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ritten by 13:36 書評

《經濟殺手的告白》揭開美國帝國主義的運作真相|話鹿讀冊

剛進入這一行時,我說服自己正在做對的事。當時共產北越擊敗了越南,全世界正受到蘇聯和中國的威脅。我在商學院的教授曾教過,透過世界銀行的巨額貸款投入基礎建設,就能讓這些國家脫離貧困,免於落入共產主義的魔爪。世界銀行和美國國際開發署的專家也替這種心態背書。

等到我發現這個故事的虛假之處時,我覺得被這個系統困住了。我在新罕布夏的寄宿學校成長時,一直覺得自己很窮,但突然間我開始賺進金山銀山,坐在頭等艙飛往夢想已久的各個國度,住在最高級的飯店,享用最好的餐廳料理,和各個國家領導者見面。我是個成功人士,怎能想要脫離這一切?

接著,噩夢找上了我。

我常常在黑暗的飯店房間驚醒,汗如雨下,過去曾實際見過的景象在我眼前揮之不去:失去雙腿的痲瘋病人綁在有輪子的木箱上,沿著雅加達的街道滾動;男男女女在濁綠的運河洗澡,旁邊同時有人在排泄;一具人類屍體被丟在垃圾堆,爬滿了蒼蠅和蛆;睡在紙箱的孩子和流浪狗群爭搶一點點的垃圾。我發現到,自己一直對這種事情保持情感上的疏離。就像其他美國人一樣,我並沒有把這些人視為人類,他們只不是「乞丐」、「邊緣人」,只是「他們」。

有一天,我搭乘的印尼政府禮車在紅燈前停下。一個痲瘋病人將血肉模糊的殘肢猛 然塞進我的窗戶。司機對他大吼,而他露出歪斜的無牙笑容,把手收了回去。我們繼續前行駛,但他的鬼魂仍縈繞不去。他彷彿是從人群中找出我來,血淋淋的斷肢就像是 一種警告,微笑則要傳達一則訊息。「悔改吧。」他似乎這麼說道,「悔改吧。」

我開始更仔細觀察周遭的世界及我自己。我開始理解到,雖然表面看似成功,但我活得十分痛苦。每晚我都要吃抗焦慮藥,也會喝很多酒。每天早上起來,我都會強迫自 己吞下咖啡和藥丸,搖搖晃晃地前去談判價值幾十億的合約。

我早已將那種生活視為正常,而我也信了他們灌輸給我的那些故事。我用借貸來支持我奢華的生活,而我所有的行動都是出於恐懼——恐懼共產主義、失去工作、失敗和 失去每個人都說我需要的物質享受。

一天晚上,一個不同的夢讓我驚醒。

我在夢中走進一位國家領導者的辦公室,他的國家剛被發現有大量的石油。「我們的建設公司,」我告訴他,「會向你兄弟擁有的強鹿經銷商租借設備。我們會付兩倍的錢,你的兄弟可以跟你分享獲利。」我在夢中繼續解釋,我們已經和他朋友的可口可樂裝瓶工廠談好了類似的交易,以及其他食品飲料供應商和人力仲介公司。他只要簽署同意向世界銀行貸款,以雇用美國公司在他的國家進行基礎建設就好。

接著我若無其事地提起,要是他拒絕,豺狼就會出動。「別忘了」我說,「那些人發生了什麼事……」我滔滔不絕地羅列了一大堆名字:伊朗的莫沙德、瓜地馬拉的阿本斯、智利的阿葉德、剛果的盧蒙巴,以及越南的吳廷琰。「這些人啊,」我說,「不是被推翻,就是被……」我用手指畫過喉嚨,「因為他們不願配合玩我們的遊戲。」

我躺在飯店床上,全身冒著冷汗,發現這場夢恰恰正是我的現實。這些事情我都幹過。

為夢裡出現的那種政府官員提供無懈可擊的資料,好讓他們向人民解釋借貸的原因,對我來說一直都輕而易舉。我的下屬包括經濟學家、金融專家、統計學家和數學家,他們精於提出複雜的計量經濟模型,能證明只要投資電力系統、高速公路、港口、機場和工業園區,就可以促進經濟發展。

