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端的真相:街頭律師眼中的東倫敦華人移工》書摘:每一個你我眼中的「低端人口」,背後滿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存故事

法白讀書/翻書

【07 法律漏洞】

英國的司法體系是封建與激進的混和體。面對高等法庭、上訴法庭與最高法庭的法官,一定得稱呼他們 My Lord 或是 My Lady,中文可以翻成「閣下」,但真正的意思是:「我的主人」。此一封建社會中對貴族勛爵的稱呼,讓百姓在法庭裡自居為奴僕,以襯托法官的尊貴。對法官搞錯稱呼,外行、不專業,法官可能皺眉,也可能訓斥。在庭上,律師可以對證人說早安,以緩和緊張的氣氛,但切忌向法官道早安。英國法界流傳著幾年前發生在上訴法庭的事件:有律師在申論時,開頭便說:「Good morning, my lords.」(「早安,我的主人們……」)主審法官不客氣地馬上打斷他的發言:「我們在此要聽的是你的陳訴意見,不是氣象報告。」

但是在法庭裡,判定一個人有罪無罪的刑事案件中,真正決定者不是法官,而是陪審團。陪審團應該翻譯成審判團才對,其組成的緣由,就是認為嫌犯的禍福存亡應該由所在社區的同儕百姓來決定,而不是由高高在上的法官定奪。司法主權在人民,不由專業的法律人所掌控,形式封建的英國司法,本質蘊含著激進的階級意識。

司法不應淪為專業霸權,這種想法在英國司法實務上常常可見。例如英國司法系統與民眾往來的各式文書、表格都力求語言簡單、平易,讓民眾可輕易看懂,因此整個司法系統得到了英國「水晶標誌」的認證,意味著司法系統使用的語言非常直白,如水晶般透明。英國的線上求償、網路提告服務,也講究對使用者友善,當使用者網上提告時,網頁會特別提醒:「請述明基本事實就可以,不要引述法律規定。」意思是,做為平民百姓,你只要覺得自己在道理站得住腳,就可以提訟,這是你的權利,你不須懂法律;至於你的主張符合哪些法律規定,這方面由法官來幫你。英國便民的網上提告系統如果引進臺灣,一定很多人跳腳,認為訴訟會更氾濫;但英國政府統計,這個網路訴訟服務從二○○二年上線以來,處理了七十五%的金錢訴訟案例,疏緩了司法系統的負擔。

與倫敦服務業打交道,常得用鍵盤打官司,但偶有例外。我也有遇過覺得窩心的例子,曾收到一瓶西敏寺銀行贈送的紅酒,頗感驚喜。原來是銀行太晚把我要的支票簿寄來,主動表示歉意。支票簿裡的支票,張張都有編號,支票快用完時,不用索取,銀行就主動寄來;這次支票用罄卻不見新的支票簿寄來,忍不住打電話去催。在電子支付、網上支付還未盛行的年代,小商家看到信用卡就皺眉頭,有的不收,有的收,但額外加收五○便士手續費;支票就沒這問題。不想身上帶太多現金,支票便成為離不開的生活必須。到餐館外食、打電話叫外賣、付學費、付房租,支票常常開,多是小額消費,月底接到銀行寄來的帳戶支出表,花了多少錢一清二楚。

西敏寺銀行的善意,讓我回憶起初到英國時開戶的便利,那時還沒找到固定居所,就以學校所在當聯絡地址,校方行政人員在銀行的開戶申請表上幫我寫兩句話,簽個名證明我是該校學生,加上護照,即使上面的入境簽證只有四個月,西敏寺銀行就開了戶頭給我,提款卡、支票簿俱全,還加上兩張信用卡,稍後郵寄送達。可惜這種便利沒有維持多久,三、四年後,同樣是留學生,要開個戶就相對困難,學生簽證時間太短的、無法提出居住證明的,一定吃閉門羹,就算證件齊全,也未必都能開戶成功,就算成功開了戶,常常是基本戶頭,只能存款、提款,沒有支票簿與信用卡。
三、四年間英國的銀行實務如此不同,可能的解釋是之前吃盡了留學生的虧,所以銀行變嚴格了。我知道的臺灣留學生,唸了一年碩士,回臺前就把信用卡刷爆一走了之的,便不只一位。也有人認為是二○○○年後大量湧入的大陸學生,使得銀行對於外國學生戒慎恐懼起來,我不以為然。新來的大陸學生和在一九九○年代來的大陸學生很不一樣,後者人數少,多是拿著獎學金來唸碩、博士,生活消費樸實;而新來的大陸學生唸大學部或貴族中學的多,個個衣飾光鮮,手上拿著最新款行動電話閃閃亮麗,帶著大筆旅行支票來花。因為這些大陸小留學生,一向以英國人為主顧的中國城,竟然開了間火鍋專賣店,西方人不懂得吃火鍋,這店當然是靠新湧入的大陸學生才撐起生意,可見其消費力驚人。他們應該是銀行想拉攏的客群,我不以為是他們讓銀行縮緊了規定。

