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公司經營權激爭三十六計:東元與寶佳是否各懷鬼胎?|黃建智

5月11日東元集團完成股東會,決議了許多重大事項,其中最引人矚目的是由大股東之一寶佳集團所提出的「現金減資案」,與公司派東元集團提出的修改章程「減少董事席次案」。

這兩項提案除了攸關未來東元集團的營運方針,檯面下更暗藏了市場派與公司派對決的重大意義。究竟這場角力結果為何,先賣個關子,在此之前,我們先簡單介紹這場東元集團戰事的來龍去脈。

風起雲湧的寶佳集團

在了解東元與寶佳間的對決之前,我們必須東元集團中的寶佳集團,到底是何許人也?為何有如此強大的能耐,可以向擁有工業穩固地位的東元集團提出挑戰?寶佳集團其實是以建設為本業,旗下擁有許多廣為人知的建設公司,而近年寶佳集團旗下成立資產管理公司,將經營版圖向外征服,不僅觸及本案的東元集團,更早有涉入多家金融業的前例,可以說是野心宏大,在投資界蔚為一陣炫風。

三十六計:反客為主

寶佳集團將經營投資版圖向外擴張,而此次目標看上了東元集團,究竟是為何?東元不是做家電工業的,跟寶佳搞房地產的似乎八竿子打不著?事實上,據市場推測,很有可能是因為東元旗下有廣大的廠房土地等資本與其自身穩定的產業技術,身為建設起家的寶佳,對東元自然有信心未來有很大發展前景,因此相中了這一塊肥沃的資源,進場投資。

自古兵法有云:反客為主之局,第一步須爭客位;第二步須乘隙;第三步須插足;第四足須握機;第五步乃成功。

或許基於寶佳確實看中東元潛力而投資的理由,所以於去年2月,寶佳集團便利用保家資產、嘉源投資、源通投資等三家公司持續買入東元集團的股權,使自身股權不斷提高,於今年4月已整體合計持股占總數逾兩成以上。

是否將落實反客為主之計,似乎不可斷言,但不可否認的是,經過連續的買賣,寶佳儼然坐穩東元集團股權勢力中的客位,伺機以待。

三十六計:釜底抽薪

面對來勢洶洶的寶佳集團,東元集團也不是省油的燈,已察覺市場派野心的東元集團公司派,於4月也釋出消息,將計畫辦理私募來增加營運資金、償還對銀行的借款及維持往後長期投資的資金。雖然名義上並不是想要對付寶佳集團,但是私募後的效果會讓東元集團的股本增加,也間接讓寶佳集團持有股權比例下降。

所以,我們可以合理猜測,這或許可以呼應兵法中:不敵其力,而消其勢,兌下乾上之象。這種釜底抽薪方式,可以解讀成東元集團認為不必要跟寶佳集團正面交鋒,可以利用以柔克剛的方式,間接消耗影響力,仍然達到嚇阻野心之目的。

山雨欲來風滿樓之東元集團

在寶佳集團開始舉資進入東元集團後,兩方便開始打著各自的算盤,究竟寶佳突如其來的入股是單純想要投資東元來獲利,或是其實是進行木馬屠城記:假裝獻禮實則攻略經營權,來反客為主呢?這個答案或許要先讓讀者們放在心中。

但是不得忽略的是,這兩派各有野心的人馬,彼此皆善不罷休,這將讓彼此間的野火蔓延到股東會戰場上,尤其寶佳集團在股東會之前,採行了遠交近攻之戰略計畫,到底如何遠交近攻?又影響了什麼局勢,讓筆者繼續往下揭曉。

遠交近攻之計

位居東元集團中客位的寶佳,為了穩固自身的份量,除了陸續吸收市場上的股權外,另外也積極推出了「減資案」的建議,雖然提案原因或許如同寶佳說明的,認為東元集團內有過多的現金囤積,未能有效融通、利用,倒不如歸還給股東,避免浪費。

但是,筆者認為不僅如此,針對減資的功能,簡單來說有兩種積極效果,一種是因為股本變小之後,獲利率和淨值都會相對上升,大家都會想買這種股票,所以對股價常會立刻有好的反應,可以適當的吸引投資人投資,提高投資獲利;另一種則是主要的效果:是因為減資後,能夠「間接」削弱東元集團公司派所持股的影響力。

遠交近攻,意旨為結合遠方勢力以攻打臨近國家或敵人;既然是如此重要的議案,寶佳為了能順利在股東會上通過,自然尋找其他盟友,例如:希爾契斯特集團等外資股東,就考量前述多項理由,進而表示支持寶佳,這道團結的宣示,不僅讓寶佳的計謀更加穩固,更讓東元也感受到了壓力,亦為這場大戰埋下激戰的引子。

李代桃僵之計

東元感受到來勢洶洶的寶佳,決定正面迎擊,進而暫緩了私募案,改其道而行,轉向修改公司章程,策劃變更董事席次,來場直球對決。

得知這項舉動,首先,我們可以簡單知道,董事席次在公司中,就是經營權左右的關鍵,如果能拿下董事會席次,勢必就如同先得到汽車的方向盤般,能有效的決定未來公司營運的走向。

另外,因爲董事是牽涉公司經營重大的角色,所以席次數量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旦要變更,就要修改公司章程,才能改變。

根據東元表明,欲透過減少董事席次,增加獨立董事比例,是為了順應國際局勢、提高團隊專業度,以量少質精的經營團隊,促進經營績效;但我們依然可以推敲出,在董事席次變少後,不僅控制較少席次的董事就越容易,並且因為席次變少了,就能相對排除其他有意進入經營層面的股東。

所以,我們可以推論出:東元公司派此項減少董事席次的修改章程提案,是想要集中火力在較原先少的董事席次,確立保住經營權之外,更有著避免其他勢力也取得董事席次的可能性。

這樣的舉動,我們可以猜測,東元公司派為了想要加強捍衛經營權,而願意放棄原來可能取得的權力,這是不是與我們耳熟能詳的李代桃僵,是不是有許雷同呢?

戰事結果:是終點抑或起點?

以上的經營權爭端,終於在5月11日的股東會爆發,兩派人馬的提案在會議中角逐,最終以東元公司派獲勝,意味著寶佳的減資案以失敗告終,然而,這次會議雖然讓此階段告一個段落,但卻可能同時開啟了下一個戰場,選任董事。

東元公司派如果真心要守護經營權,在本次修改章程案,將董事席次下修減少,確實能集中火力於下次董事改選,但不得不說,寶佳若能繼續拉攏其他股東,這仍然會是一場值得觀看的經營權爭奪戰。

透過本次事件,我們可以觀察到資本市場瞬息萬變的生態,東元與寶佳的關係,究竟是合作或是競爭,恐怕不能馬上知道,不過透過雙方接續的動作,我們便可以稍微嗅到彼此間的火藥味,而這場刺激的經營權爭奪戰,究竟會到此結束,或是仍是烽火不斷,就留待後續觀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