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ritten by 14:02 鳴人堂, 專欄, 時事白話文

真言套索=測謊機?《神力女超人》背後的法律彩蛋|雅豊斯

2017年,首部由女性執導的女性英雄電影《神力女超人》被譽為DC英雄系列電影中最好看的一部,票房高達8.218億美元,還超越男性英雄一籮筐的《正義聯盟》。如今女神再次降臨,確實不同凡響,續集《神力女超人1984》(Wonder Woman 1984)的台灣票房也在筆者寫作當下、短短在台上映五天便即將破億,可望成為2020年十大賣座電影。媒體也開始推坑導演派蒂·珍金斯(Patty Jenkins)和女主角蓋兒·加朵(Gal Gadot)籌拍第三集。 

正所謂「能力越強,責任越大」。所有的超級英雄都是「好撒馬利亞人」 ,他們在沒有任何義務的情況下,基於自身的道德要求而自願付出,無償地幫助別人、改善別人的生活。身為執業律師,看到神力女超人為了打擊邪惡的種種行為,除了立刻聯想到緊急避難與正當防衛等法律問題外,也忍不住查了一下背景知識——果然,女神與法律之間有著各種神秘的牽連。 

神力女超人的創作者,是心理學家也是律師

神力女超人的創作者是美國知名心理學家及作家威廉·馬斯頓(William Moulton Marston, 1893-1947),他同時也是一名律師。馬斯頓擁有文學士、法學士以及心理學博士三個學位,並通過麻州的律師考試。多才多藝的他最後選擇從事學術研究,一邊在大學任教著述,一邊致力於測謊機的改良與推廣。

1940年,馬斯頓發表一篇名為〈別笑漫畫(Don’t Laugh at the Comics)〉的文章,指出漫畫的教育潛力無窮,一家漫畫出版公司因此聘請馬斯頓擔任顧問,令他意外踏入漫畫界。而這家公司後來與另一家公司合併,最後變成家喻戶曉的DC漫畫公司。

馬斯頓覺得當時的英雄漫畫太過陽剛與暴力,不利於孩童的人格發展,因此他想設計一位全新的超級英雄,這位英雄不用拳頭或火力,而是用愛來戰勝一切。他將這個構想告訴妻子伊莉莎白·馬斯頓(Elizabeth Holloway Marston,1893-1993),妻子立刻表示贊同,並建議他這位英雄最好是女人。

1941年,神力女超人正式登場。來自天堂島的亞馬遜女戰士、天賦神力的公主黛安娜佩戴手鐲、手持套索,不僅要拯救因仇恨而裂解的凡人世界,還要為自由、民主以及所有女性奮戰,更成為女性主義的代表人物。 

神力女超人的原型之一是律師也是法學講師

神力女超人的原型人物有兩位,分別是馬斯頓的妻子伊莉莎白及情婦奧莉薇·拜恩(Olive Byrne, 1904-1990)。他們三人籌組了一個和樂融融的三角關係大家庭,伊莉莎白與馬斯頓生了一子一女,奧莉薇則生了二個兒子。而這段傳奇故事在2017 年被搬上大螢幕,由女導演安吉拉·羅賓森(Angela Robinson)編導的電影《神力女超人的秘密》(Professor Marston and the Wonder Women)。

伊麗莎白是一位奇女子,她不僅思想開放前衛,啟發馬斯頓成為女性主義者,她的學經歷與工作能力更是優秀。和馬斯頓一樣,她也擁有三個學位,分別是心理學士、心理學碩士以及法學士。1915年,她本來想和馬斯頓一起去讀哈佛法學院,但當時哈佛不收女學生 ,女生只能讀哈佛的附屬女子學校拉德克里夫學院(Radcliffe College)(註1),因此伊莉莎白選讀波士頓大學,與馬斯頓隔著一條查爾斯河分頭讀書。

1918年,她以當年「唯三」(僅三名女性畢業生)的身分於波士頓法學院畢業後,和馬斯頓一起參加麻州律師考試,輕輕鬆鬆寫完交卷的她,還得在門口苦等還沒考完的馬斯頓和他的哈佛同學。接著她到拉德克里夫學院讀心理學碩士,與在哈佛攻讀心理學博士的馬斯頓一起做研究,並啟發他研究血壓與情緒之間的關聯性,繼而發明測謊機。

