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蔡孟翰|可以成為流行文化的大法官—簡介露絲·巴德·金斯堡

大家可以想像,一位大法官有自己的紀錄片和改編成劇情電影,在商業電影院播放、在一般書店或文創商店,處了各種介紹他的書籍外,還可以買到他的公仔、布偶以及各種周邊產品,這位大法官甚至成為普羅大眾的偶像嗎?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露絲·巴德·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簡稱「RBG」)就是有這樣的魅力。

RBG 是美國第二位女性大法官,近日(2020 年 9 月 18 日),RBG因胰臟癌過世,享年 87 歲。但 RBG 到底是誰呢?他對美國法律有什麼貢獻呢? 

成長背景

RBG 出生於 1933 年美國布魯克林,成長在父母是商人的猶太家庭,在學生時期成績優異。RBG 自康乃爾大學畢業後,與同校的法律系學生 Martin D. Ginsburg 結婚,並生下大兒子 Jane。之後 RBG 就讀哈佛大學法律系(美國法律系是學士後學位),當時全班 500 名學生中只有 8 名女性,不過 RBG 以優異的表現,成為法學權威性期刊《哈佛大學評論》的首位女性編輯(擔任法學院期刊編輯被視為美國知識精英成就的起點,例如美國總統歐巴馬也曾擔任《哈佛大學評論》的編輯)。

丈夫 Martin 法學院畢業後,到紐約律師事務所任職,因此 RBG 轉到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就讀,同樣被哥大法學院選為法律評論期刊編輯,並以全班第一名之姿從法學院畢業。

儘管她有出色的資歷,但身為一位女性以及母親,RBG 在找工作上並沒有那麼順利。在當時 1960 年代的美國,只有很小比例的律師是女性,而且曾擔任聯邦法院的女性法官只有兩位。在一位哥倫比亞法律教授極力推薦下,RBG 終於在紐約南區美國地方法院擔任書記官職位。之後又先後在羅格斯大學(1963-1972)及哥倫比亞大學(1972-1980)任教,並在 1972 年成為哥大首位女性終身教授。

RBG 因為性別的關係而受到一些阻礙。RBG 被羅格斯大學法學院聘為助理教授時,曾因學校校長以 RBG 的丈夫有著高薪工作,而迫使 RBG 接受低薪,RBG 甚至在懷孕期間刻意穿大尺碼衣服,以便免因為身孕而不被續約。

在 1970 年代,RBG 是美國性別歧視訴訟的主要領導人物,先是加入美國知名非政府組織美國公民自由協會(ACLU),成為婦女權利項目的創始律師,經手多起性別平等案件。她撰寫了數十篇法律評論文章,並為最高法院有關性別歧視問題的摘要起草或提供幫助。在過去的十年中,她在最高法院(等級相當於台灣的憲法法庭)進行過六次辯論,五件案件勝訴。這段期間的故事也是電影《法律女王(On the Basis of Sex)》的原型。 

1980 年,卡特總統任命 RBG 擔任華盛頓特區聯邦上訴法院法官;1993 年,克林頓總統提名 RBG 取代退休大法官 Byron White 的席位,成為美國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RBG 喜歡在大法官法袍的領口處加上花邊或蕾絲裝飾,有別於其他男性大法官的形象,也更因此成為 RBG 的招牌形象。

RBG 參與的著名案件

RBG 積極的推動性別平等,參與的著名案件包括 1996 年的美國訴維吉尼亞州案。公立的維吉尼亞軍事學院(VMI)只招收男性學生,因為校方認為軍事的教育不適合女性。最終大法官多數意見認為此有違反第 14 修正案的平等保護條款。RBG 指出,憲法是要將權利和保護擴展到曾經被忽視或排斥的人身上,而 VMI 標籤化女性的形象,評估什麼是適合大多數的女性,而不再提供機會給具備天賦和能力超出一般女性的對象。

1999 年的 Olmstead 訴 L.C. 案中,兩名被認為精神病患的女性被收容在醫院裡,即便醫學專家表示他們可以在社區中接受治療。包括 RBG 在內的多數意見大法官認定 1990 年《美國殘障人法》,在醫療專業認為適合的情況下,政府必須將精神障礙的病患至於社區系統,而非直接隔離。

