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穿越吧吉祥話——周朝的漢字劇場》書摘:三千年書袋,一剎那笑開

宜官

吉祥話的原形

吉祥話的出處
「宜官」是反映當時人們對「當官」一事的璽印吉祥語。由於戰國時代布衣卿相,只要你肯努力,培養遊說能力,隨時都有出頭天的機會,比起講究出身階級的西周春秋時代,此時即使只是個普通人,也可以擁有成為官吏的美好願望。戰國璽印中,這類反映仕途的吉祥話並不少,除了「宜官」以外還有「宜王」、「宜事」、「宜位」、「慎官」、「慎事」、「安官」、「長官」、「敬官」等等,可見人們不只希望當官,還追求這官位要當得好,當得謹慎,當得安穩,當得長久,最好就是可以做好做滿,別辜負了人民和自己的期望。

「宜官」印

 

「慎事」印

 

 

「長官」印

 

 

「慎官」印

 

 

「安官」印

 

 

「敬官」印

吉祥話的涵義
在現代民主社會裡,儘管公務人員的本質應當是人民的公僕,但卻總不乏耍官威、耍官腔的行徑,這時總讓人氣憤難耐,也會想起周星馳電影《九品芝麻官》的經典台詞:「這票什麼人?官哪!」

沒錯,「官」總是讓人又愛又恨,民眾總是期待有位好官率領大家解決各種疑難之事,然而這些官員卻也一次次的讓人失望,甚至流露各種醜態。不可否認的,「官」在華人社會的存在由來已久,影響著我們的生活,甚至是價值,雖然各種批評「官」的聲音不斷,但還是有許多人汲汲營營追求當「官」。「宜官」可以說是展現這種風氣與想望的吉祥話典範,而在此之前,我們得先來討論「官」的意義究竟是怎麼形成的。
官,《說文解字》:「官,史事君也。从宀从猶眾也。此與師同意。」後來段玉裁覺得「史事君」講不通,於是改為「吏事君」。「官」在文獻裡面的解釋就是侍奉君王的人,這樣的說法固然很好理解,不過大家想必還是很好奇,「官」字為什麼會這樣寫呢?這時候,我們得先把眼光拉回殷商王朝。
甲骨文裡的「官」寫成「 」的造型,如同許慎分析的从宀从,「」就是「師」的初文,表示軍隊的意思,而軍隊是由一群人組成,所以「」也可以引申為眾人。這是一幅眾人在屋宇底下開會的場景,不難想像在任何民族或團體裡,能夠參與會議的人往往具備特殊的資格或身分,因此「官」就引申成為官署,或是朝廷討論、治理事情的地方。
在甲骨文的用法裡,「官」似乎還是個普通的地名,可是到了西周金文就有比較明確的官署、官職的意義。在競卣這個青銅器裡提到「競格于官」,意思就是說「競」這個人來到了官署。此外,「官」也有管理的意思,在頌簋裡就可以看到周天子命令「頌」負責「官司成周賈」,就是負責管理成周的商賈、商人。從這邊就可以看出,「官」在西周時期的用法就逐漸明朗,到了戰國時代就更加穩定,像是《禮記.曲禮下》「天子之五官:曰司徒、司馬、司空、司士、司寇」,這裡的「官」和今天的用法已經沒有什麼不同。看到這邊,是不是稍稍了解「官」字演變的歷史呢?但是呢,「官」字的歷史好講,「官」可是從古至今都不好當的。所謂的公正不阿和勤政愛民之間的界線該如何拿捏,也許是所有官員最頭痛的事情吧,以下就來看看有關當「官」的吉祥話小故事。

