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下紮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書摘:難民?族群融合?庇護政策?

法白讀書/翻書

重新安置:這對哪些人有幫助?能有什麼幫助?

在2015/2016年,希臘發生了令人怵目驚心的場景:人蛇集團把愈來愈多的難民經由危險的海路從土耳其運送到這個已然負擔過重國家。於是,一項大規模的重新安置行動就此展開。


重新安置意謂著重新定居。這個名詞代表兩個過程:一種是一旦母國對難民來說再度變得安全,就經由受到保護的途徑將難民遣返。不過,重新安置主要是指把處於特殊困境或是置身於不安全避難國的人送到另一個國家,讓他們能過著符合人性尊嚴的生活。成千上萬的難民滯留在希臘,大多數是敘利亞難民,他們想要繼續前往西歐,但巴爾幹半島的國家相繼關閉了邊境。「重新安置」此一行動的目的就在於解除這個危機,同時遏阻人蛇集團。

因此歐盟和土耳其制定了一項協議

以安全的船隻將從土耳其偷渡到希臘的難民遣返,歐盟則從土耳其的難民營接納人數相同的難民,上限為72,000名。由聯合國難民署挑選特別需要保護和援助的難民(尤其是帶著小孩的家庭),再用飛機將難民直接送往歐盟國家。這項重新安置行動也是對敘利亞難民發出一個信號,要他們根本不要試圖前往希臘。誰會付錢給人蛇集團,如果最後他又被送回他出發的地方?
配額內的難民無須經過申請庇護的過程。他們被准許立刻開始工作,而且不同於申請庇護的人,他們在難民營短暫居留之後,如果找到工作,就可以在他們想要居住的地方安頓下來。重新安置和依配額機制安置難民是聯合國難民署的一項人道救援工具,全世界共有25個國家參與這項計畫。不過,並非每個國家都會收容聯合國難民署分配給該國的每一個難民。有些國家拒收生病的難民,倘若治療費用過於昂貴。有些國家則提出特定條件:例如,美國偏好基督徒以及從事某些職業的難民。澳洲(世界上最大也最古老的移民國家之一)則以該國所分配到的難民配額為由,對其他難民關閉了邊界:凡是自行透過水路前往澳洲尋求庇護的人會在海上遭到攔截,並送往太平洋上的小島。就連孩童也面臨相同的命運。

頭巾、垮褲、迷你裙:穿什麼衣服會決定你是什麼樣的人嗎?

你穿這樣到處跑嗎!?在這個問句背後總是隱藏著指責。當你的父母或其他成年人這麼對你說,他們想說的是他們不滿意你的穿著。
例如,一些男生會穿露出內褲的垮褲,有些成年人覺得那很低俗。但是,並不是每個穿垮褲的人都個性輕佻,就像不是每個穿西裝的人都很古板一樣。情況通常相反。穿著超短迷你裙或是中空上衣的女孩有時也會招來批評:別人會認定她們是想招引男生。有些人甚至認為這麼穿的女孩可能會失去她們的「好名聲」。而女孩其實只是喜歡追隨最新的時尚潮流,覺得迷你裙很時髦,穿起來很漂亮。這有何不可呢?吸引別人的目光又有什麼不好?前往歌劇院、參加舞會或是其他喜慶場合時,穿上強調身材的設計、甚至是低胸服裝的女性不也是在吸引別人的目光嗎?這是我們文化的一部分,女性讓自己美麗,並且不否認自身的女性特質。
深受穆斯林文化影響的國家,情況則正好相反。在許多國家,女性外出時會用頭巾或面紗遮住頭髮和頭部。儘管如此,她們當然還是可以裝扮自己:有些人會挑選特別的布料,用睫毛膏和眼線強調眼睛,或是穿上高跟鞋。其他人會盡量穿得不引人注目──視每個國家和每個家庭的文化與傳統而定。頭巾和面紗被視為公開表明自己的信仰,雖然《可蘭經》並沒有規定女性要戴頭巾和面紗。不過,在某些國家和家庭裡,頭巾和面紗也有別的用途:亦即用來壓迫女性。如果男性強迫自己的女兒和妻子戴上頭巾或面紗,他們就是在展現權力,並且無視人權的平等原則。他們引用《可蘭經》裡的一句話,那句話說:「真主使男人比婦女更優越」(參見右側注釋)。如果一名女性反抗這句話,她就生活在危險之中。
在德國的某些家庭,穆斯林女性若是不戴頭巾也有遭到懲罰乃至遭受暴力的危險。她們的丈夫、父親和兄弟認為這玷污了他們的個人榮譽:畢竟大家都會看見他們家的女性不「服從」他們。特別是生活在少數族群社區或是聚集區(參見P.125)裡的家庭,這種壓力更甚。在那些地方,社會控制的力量很強,每個人的生活方式都會受到密切關注。凡是違反傳統慣例的人就會受到鄙視。

 

因此,融合十分重要。

我們不該對戴頭巾的婦女和女孩側目以對,或是排斥她們,而應該支持她們。我們也該和男生討論這個話題。這件事情特別顯示出:要達到兩性平等並且尊重人性尊嚴,教育乃是關鍵。
但是,並非每個戴頭巾的女性都是「受害者」。有的人覺得戴頭巾很自在,有的人則是為了避免衝突──她們在等待自己年滿18歲。屆時她們想自己決定,是寧願不戴頭巾還是戴著頭巾生活。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