之後,她以職業婦女之姿陸續在大學教授法律課程、擔任大英百科全書與女性雜誌的編輯、與馬斯頓一起編寫心理學教科書。她在1933年任職大都會人壽保險公司,直到65歲退休。

當她和馬斯頓都外出工作時,四名子女都是由奧莉薇負責照顧。而在馬斯頓於1947年英年早逝後,伊莉莎白成為家裡唯一的經濟支柱,她「主外」努力賺錢,而奧莉薇繼續「主內」,負責操持家務。兩人分工合作、相互扶持,讓馬斯頓家的四名子女都順利完成大學學業,她們也一直同住,直到奧莉薇於1990年過世為止。

也許是緣分吧,在電影中飾演神力女超人的以色列籍女演員蓋兒·加朵原本也想成為律師。在服完兩年義務兵役後,22歲的蓋兒·加朵進入以色列 IDC Herzliya 大學攻讀法律與國際關係,不料演藝工作邀約卻接連不斷,而無法兼顧課業。顯然上天對她有另有安排,希望她走另外一條路,於是她決定「棄法從影」,成為專業的模特兒與演員,並在苦熬十年後,以個人電影《神力女超人》揚名國際。

女超人的好幫手─真言套索與測謊機

一般認為,神力女超人的武器「魔法套索(Magic Lasso)」,後名「真言套索 (Lasso of Truth)」,其實就是測謊機的變形。自1923年起,自詡為測謊機專家的馬斯頓不停地努力說服美國法院應於刑事訴訟案件中廣泛運用測謊機,甚至不斷寫書來自我行銷,但測謊機還是未能受到當時的法界普遍接受。

或許是基於對自己的心理學理論及測謊機功能的強大自信,馬斯頓索性將它們應用至神力女超人的世界。儘管神力女超人風靡全世界,不過馬斯頓卻沒有得到他想要的結果,他的心理學理論被學界認為不夠科學,而測謊機的準確度直到今天依然充滿爭議,在太平洋彼端的台灣也引發多起冤案爭議,這一切都要從測謊的原理談起。

測謊是透過儀器反映受測者受測時之生理現象,再經由測謊員人工判讀,檢視受測者對過去發生事實的陳述與其記憶是否相符。一般人若下意識刻意隱瞞事實真相時,會產生微妙的心理變化,例如:憂慮、緊張、恐懼、不安等現象;因身體內部的心理變化,身體外部的生理狀況也會隨之變化,例如:呼吸急促、血液循環加速、心跳加快、聲音降低、大量流汗等異常現象,而成為說謊反應。

但在某些情況下,受測者說謊卻不必然產生說謊反應,例如受測者有反社會人格,缺乏同理心,對說謊行為無強烈的道德焦慮,其情緒與罪惡感、內疚感的反應與一般人有重大差異;縱使受測者有說謊反應,也不必然證明他的陳述與記憶不符,例如受測者只是因為情緒過於激動,或有身體疾病。

我國《刑事訴訟法》沒有明文規範測謊結果能否作為證據,也沒有強迫被告必須接受測謊,但司法實務上多認為測謊在具備一定條件下可以作為證據,只是在審判上它不能作為有罪判決的唯一證據。至於測謊結果能證明什麼,將由法院依職權自由判斷(註2)。

使用真言套索算不算一種酷刑?

神力女超人使用真言套索的目的,雖然是為了實現正義,但同時還有一種慈愛的關懷,想讓壞人在真相大白的過程中驚訝、慚愧於自己的盲目、自私與醜惡,進而服從於真實與真理,從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不過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愛聽真話,就算身為當事人也有不願意面對的真相;身為刑事被告也有保持緘默、不自證己罪的權利。然而人們只要被真言套索捆住,就會掏心掏肺吐露真言,被迫面對那些忘記了或不敢想起來的真相,而有可能導致情緒激動、尊嚴受損,產生肉體上和精神上的痛苦。

1984年12月10日,聯合國大會通過《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UNCAT,註3),目的是為了進一步落實《世界人權宣言》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等規定,期盼有效杜絕各種形式的酷刑,防止世界各地發生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即使處於戰爭或危及國家安全等緊急情況,也不可以為了保護公共安全或預防緊急情況而實施酷刑。