吉祥話小故事
從「宜官」一語可以看到,戰國時代的人們有個想望,就是當一個好官,一個盡忠職守的官員,然而怎樣算是一個好官?究竟是依法行政、講究效率的行政官僚,還是通曉人情、貼近人心的父母官員呢?又或者這兩者必然是衝突的嗎?關於「官」的探討,最有名的就是來自《史記》的〈循吏列傳〉以及〈酷吏列傳〉了,這裡就講幾則故事來讓大家看看,古代的「官」是什麼模樣。
在《史記.循吏列傳》裡,太史公司馬遷就說:「法令是用來引導人民向善的,刑罰是用來禁止人民作奸犯科的。」真正的循吏,是能夠順著正道,奉行職守,也可以把地方治理得很好的官員。從戰國時代到漢代,官吏們逐漸習慣奉行法令做事,而程度的拿捏、手腕的好壞,常常隨著不同官吏而有巨大落差,〈循吏列傳〉所舉的例子多半是能夠以高明手法來達到目的的官員。
楚國著名的令尹(按:楚國最重要的行政長官)孫叔敖,就是擁有高明政治手腕的官員。傳說他擔任令尹的期間,楚國人民流行起一種低底盤的馬車,但是楚莊王覺得這種低底盤馬車實在很不方便,便想要下令規定把底盤拉高。孫叔敖得知這件事情後,便向楚王表示:「我們的法律這樣改來改去,又規定很多瑣碎的事物,會讓人民不知所措的。如果大王真的希望人們能把馬車的底盤加高,那我建議大家把鄉里的門檻給加高,因為能夠搭車的人多半是貴族,貴族的車如果無法通過門檻,就得常常下車,那麼自然就會把底盤加高了。」楚莊王聽了覺得很有道理,便按照孫叔敖的方式去進行,果然,半年之後楚國馬車的底盤就變高了。
孫叔敖能夠在不得罪人民、不影響政府聲譽的情況下,協助楚王達到目的,不得不說他的政治手腕很是高明,因此得到司馬遷的推崇。然而在古代還有一批官員是奉行嚴刑峻法,十分剛正不阿的,有時甚至因為過分的依法行政,而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那就是傳說中的「酷吏」。
郅都是漢朝有名的酷吏。他在擔任濟南太守的時候,當地有姓瞯(ㄒㄧㄢˊ)的大宗族,無惡不作,欺負鄉里百姓,連一般在地官員都拿他們沒辦法。沒想到郅都一上任,就立刻誅殺瞯(ㄒㄧㄢˊ)氏全族,以及那一郡最壞的惡霸,讓所有人都嚇破了膽。因此大家都變得很乖巧,沒有人敢做壞事。一年以後,濟南郡路不拾遺,而附近的太守也都很害怕郅都,對待他就像對待上級長官那樣恭敬。
郅都這個人雖然殺人如麻,對付惡霸毫不手軟,甚至超越法律的規範。但是他當官卻很廉潔,不隨便接受關說,也不接受別人的饋贈,可說非常嚴以律己。後來,郅都官位升遷為中尉,負責審理皇帝宗親臨江王劉榮的案件,臨江王當時想寫信,郅都卻下令不准給刀筆(古代寫字是用刀刻木為書),後來有人偷偷拿給他,而臨江王寫完這書信後,就自殺了。
這個事件展現郅都比較不通人情的一面,也因此讓他得罪了當時的太后,最後郅都就因此斷送了小命。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雖然各國都標榜民主開放自由,但也出現不少問題,因而有人開始嚮往或懷念這樣雷厲風行、手腕殘忍的政治人物。但是,怎樣的作風才是真正的好官員呢?
「宜官」兩個字看起來易寫、易懂,但是怎麼做才能成為人們心中真正的好官呢?
這些問題,也許就只能留待各個時代的人們自己去找到答案了吧!

活學活用 宜官
選舉的時節要到了,某聯盟的黑道大哥召開記者會,宣布要投入這次的選戰。
記者問他:「貴聯盟從來不參與政治,您這次怎麼會決定參選呢?」
大哥語重心長地說:「事情是這樣的,就在上個月的時候,我連續三天做了一樣的夢,夢中有個關渡阿嬤拿著水筆仔給我,我覺得很納悶,仔細一看,才發現水筆仔上面寫著『宜官』兩個字,我想這是上天給我的啟示。」
記者表示:「所以,這就是您參選的契機嗎?」
大哥表示:「沒錯,我一定會奉獻畢生所學,做好做滿,服務選民一輩子的。」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Comments

留言

More Stories
江鎬佑|假釋,是再生或縱放?
如果法律只保護懂法律的人,那為何不讓大家都懂法律呢?
請支持我們的訂閱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