多年來,我都仰賴這些經濟模型來說服自己做的事是有益的。事實上,在基礎建設完成後,國內生產毛額也確實有所增長,而我也利用這一點來合理化我的工作。但我現在必須面對數字背後的真實故事。這些統計數字都十分偏頗,傾向於為企業、銀行、大型商場、超市、飯店和各式生意的擁有者服務,而這些人則靠著我們建造的基礎建設而致富。

他們欣欣向榮。

其他人則受苦受難。

原本分配給健保、教育和其他社會福利的預算,都被拿去支付貸款的利息,到了最後,本金永遠還不完,整個國家都被債務困住。接著,國際貨幣組織的「殺手」出現,要求政府用低價提供石油或其他資源給美國企業,而該國便將電力、水、下水道和其他公共設施私有化,販售給金權政體。大企業成了大贏家。

每個案例所牽涉到的貸款中都有個關鍵條件,就是這些建設計畫必須由美國的工程與建設公司來承包。大多數錢從來就不會離開美國,僅只是從華盛頓的銀行辦公室轉到紐約、休士頓或舊金山的工程公司辦公室。我們經濟殺手也確保借款的國家同意購買美國企業的飛機、藥物、拖拉機、電腦科技和其他商品與服務。

儘管那些錢幾乎是立刻就回到金權政體的企業成員手中,借款國(債務人)卻被要求要連本帶利全額還款。如果經濟殺手的招數全部成功,那麼債務人將會在幾年後不得不要求拖欠還款。一旦事情發展至此,我們經濟殺手就會像義大利黑手黨一樣,索討我們應得的那塊肉,這通常包含了下列其中一項或更多項目:掌控該國在聯合國的投票權、建立軍事基地,或是獲得使用珍貴資源(例如石油)的權利。當然了,債務人還是欠我們那些錢——如此一來,又多了一個國家加入我們的全球帝國了。

這些噩夢讓我看得更清楚,我的人生並不是我想要過的人生。我開始明白,我必須 像那些安地斯製磚工人一樣,對自己的人生負起責任,也對我對自己、對這些人民和國家的所作所為負起責任。但在我能掌握這份逐漸明朗的領悟中更深的意義之前,我必須 回答一個重要的問題:一個從新罕布夏市郊來的好孩子,怎麼會捲入這種骯髒活呢? 

本文出自時報出版《經濟殺手的告白》一書。


本書作者:

約翰.柏金斯(John Perkins)

柏金斯頂著首席經濟學家的頭銜,任職於一間顧問公司,實則從事經濟殺手的工作長達十年(1971-81)。二○○一年的九一一事件讓他痛下決心,向世人披露生涯當中不為人知的一面。

書稿完成後,由於內容敏感,遭到二十九家背後有財團支持的出版公司拒絕,直到二○○四年舊金山一家獨立出版社慨然接手,才讓經濟殺手的故事公諸於世。這本書對於美國為維繫己利的權力運作,以及大眾習以為常的經濟體制,投下一枚震撼彈。柏金斯目前專事寫作,並致力於推動非營利組織工作,提倡個人意識覺醒,進而改變資本主義在全球各地造成的失衡現象。

國際暢銷書《經濟殺手的告白》出版後,柏金斯展開了全球巡迴演講,前往企業高峰會、消費者會議、音樂祭和超過五十所大學,傳達用生命經濟體取代死亡經濟體的訊息。著有《美國帝國的祕密歷史》(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American Empire)、《欺瞞》(Hoodwinked),、《新經濟殺手的告白》(The New Confessions of an Economic Hitman)、《改變現狀》(Shapeshifting)、《世界正如你的夢想》(The World Is As You Dream It)、《精神航行》(Psychonavigation)等。

譯者簡介

戴綺薇

輔仁大學法文系學士,美國加州聖荷西州立大學電腦工程碩士。曾任職美國IBM等電腦公司多年,返台後曾任電腦系統分析師、國立空中大學講師等職,業餘從事翻譯工作十餘年,獲梁實秋翻譯獎。素食主義者,熱愛園藝、音樂、藝術、閱讀。現旅居香港、美國,專事筆譯與口譯。譯有《矽眼》。

黃亦安

輔仁大學英國語文學系畢業,曾任出版社編輯,現從事編輯與翻譯工作。譯著有《時光邊緣的男人》、《海洋綺戀》、《花月殺手》等書。

(Visited 186 times, 1 visits toda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