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ritten by 17:13 專題, 開撩記實

開撩紀實—長存社會又不被法律承認的歡愉|許珈熒

這次《法白開撩》邀請到阿空,曾經從事色情按摩,去日本參與同志色情片演出,還將陰莖翻模量產販售,也曾辦過「真人圖書館」的活動,白話說就是做完愛後,並且有講座給民眾發問。為了合法從事性交易而跑去讀法律系,想要利用障礙者的性需求倡議性交易而加入手天使,卻也因此開始接觸障礙者權益運動。

性交易不處罰,不等於合法

台灣現行法制為專區制,但是仍然不允許個體戶,也就是所謂妓院模式,而性交易的定義為「有對價的性交或猥褻行為」,原則上娼嫖皆罰,例外於專區不罰,這個原則及例外的差別為性交易合法,但是前提為必須在專區內。但是阿空說,他認為比較正確的說法是「性交易原則上不合法,但是在專區內不處罰,只是不處罰,但沒有說合法」。例如香港是「一樓一鳳」,不允許媒介剝削,但是香港沒有說一對一的性交易合法,或者對於性工作者怎麼苛稅等等,只是規定媒介、兩個工作者共用一個空間怎麼處罰,可以從這些描述的不同理解合法與否以及政府對於性交易的態度。

「現場有未滿 18 歲的嗎?那我今天不能打廣告」由於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有規定,性交易的廣告不可以讓未滿 18 歲者看到,如果廣告的性交易對象是未滿 18 歲,或者可能被未滿 18 歲以下之人看到,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阿空從清朝時期、日治時期,以及國民政府動員戡亂時期性交易的管理制度談起,於日治時期開始就有公衛意識,有性病防治檢查,但是都不是針對性工作者,而性產業常常被說「性病傳染的溫床」,阿空說道「性工作者的性病從哪來?不是嫖客來的嗎?」他也說,性工作者最不想要得病,所以反而會是最小心的一群人。

從「娼嫖皆罰」到「罰娼不罰嫖」 再到「專區外娼嫖皆罰」

國民政府來台後,從「娼嫖皆罰」到「罰娼不罰嫖」再到「專區外娼嫖皆罰」。依據違警罰法是「娼嫖皆罰」,到了民國 80 年,社會秩序維護法刪除對於嫖客的處罰,變為「罰娼不罰嫖」,阿空提到,當時訂立草案時本來也列入對嫖客的處罰,但是有立委說,由於很多單身老兵有性需求,公娼數量不足以滿足。阿空不禁說道,這個規定明顯是一個不對等的狀態,「不處罰嫖客是因為他們很可憐,沒有性的出口,那處罰工作者的理由呢?」

過去條文為「意圖得利與人姦、宿者」,現行條文用字為「從事性交易」,設想若為「蓋棉被純聊天」的情形,依過去條文只要有過夜則會被處罰,而這樣的規定是為了減少證明「姦」的便宜行事,「因此像是『沒有插入』的性行為,例如男性打手槍的情形,或者俗稱的 0.3 (女性幫男客人打手槍),舊法不處罰,新法則有處罰。」阿空說,有一段時間男同志的色情按摩不會被處罰,但是到了 2011 年修法以後就可以處罰。

除了構成要件的改變,於法律效果也從三日以下拘留或新臺幣三萬元以下罰鍰,變為處新臺幣三萬元以下罰鍰。過去 3 日以下拘留,由於有人身限制就要通過司法機關審查,而三萬罰鍰則是警察機關直接裁罰,過去也有案例是流鶯阿姨被裁罰兩萬與法官爭執,法官說道「兩萬塊不是睡一晚就有了?」。「大家知道流鶯阿姨的價碼嗎?」阿空說道,流鶯阿姨的價碼其實不到一千塊,有的甚至只有兩、三百元,有時候的情形只是想買個東西吃而接客。

新社維法改變了什麼 不期不待沒有傷害

現行新社維法雖然是專區外娼嫖皆罰,但是阿空說,過去只是將專區制的規定放在自治條例,並不是在新社維法才出現的創新制度。「三七仔」也是寫在自治條例的規定,也就是所謂妓女七成、妓院三成的接客費公定價。阿空認為新社維法其實並沒有真正改善性剝削的問題。

