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ritten by 13:51 翻書

《民主的價碼: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直擊選舉為何是貧富差距的幫兇|話鹿讀冊

我們的民主不僅是撒錢的人贏,而且法國就如同許多西方國家,已經鞏固了這樣一套制度,最有錢的公民非但可以藉由私人獻金表達政治偏好,政府還會補助他們。這套公費選舉制度並未對所有政治團體一視同仁。政治光譜上的「右傾」政黨每年得到的政治獻金平均遠高於「左傾」政黨。這套制度可能會助最有錢階級一臂之力,讓他們贏得選戰,「買到」他們想要的公共政策 ,甚至推而廣之,改變所有政治團體(不分左右派)的運作條件,模糊掉長久以來確保社會底層在政治上擁有一定發言權的那條細微界線。

若你身為選民,早已放棄了這套民主遊戲,心想反正我的一票那麼不值錢,骰子已經灌了鉛,又何必認真以對,那你身為納稅人至少也該對上述的不平等與政府經費這樣花用感到震驚。以一名課稅所得十萬歐元的法國人為例,捐款六千歐元給政黨的實際成 本只有兩千零四十歐元,其餘的三千九百六十歐元由政府負擔;換句話說,就是由所有納稅人支付。如果捐款人換成學生、不穩定就業者(travailleur précaire)或課稅所得不滿九千歐元的退休人士呢?答案是六千歐元 。法國有過半數家庭免繳所得稅,這些家戶在其他方面稅負沉重,捐錢給政治團體卻是捐多少就必須自付多少;反觀最有錢階層的政治獻金卻會由政府負擔將近三分之二。最有能力出錢的人出得最少,這就是法國非直接公費民主制度下的稅制,既累退又不公平,要窮人替富人買單。 

簡單說來,目前可以說有三種人民。第一種是「一般」百姓,占絕大多數,只用投票表達個人政治偏好,並僅從政府對民主制度的補助款獲得些許回報;第二種是「行動人士」和黨員,為自己的政黨出力出錢(黨費),卻往往被「遺忘」,分不到慷慨的政府補償;第三種是金主(要說財閥也行),享有各種減稅優惠及其他納稅人(包括社會最底層)的大量補助,遂行個人的政治偏好。政治天平從來不曾大幅倒向「一般百姓」,而「行動人士」雖然一度可以哄騙自己和「超級金主」平起平坐,但事實是一切愈來愈由後者掌控,勝利果實也愈來愈常被後者占為己有。 

這套制度不僅極不平等,讓窮者負擔重、富者負擔輕,而且很可能在未來數十年造成更大的不平等,讓社會對政治人物、現有建制與民主遊戲更加反感,並導致民粹主義全面失控。二十一世紀不是搞外交的高於做實事的,而是生意人高於民意代表。在美國這樣的國家,連大使館都待價而沽……法國有句俗話說,蠢蛋就是愈蠢愈敢。有錢人也一樣,愈有錢愈敢。

本文出自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民主的價碼:一人一票,票票「等值」?》一書。

本書作者:茱莉亞.卡熱(Julia Cagé)

法國經濟學家,從事發展經濟學、政治經濟學以及經濟史研究。

現為巴黎政治學院(Sciences Po Paris)經濟學助理教授,公共政策科際整合評鑑實驗室(LIEPP)「評鑑民主」軸心計畫共同負責人。著有《媒體的未來:數字時代的困境與重生(暫譯)》(Sauver les médias. Capitalisme, financement participatif et démocratie)、《資訊不計血本(暫譯)》(L’Information à tout prix)

譯者簡介:賴盈滿

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科學哲學碩士,曾就讀法國史特拉斯堡大學哲學研究所,現專事翻譯。譯有《天才的責任》、《成功的反思》與《跳舞骷髏》等書。

(Visited 294 times, 1 visits toda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