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ritten by 17:03 司法你主場, 2020 司法你主場

非典型教育現場、文化傳承與法律體驗|徐書磊

《司法你主場》系列活動除了議題和講者都以多元的型態促進對話外,也秉持著希望能到臺灣各地的不同場域,針對每個地區所在意和深耕的議題設計規劃,達到真的能夠讓民眾來到主場的期待。

繼去年在阿米斯音樂節時前往臺東,今年最後一場的司法你主場,也初次來到花蓮舉行,並與長期致力於改善教育不平等的為臺灣而教 Teach For Taiwan合作,邀請到在花蓮地方擔任教職的黃怡珺老師、具有歌手、主持人和導演等多重創作者身分的Ado阿洛和臺灣花蓮地方法院的粘柏富法官一同加入,分享在地方教育面臨的資源議題、母語和文化傳承以及原住民在過往歷史中的法律體驗。

粘柏富法官:「原住民族被納入近代國家法秩序之中,其實是我們了解現在法律體系和原住民族原先習慣的秩序有所衝突所應了解的背景知識。」

活動開始時,粘法官首先與大家致謝,並介紹成立於 2013 年,致力於改善「教育不平等」,為每一個孩子創造平等的教育機會的為臺灣而教 Teach for Taiwan,以及有非常多元的發展,實力堅強,既是歌手、演員,更是主持人,甚至還是作家,也是臺灣少數曾經入圍金馬、金曲、金鐘獎的幕前工作者:Ado 阿洛。

研究所主修法律史的粘法官,本次先從原住民族何時納入我們熟知的近代國家法秩序,以及各時期的法律體驗中開始分享。在仍有生番熟番區別的清朝時間,設有「理番同知」這種處理熟番事務的專責機構,後來在光緒14年,就裁撤改由廳縣辦理,意味著熟番被納入漢人的政治體制中。

而後來日本也開始引進近代西方的法律典章制度,但日本於1896年公布「臺灣總督撫墾署官制」,區分理蕃政務與普通行政,大致延續清朝的做法,仍然劃定蕃界,設隘勇線,並訂定「蕃地取締規則」,遏阻漢人進入生蕃地。此外,日本於1919年頒訂「臺灣教育令」,確立臺灣的各級教育系統,也使現代教育制度在臺灣生根,確立人民受「國民教育」的觀念。但原住民族的教育,除了已經視同漢人的平埔族外,並不在臺灣教育令的規範範圍,一樣以理蕃基調處理。

雖然這長期下來的法律沿革和細部的規範修正,很難在短時間內詳細闡述,但粘法官認為透過爬梳過往的原住民族法律體驗,是可以進一步看出教育是每個人自我實現的根本,唯有在這個基礎之上,才能以寬闊的角度來為自己人生決策,了解自己與組織的關係,重新認識自我。

黃怡珺老師:「我覺得影響原住民教育很重要的一點,還是升學主義的問題,即便有許多重點民族教育的原住民實驗國小,但六年後,還是得面臨傳統升學主義教育的問題。」

接著黃老師表示她以一位從新北市來到花蓮從事教職的身分,今天將著重與大家分享第一線的教育工作者所看到的原住民教育議題。黃老師透過TFT的計畫來到花蓮教學,也是她第一次有機會與原住民孩子從早到晚的相處。在108年課綱後,雖然有母語課程的規定,但即使有學習母語,除了課堂以外使用母語的機會還是少之又少,回到家中後,雖然有講母語的長輩,但和其他學生遇到的問題一樣,本來和長輩的溝通就較為缺乏,自然也不會在回家後大量使用母語溝通,因此會有上課後即忘的狀態。

雖然目前在教師任教的機會上,有規劃原住民公費生回到學校來教學的名額,但由於目前名額有限,或是真正入校任教的族人,本身可能就缺乏在文化和傳統的脈絡中生活的經驗,因此即使原住民公費生的老師入校來教學,他可能還是缺乏相關教學的經驗和方式,導致最後變成還是讓漢族的老師去上四個小時的原住民課程後,再來從事教學,還是會有遇到前面提到的上課完即忘的問題。

以上提到的這些問題,都是結構性和大環境的問題,除非整個打掉重練,不然仍會有一樣的問題。黃老師認為有些實驗國小的師資安排是值得參考的,例如從政策面開始改善,可能可以開放原住民公費生的名額;另外前面提到耆老缺乏教學經驗的問題,有些學校會請老師規劃課程及講解,手作的部分再讓耆老來教學。目前有些學校會組成策略聯盟,來做相對應需求的研習,但是主要還是針對學科部分,很少看到有關於民族教育的影片和問題,如果未來有相對應的設計,或許各個學校就有互相交流協助的機會。

Ado 阿洛:「我覺得歧視的來源,都是環境把人樣板化的結果,我們不喜歡看到族群有不一樣或各式各樣的樣子。」

Ado阿洛分享自己小時候對於籍貫、語言和教育的經驗後,觀眾提到對於她來說,歧視的原因以及怎麼因應。Ado 阿洛首先說明,她其實不喜歡從單一的點或問題來討論一整個現象,因為會出現歧視等問題,都是有個大環境或結構的因素,必須通盤討論,才能看出真正問題的本質。

但以個人經歷來說,她過去曾經很努力要讓自己看起來跟他人一樣,因為當時的教育對她來說,跟人家不一樣是會讓她戒慎恐懼。但現在的她,已理解他人的不理解,因為歧視的由來,很多時候都是因為對他人的不理解而對人造成傷害,因此溝通、對話並學習去理解人家,才是解決歧視的方法。

後續在討論到原住民族優惠差別待遇的議題,阿洛表示必須去討論,是不是對原住民族有實質上的幫助,另外探討過去原住民族的文化和土地消失的過程,才能真正找到對族人適當的補償措施。Ado阿洛主張,原住民族的文化必須要好好面對原住民的歷史,才能真正解決民族的問題,並讓臺灣這塊土地上的人均衡發展。

在活動的最後,除了有許多參與的觀眾發問以外,亦有針對今天的主題作出自己心得分享的民眾,有積極分享自己身為原住民族對於母語、教育和文化看法的青年,也有本身為客家人,和大家分享客語目前傳承遇到的困境以及自己在學習母語遇到的個人經歷的觀眾,這些在司法你主場活動規劃上本未預料到的情形,其實恰好能夠展現司法你主場的精神:無論種族、背景和語言等異同,在臺灣這塊土地上,司法正在努力建構一個人人都能享有的主場。

廣告

(Visited 28 times, 1 visits toda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