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ritten by 13:18 專題, 司法你主場

《文學X司法》當理性法律遇上文學

許多時候,在我們生活的社會中所發生的真實事件,聽起來比劇本還離奇,也比小說還引人入勝;在書寫創作的文字作品中,常常讓人感同身受,彷彿作者一個第三者的角度清楚刻畫人世間發生的種種,客觀描寫而不加刻畫,一不注意,小說也會被誤認為日記。

許多時候,在我們生活的社會中所發生的真實事件,聽起來比劇本還離奇,也比小說還引人入勝;在書寫創作的文字作品中,常常讓人感同身受,彷彿作者一個第三者的角度清楚刻畫人世間發生的種種,客觀描寫而不加刻畫,一不注意,小說也會被誤認為日記。

本次司法你主場,由任職法官崗位多年陳明呈法官擔任主持人,搭配曾將台灣多件知名冤案改編成作品的作家臥斧,以及出版多本小說、近年來開始將法官經歷寫成作品的作家「不帶劍」潘韋丞法官,分享各自的寫作方式及目的,並侃侃而談心目中對文學的看法。

臥斧在講座的開始,提及自己對法律不算是熟悉,會選擇與法律相關題材進行創作,甚至是改編重大冤案事件,是因為他認為這是一個協助社會聚焦的方式,透過一些事件細節、深化故事主軸後,不論讀者立場是不是和主角相同,大家都會更了解這個事件,雖然要了解真實的來龍去脈,還是要去另外找其他資料,但至少這樣的呈現,會更能讓大家留下印象。

而在談到自己對於創作的看法時,臥斧說許多人都認為要很浪漫、感性的人才適合當小說家,但其實對他而言並非如此,如何吸引讀者一步一步閱讀下去,抑或是需要設計哪些情節,才能讓讀者讀到結局時,會有驚豔的感覺,這些都需要經過仔細的思考和規劃。

在創作時作家往往是最理性的,必須非常精準的先預設在作品架構下,讀者讀到哪一個段落會有什麼反應。

———臥斧總編輯

身兼作家與法官身分的「不帶劍」潘法官,也和大家分享自己的創作概念,他說因為自己沒有大量閱讀的習慣,許多靈感其實是來自電影裡。而在開始寫作時,其實並沒有先預設好一個結局,所以在初期常常會有邊寫邊轉折,然後到最後收尾時遇到困難的狀況,因此後來慢慢轉變為先將結局想好,再回頭仔細鋪設情節。潘法官許多出版的作品其實和法官工作完全沒有關係,一直到了近幾年,才開始試著把自己工作上遇到某些重要的事件,以創作的方式書寫出來的。

而就近年來受到許多討論的判決書通俗化議題,潘法官認為,雖然身為公文書的一種,判決一定有固定的體裁和格式,但除此之外在內容,特別是判決理由的論述方面,能以較白話的方式書寫,對於收受判決書的民眾也更能理解,並在簡報中以自己曾作出的判決書為例,讓大家了解一樣的段落,如果能避免使用極為罕見的用語或是在不影響見解的範圍內以較平易的論述書寫,判決「白話文」不是件壞事,甚至能夠對於司法的信賴有所提升。

創作的過程對我而言,結束比開始更困難。

———潘韋丞法官

已擔任法官十六年的陳明呈法官,在下半場座談的問與答時間中,就觀眾詢問擔任法官的初衷時,作了深切而具體的回應。陳法官認為當初在通過國家考試時,並沒有什麼驚人的勵志故事,只是覺得能夠把所學運用在工作中很幸福。而在任職多年以後,他認為法官工作需要面對許多試煉,不管是外在誘惑或是批評,對於法官或是整個司法環境,都充滿了不友善,而能夠堅持留下來的原因,是能夠將自己認為正確的理念,透過法律正確落實在適當的個案中。

不用在意當事人的主觀好惡,依照證據和心證去獨立的做出判斷,來實踐法律這個自己信任的體制,對我來說是動力也是幸福的事

———陳明呈法官

無論是身為作家的創作理念,還是法官在工作時努力堅持的動力,兩者都讓觀眾們感受到對於自己在乎的事,以不同媒介試圖傳遞的能量。在看似毫無相關的領域中,兩者的交錯和聯繫,便是司法能與社會對話的證明。

《Judicial Yuan 司法院影音》Youtube頻道觀看!https://youtu.be/wZy864HtBlk

司法院廣告

(Visited 38 times, 1 visits toda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