大後就讀淡水公學校,淡水公學校的前身為滬尾公學校,滬尾公學校之前則為滬尾國語傳習所。1896年總督府頒佈「國語傳習所規則」,1898年7月28日總督府公布臺灣公學校令,因此有前開轉變。

而淡水公學校即為現今的淡水國小。在滬尾公學校時代,畢業生名人有許丙(林本源家長,相當於總經理,曾任貴族院議員)、杜聰明(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等人,在淡水公學校時代除黃炎生外,另有李登輝、張園(林本源總管)。相傳淡水在風水上是個蜜蜂穴,需出外採蜜再帶收穫回蜂窩,因此這些菁英都到外地發展。4我猜想,這也是反映出淡水港的沒落。


(淡水公學校/圖片來源:淡水維基館)

情定淡水士紳之女

自淡水公學校畢業後,黃炎生即前往日本求學,1926年就讀京都帝國大學法學部獨(德)法科。1928年國家最高考試司法、行政兩科及格。於此期間,黃炎生與洪寬寬在1927年4月3日結婚,婚禮在台灣神社舉行。5洪寬寬何許人也,其實是洪以南之女。洪以南祖父為洪騰雲,捐銀建考棚,也就是舉行科舉的地方,位置在監察院對面,舊台北市議會所在地,現為空地。

想想當年如果沒有這個考棚,台北的讀書人就要到台南去考國考,也是很累。清廷也因此送洪騰雲一個「急公好義坊」,原位於衡陽路(石坊街,後遷至新公園即二二八公園)。附帶一提,騰雲號火車與洪騰雲無關。話說回來洪以南,其經歷也不少,在1913年間,洪以南搬遷到淡水,居住於一洋樓,也就是現在的紅樓,當時又名達觀樓。1914年任淡水區長,於1920年改制後為首任淡水街長,直至1925年5月卸任。

在洪以南搬到淡水時,可能有聽說過住在他們家下面街上有個叫黃炎生的小朋友天資聰穎,而洪寬寬跟黃炎生可能也有對到眼幾次,或是在清水祖師出來遶境時擠在同一邊看熱鬧。據學者洪致文(也是洪以南的曾孫)所述,連雅堂本有意使連震東娶洪寬寬,但遭洪以南拒絕。61929年黃炎生通過東京地方裁判所司法官試補,任職東京區裁判所檢事局、地方裁判所檢事局,1930年任檢事代理及東京地方裁判所兼東京區裁判所審判官。71931年任臺灣總督府法院判官,8自此時起,黃炎生正式成為在台灣第一位台灣人法官。

法官期間

關於黃炎生擔任法官的事跡,實際上資料不多,大概可知黃炎生先在台北地方法院擔任判官,而後任台中地方法院判官。9在擔任台中地方法院判官時,黃炎生曾出現在林獻堂的日記裡,有次是黃炎生帶林獻堂參觀刑務所(監獄),10另一次則是辯護士(律師)蔡伯汾(日本時代第一位台灣人法官,清水蔡家)對其妻子林月波(霧峰林家)提出通姦告訴,林月波哥哥林資彬(霧峰林家)則托黃炎生周旋得否保釋。11

而令人較為意外的是,黃法官做成的判決在日後竟然也影響現代的法律關係。在一件涉及祭祀公業張三合派下員認定的判決中,主張其為派下員的一方即提出「昭和九年十一月十六日由日據時期台中地方法院單獨部判官黃炎生就昭和六年單民字第二○二號共有權確認之請求事件所為之判決」作為證據。12黃法官生涯不長,1935調任台北地院後,13隨即離職擔任辯護士。

辯護士期間

1935年,黃炎生在下奎府町一丁目173番地開設黃炎生辯護士法律事務所,14現位處寧夏路,圓環附近。與黃炎生作鄰居的,包含前面提到的許丙,妻子洪寬寬的哥哥洪長庚(台灣第一位眼科博士,開設達觀眼科醫院)、安保忠毅(安保辯護士法律事務所,1926年到1936年間擔任台北辯護士會會長,黃炎生展開律師生涯的第一年,就是鄰居安保忠毅擔任會長的最後一年,安保在1937年過世),顏國年(基隆顏家,目前在台灣最為大眾熟知的後代為一青窈)。15