而現行規定不能「外出服務」,對工作者的困難之處,常常涉及一時缺錢想援交而沒有登記、不想進入娼館,或者被仲介剝削想開個人工作室的情形,而對業者來說,由於只有提供場地的業者才能合法,就必須先跟房東說「我要開妓院」取得同意,也必須跟「白道」打好關係。而消防法規、建築法規對於各個營業場所都有相關規定,但是卻沒有提到性交易場所,性交易的法律關係就其僱傭、承攬、所得稅、勞健保都未規定。

阿空說,為什麼這九年來其實相關性產業的工作者、業者,都沒有跳出來要求地方政府盡快落實性專區,因為新社維法其實並未寫出他們內心真正的訴求。

有關性交易常見的管制,阿空其中舉例「全面非法化」的日本,例如 A 片演員與 A 片廠商是性交易的態樣,但是日本對於性交易的定義為男女性器官接合,必須是與不特定人為之,因此拍 A 片常常就以性行為對象之間為同事作為抗辯,而且同性戀之性交易可以在網路上打廣告。

婦權派 VS. 妓權派

阿空提到幾個婦權派的論述「他們一般工時長達十小時,每天接客數高達 30 到 40 次佔受訪少女的 23% ,而且多數未滿 16 歲。」、「她們出現在所謂三大 NG (重度 SM 、肛交及排泄物)的 A 片現場,拍攝排泄物系的 AV 女優半數都是智障。同時也表示:『一九八○年代流行的蘿莉控雜誌,曾經利用智障和唐氏症的國中小女生拍攝裸照。』這證明了智能障礙的女性與成人影片產業的關係」

而支持性交易一派的妓權派認為,被迫從事性交易的一群,就算從性工作「解放」後,等著他們的也常常是更惡劣的環境、超長工時,以及養不起家的微薄薪資,於是重回崗位變成唯一的選擇。哲學雞蛋糕的朱家安說過,如果你覺得人家擁有的最好的選項實在是太糟糕,你該做的是提供他更好的選項,而不是強迫他只能選更爛的。

你沒有想像過的「性交易」模式

你聽過「手天使」嗎?阿空本身也是「手天使」,也就是倡議障礙者的性權,實際的服務為協助重度障礙者「打手槍」。而常常受到「將弱勢者的性需求當作幌子,實際是要推廣性交易,性交易合法後的得利者還不是好手好腳的一群」的質疑。

「不管你對於性愛的想像是什麼,但是有不同性交易模式的存在是事實」阿空說道,由於不同性別認同的性工作者,而有不同的性交易模式,例如將自拍性愛影片上傳到付費訂閱平台,付費才能買自慰影片或性愛影片,或者買點數或付費視訊脫衣、自慰,衍生各種型態的性交易是否為性交易,以及網路是否屬於媒介性交易的討論空間。

「性工作者是有爽又有賺?」面對這種對性工作者的酸言酸語,阿空說確實有些人是有爽又有賺,但是例如歌手喜歡唱歌,因此去當歌手,難道不是有爽也有賺嗎,這個背後的問題關聯於大家對於性愛的想像,以及民眾對於性交易合法化後可能促進性剝削、人口販賣等問題,「咖啡產業中有剝削,但是你有反對咖啡嗎」我們應該反對剝削,不是反對這個產業。

Q&A

如果有性工作者從事性交易被剝削可以如何尋求幫助?今年成立的酒店產業工會或者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性交易產業協會都是可以尋求幫助的一逕。阿空說,什麼是底層社會,底層就是我們看都不到他們的處境就是底層,許多酒店公關長時間工作喝到爛醉回家,隔天睡覺起來就是繼續面對「工作」,煙、酒跟胃藥是陪伴,生活在循環圈打轉。

近期《無聲》這部電影,電影中提到「一起來玩吧」,這樣理解像是在這個體系中不是被迫害,而是可以融入這個生態的「遊戲」。阿空說,台灣社會一直想要在性侵議題建立一個體系和制度,讓潛在的被害者能夠得到較好的保障。

另外,針對性交易如何落實在性平教育的問題,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有規定,高中以下每一學年都要教育「性不能作為交易之客體」,阿空認為,如果高中以下的學生都是接收到這樣的訊息,又該如何在性交易是合法的前提下談論性的議題。

「性的本質對女性是種壓迫」最後,阿空希望觀眾可以思考這個論述是應然還是實然,差別在於究竟是理論上是這樣抑或實際情況是如此。除此之外,藉由這個系列講座,大家也可以思考酒店公關、性交易,或自己對於性的想像為何。

最後,感謝 Lofi-Bistro 酒吧贊助新條通樂園《法白開撩》的「法白特調」調酒!

(Visited 85 times, 1 visits toda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