2000 年美國總統大選,小布希對上高爾,開啟一場激烈的競爭,開票過程雙方呈現拉鋸狀態,最後戰場在佛羅里達州,誰拿下佛羅里達州誰就當選。票選結果佛州將近 600 萬的普選票中,布希只比高爾多出 1784 票,僅領先約 0.03%,依照佛州法律規定差距在 0.5% 以內必須要以機器重新驗票。驗票結果布希變成只多出 327 票,因此高爾所屬的民主黨要求針對比較有優勢的四個郡再次以人工驗票,希望可以翻盤,不過布希陣營向法院聲請禁止,雙方開啟訴訟戰。最終佛州最高法院作出對民主黨有利的判決,但最後打上聯邦最高法院,聯邦最高法院認為人工驗票違憲,等同宣布布希當選。在此次 Bush 訴 Gore 案中,RBG 提出反對意見,認為聯邦最高法院要尊重佛州最高法院對法律解釋,且人工計票並沒有違反平等原則。

RBG 在此案的不同意見中,不同通常以往用「我尊敬的不同意(I respectfully dissent)」,而是直接說「我不同意(I dissent)」,此句話也變成RBG的商標,在往後她對多數意見提出不同意見書後的結語。也因為 RBG 的異議意見強烈,也被冠上「惡名昭彰的 RBG(The Notorious RBG)」稱號。 

2007 年 Gonzales 訴 Carhart 案中,法院以5票對4票維持了聯邦《部分生育墮胎禁令》,RBG 批評判決令人震驚、剝奪婦女的權利(婦女選擇墮胎的權利);同年的 Ledbetter 訴 Goodyear Tire 案中,一名婦女因公司支付給她的工資少於付給男性的工資,但她意識到自己有權利提起訴訟時已經逾越時效了,無法再向雇主請求。聯邦最高法院以 5 票對 4 票維持因時效無法請求的結論,但 RBG 表示主張時效是忽略職場公資歧視的共同特徵,就是工資歧視通常以小幅度的增加,時間久了才會發現,而且工資的訊息往往是不公開的。

2015 年 Obergefell 訴 Hodges 案中,授予同性伴侶在所有50個州結婚的權利。RBG 在口頭辯論中呼籲其他希望維持禁止同性婚姻的其他大法官:「過去婚姻是男性主導、女性從屬的關係,但這樣的婚姻關係都已經可以改變了,是否應該允許各州仍然堅持婚姻曾經的樣子?」RBG 也嘲諷如果以生殖為由反對同性婚姻,那是否允許 70 歲的異性戀伴侶結婚? 

不一樣的大法官

身高約 150 多公分,體重不超過 50 公斤,身材嬌小的 RBG 擔任大法官 20 多年,對許多自由主義支持者來說,她卻是一位巨人,屢屢挑戰自己看不慣的舊規範,也因此成為許多人的偶像。

RBG 在 2009 年 David Souter 法官和 2010 年 John Paul Stevens 法官退休後,成為自由派最資深的法官,也因此努力推動自由主義的想法。後來許多自由主義者認為,以 RBG 的高齡和健康狀況應該退休,以便讓自由派的歐巴馬總統可以提名自由派的大法官接任,但是 RBG 堅持全力以赴自己的工作,繼續任職,2010 年與她感情深厚的丈夫過世後第二天,她依舊如往常一樣前往法院工作,因為她認為這會是丈夫想要的。

2016 年選前,RBG 受訪時表示,對於川普可能會當選美國總統感到沮喪,也因此被許多人批評此言論不符合法院保守的立場。後來川普當選總統後,RBG 又再次受到如前的批評,因為未在歐巴馬任期期間退休,讓歐巴馬可以提名新任大法官。

RBG 過世了,除了回顧她對美國法律的貢獻外,也可以關注她留下的大法官空缺將由誰繼任,現任總統川普所提名的繼任大法官是否會順利的被確認。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