當年在下奎府町一丁目(現今台北圓環、寧夏夜市處),可說是台籍菁英雲集,理由為何,目前尚待研究。今時今日同樣的地方則成了各類小吃的聚集地,即使貴如許丙、黃炎生,應該也都沒吃過好吃的香酥芋丸。在黃炎生擔任辯護士期間,較知名的事跡是協助林本源分家產,因公平主持,獲贈內湖數十甲土地(惟據後人口述歷史係苗栗14甲地,故仍待考證)。16其亦競選台北州會議員,對手是陳清波(陳天來之子),17競爭激烈,後由黃炎生當選。

(1935年臺灣博覽會紀念臺北市街圖/圖片來源:地圖與遙測影像數位典藏計畫,日治時期臺北市區工商地圖

 

(黃炎生名片/圖片來源:《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聯合目錄》[件名:黃炎生],2018/05/25瀏覽)

 

(1黃炎生、2洪長庚、3洪寬寬,洪致文,洪長庚拜訪黃炎生宅/圖片來源:洪致文部落格《飛行場の測候所》)

 


(達觀眼科醫院/圖片來源:臺灣舊照片資料庫

 

(安保法律事務所/圖片來源:臺灣舊照片資料庫

遠走日本的後半人生

戰後日本投降,黃炎生曾擔任台北州接管委員會委員,181950年擔任台北市政府參事。後見許丙、辜振甫等人遭劫,有感台灣動亂,19旅居日本,曾擔任中華民國日本華僑總會副會長,而因黃炎生是在日本考取法官資格,所以可在日本擔任辯護士。當然黃炎生並非從此不回台,他甚至還回來跟蔣介石見過面。20黃炎生並曾拿出土地協助其子黃宣彥建造中山北路上的明生大樓,21黃宣彥曾於大樓B1開設明生畫廊。黃炎生於1974年10月13日過世。

記憶所繫之處

黃炎生在淡水的故居於2009年拆除,22我以前時常經過此處,小時候聽當時好友說這棟是鬼屋,叫我們不要靠近,經過時也時常在想,為何這棟鬼屋還存在。直至知悉該處為黃炎生故居,才發覺我們失去了什麼——沒有歷史,建築只是建築,是民法上的不動產,發掘出歷史價值,建築就不只是建築,而是「記憶所繫之處」。作為一個淡水囡仔,謹以此文紀念黃炎生。


(2009年1月google街景,圖中破屋即為黃炎生故居)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1. [聯合]台灣司法百年 殖民威權都走過
  2. 謝德錫著,消失的淡水記憶 黃炎生故居拆除改建
  3. 淡水鎮志,2013年6月,第18頁。
  4. 許嘉宏,老爸的童年回憶——46.淡水公學校
  5. 洪致文,洪以南生平年表
  6. 洪致文,洪長庚拜訪黃炎生宅
  7. 淡水鎮志,2013年6月,第319頁。
  8. 昭和六年一月至三月高等官進退原議。
  9. 昭和七年十月至十二月高等官進退原議〔6〕。
  10. 陳芷盈著,家醜不得外揚!?日治時期台灣「通姦罪」之初探,國立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碩士論文,第65頁。
  11. 陳芷盈著,家醜不得外揚!?日治時期台灣「通姦罪」之初探,國立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碩士論文,第89-90頁。
  12. 臺灣彰化地方法院86年度訴字第1044號判決、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88年度上字第15號判決、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1233號判決、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91年度上更(一)字第37號判決、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482號裁定。
  13. 昭和十年一月至三月高等官進退原議〔4〕。
  14. 洪致文,洪長庚拜訪黃炎生宅
  15. 維基百科,一青窈
  16. 張炎憲、高淑媛著,衝擊年代的經驗:臺北縣地主與土地改革,第202-203頁。
  17. 張炎憲、高淑媛著,衝擊年代的經驗:臺北縣地主與土地改革,第202-203頁。
  18. 淡水鎮志,2013年6月,第36頁。
  19. 張炎憲、高淑媛著,衝擊年代的經驗:臺北縣地主與土地改革,第202-203頁。
  20. 中華民國48年3月6日總統事略日記附件1。
  21.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9年度訴字第3865號判決。
  22. 謝德錫著,消失的淡水記憶 黃炎生故居拆除改建

Comment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