該公約將酷刑定義為:「為從某人或第三人取得情報或供述;為某人或第三人所作或涉嫌的行為而加以處罰;為恐嚇、威脅某人或第三人,或為基於任一歧視理由,故意使某人在肉體上或精神上遭受劇烈疼痛或痛苦的任何行為,而這種疼痛或痛苦是由公職人員或以官方身份行使職權之人所造成,或是在其唆使、同意、默許下造成。」所以如果在現實世界,神力女超人使用真言套索是為了代替警方行使公權力,那麼她很可能已經踩在違反公約的紅線上了。

回顧台灣白色恐怖與黨外運動的歷史,我們與酷刑的距離其實並不遙遠。當再多的道歉與金錢賠償也難以彌補受難者及其家屬的損害與傷痛時,國家與我們每一個人能做的事,就是持續反省、檢討、檔案公開、立法與監督,讓公權力的運作不再重蹈覆轍,而是持續進步。

為了完善既有制度並與國際人權保障接軌,日前行政院院會已於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通過「禁止酷刑及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之待遇或處罰公約及其任擇議定書施行法草案」,將《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引進國內,變成政府必須遵守的規範,行政院日後也將在行政院設立人權處,處理跨部會人權議題的協商與執行。 

續集電影怎麼拍?更多的法律元素?

女主角蓋兒·加朵日前受訪表示,希望續集能回到當代,不要再拍歷史故事,她說:「我認為當代才是正確的,我不想像先前的『神力女超人』前往40或是60年代,我覺得過往歷史的故事線處理得很好,但我們應該前進了」。過去她也曾多次公開指出:「我希望我們有更多的女作家,來完成女強人的好角色。」

如果續集是現代故事,鑒於神力女超人的原創者及原型人物的法律背景,以及漫畫中的神力女超人早在1943年即出馬競選美國總統,或許我們可以期待《神力女超人2024》的出現,劇中有一個新角色是向原型人物致敬的女律師,增添法政辦案元素;以釋放假訊息擾亂世界為樂的大反派則擁有戰勝真言套索的超能力,充分反映當代虛假資訊更勝武勇相向的威力。

至於神力女超人,也許會有更多英雄身分以外的社會參與,屆時我們是否有機會看到她以女神之姿角逐總統大位,或是率眾以凡人手段提起「選舉無效之訴」呢?大家一起期待吧!

註1:哈佛法學院遲至1950年才終於願意招收女學生。1956年,前任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露絲·拜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 1933-2020)成為第59屆的9名女學生之一。

註2:如參考學說見解及外國立法例與司法實務,美國及德國的司法實務均已排除測謊結果之證據容許性及調查必要性,明定測謊結果不得作為認定犯罪事實存否之證據。有鑑於此,2019年5月30日司法院通過《刑事訴訟法》及《刑事訴訟法施行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新增第160條之1:「測謊之結果不得作為認定犯罪事實存否之證據。但作為爭執被告、被害人或證人陳述之證明力者,不在此限。」但據報載,法務部不同意修正,認為該條文有扼殺測謊鑑識科學發展之虞,所以這個草案已經卡在行政院一年多了,後續發展值得大家一同關注。

註3:全名為《禁止酷刑及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之待遇或處罰公約》(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參考文獻

Wiki:Wonder Woman, Gal Gadot , Good Samaritan law , William Moulton Marston, Elizabeth Holloway Marston, Olive Byrne, Radcliffe College, Ruth Bader Ginsburg, Lasso of Truth,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Jacob M. Held主編,簡似竹譯,《神奇女俠與哲學:亞馬遜神祕女郎》,南京大學,2020年1月。

Marguerite Lamb,〈Who Was Wonder Woman? Long-ago LAW alumna Elizabeth Marston was the muse who gave us a superheroine〉, Boston University Alumni Magazine, Fall 2001.

司法院第177次院會通過刑事訴訟法及刑事訴訟法施行法鑑定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新聞稿

(Visited 11 times, 1 visits today)
[mc4wp_form id="7"]

Last modified: 2021-06-22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