我的太太,當時是我女朋友,就曾拿著她的日本護照與就學證明找了好幾家銀行,開戶都被拒。後來我把我住處的電話改到她名下,三個月後她拿著三個月的電話帳單做為地址證明,才在一家住宅金融合作社成功開了戶。住宅金融合作社類同臺灣的信用合作社,銀行該有的功能一應俱全。她有了戶頭,可惜合作社不發給信用卡,信用卡有無,其實會影響消費者權益。英國消費者信用法第七十五條規定,當消費者用信用卡購物,只要價值在一○○鎊與三萬鎊之間,信用卡發卡銀行和賣家負有同樣的法律義務。我曾上網用信用卡買錄放影機,結果寄來的機器功能、規格與網上的描述不符,到手的這部機器無法錄下電視上的字幕。透過電郵我要求賣家更換,賣家搞不懂問題出在哪裡,拒絕退貨。這也難怪,英國人看電視沒有使用字幕功能的習慣,不能理解我的堅持。我轉而要求信用卡銀行退款,銀行很乾脆地同意,錢退還到我帳戶幾天後,賣家便請貨運公司來取回貨品。

英國消費者信用法第七十五條被稱做消費者的祕密武器,該法條認為,只要用信用卡購物,銀行與消費者之間就形成了債主與債務人的信用關係,當賣家賣的貨物有瑕疵,或提供的服務不足,導致消費者權益受損,基於債主與債務人的信用關係,銀行連帶有賠償責任。祕密武器之所以祕密,是因為很多消費者不知有這條法律;之所以稱為武器,是因為銀行面對類此爭訟都比較乾脆,先退款再說,之後他們再找賣家算帳。這條款很好用,幾次我自己或是朋友遇到的購物糾紛,我都跳過賣家,直接找銀行,迅速結案,省得官司糾纏。

對於以就學名義來打工的學生來說,有沒有信用卡不重要,但非得有個戶頭不行,例如「帝國學院倫敦」這家補習班的學生們,我認識的好幾位,就是開不了戶頭。有的是房東不配合提供租賃契約作為住所證明,有的是資料一應俱全,銀行還是拒絕,我怎麼幫都沒用。來自智利的艾玲與玻妮塔為了開戶,比什麼還急,飄洋過海想存點錢,有戶頭不只是較安全,重要的是雇主給付的薪資,有的用支票、有的用轉帳,才有個去處。後來教她們商業英文的智利同鄉羅德里哥打包票幫忙,但索價一人一○○鎊。艾玲與玻妮塔把護照與資料交給他,果然戶頭就開成了,學生間謠傳羅德里哥有朋友任職銀行,一○○鎊兩個人分的勾當進行好陣子了;也有人說羅德里哥瞭解銀行的運作,懂得鑽漏洞。

我無從得知羅德里哥發現了什麼漏洞,但英國社會的確到處都有漏洞,因為實務經驗多,我都可以出版一本漏洞大全了。例如和銀行、地方政府打交道常得用到的地址證明,就頗容易造假。申請裝室內電話時,向電話公司報個阿狗阿貓的名字,之後帳單上就會出現阿狗阿貓,此後就可拿著這份帳單作為「阿狗阿貓在此居住」的地址證明,英國的信用稽核資料庫裡,該地址上也就憑空出現了一個叫阿狗阿貓的人。

又例如,英國人約翰如果要跟臺灣人小婷在臺灣登記結婚,依臺灣規定約翰必須出具的「單身證明」,也是一個漏洞,這紙證明只能證實約翰在英國的註冊辦公室裡沒有婚姻紀錄,無法百分之百保證約翰在法律上真正單身。我還發現有更大的漏洞,涉及到英國外交部與臺灣駐英代表處的文書驗證,因為這兩個單位蓋上的鋼印都只是形式認證,不涉及文書實質內容的審查。我發現的這個漏洞頗大,大到卡車都可以穿越。這些都還是照著規定的程序就可以鑽營的漏洞;膽子大點的人,利用電腦剪剪貼貼,然後彩色印表機列印出來,學校的註冊證明、水電帳單、公司的雇用證明都可以做出來,這些招數在英國謀生的外國人,常常會用到。

我不知羅德里哥是否偽造了證明,但我知道街坊裡有人提供造假服務,五○鎊一張。因為臺灣同鄉明宜大哥常陪著華人朋友們跑銀行開戶,我曾半開玩笑地提醒他,任何文件不要圖方便而自己偽造列印,水、電、瓦斯的帳單要換個人名很簡單,寧可慢慢等個幾個月,用貨真價實的原件。後來他的案子爆發,發現他果然沒聽我的話,在六○○○頁的起訴檔案中我看到幾份用來申請銀行戶頭的偽造水費單,不過控方沒起訴這項,因為開個戶頭,沒有造成任何人的損失。

明宜被警察查扣的證據中,還有一頁密密麻麻的人名,每個人名旁用中文寫著「黑馬」、「獅子」、「老鷹」、「三角」等代號,還加上一串串數字,讓警方特別警惕。後來警方查證,「黑馬」、「獅子」、「老鷹」、「三角」不是幫派暗號,而是明宜等人幫各家銀行取的代號,以方便不懂英文的朋友。艾勞埃德銀行的商標是匹黑馬,所以就以黑馬代稱,獅子則是米德蘭銀行的標誌,老鷹指的是巴克雷銀行,而國家西敏寺銀行標誌與三角形有點像,就以三角稱之。

英國勞動與年金部會盯上明宜,還是因為他協助過的案例中,有兩位除了用不實文件開戶、取得「國家保險號碼」之外,還進一步申請了社會福利津貼,包括明宜自己也是,他用約翰‧懷特的名義假裝是他岳母的房客,用捏造的租賃契約申請住房津貼。他騙英國政府的錢,但對於找他幫忙的華人們,倒是都沒收錢,調查官的筆錄裡提到了這點。我也打聽過,偽造書信、帳單,一張五○鎊的地下行規,明宜沒收過。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