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ritten by 11:39 不存在的國家, 法學白話文

不存在的國家:北賽普勒斯 | 李濬勳

塞普勒斯島是位於地中海東部,靠近歐亞大陸交界處的一座島嶼。由於其地點處於歐洲進入西亞的入口處,自從西元前一萬年便開始有居民生活其中,並且前後受過許多國家或是政權統治,例如埃及、波斯、阿拉伯哈里發王朝、威尼斯、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以及英國。

北賽普勒斯全名為「土耳其北賽普勒斯共和國」,是位於賽普勒斯島北部的一個事實上國家,由於戰爭分治因素目前與賽普勒斯共和國共享同個城市做為首都。目前全世界只有土耳其法律上承認其為一個國家,但對於國際社會而言,北賽普勒斯仍然是屬於賽普勒斯共和國之一部分。由於該地區仍然由北賽普勒斯實際管轄,所以我國目前關於北賽普勒斯的相關事宜是交由駐安卡拉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協助。而賽普勒斯國際事務則是由駐希臘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負責。

北賽普勒斯是一個準總統制民主共和國家,由總統為國家元首、政府則是由總理帶領,並且有許多黨政參與政治事務。行政權由政府行使、立法權屬於共和國政府和議會、司法機關獨立於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總統是五年一次的選舉決定。立法機構為共和國大會,共有五十名委員透過比例選舉制度從六個選區中產生。經濟而言其2018年時國內生產毛額達40億美。由顧北賽普勒斯國際地位問題,因此許多事務都要依賴土耳其。土耳其對於北賽的政治有相當大的影響力,也因此有人戲稱北賽不過是北耳其的傀儡政府。然而於法律上,北賽普勒斯的確是一事實上獨立之政權。除了政府之外,北賽普勒斯也有自己的軍隊。

同床異夢的想像共同體

            說到這裡,為什麼賽普勒斯一個島上會有二個同的政權各自為政呢。其實原先賽普勒斯島上居住的是希臘裔居多,但在1573年左右由於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曾短暫統治過該島,也因此移入了許多土耳其裔的居民。由於二個族裔之間生活習慣與宗教有所差異,土耳其裔移入後便帶入回教信仰,而二個族裔之間的衝突便開始慢慢白熱化。衝突的原因,是二個種族對於國家未來的方向認知不同,並且統治的希裔不願讓土裔有代表權。

二族衝突最激烈是在19501960年代間,由於二戰剛結束,民族自決的聲浪大起,由希臘裔領軍的武裝團體也在希臘政府協助之下趁勢而起推翻了英國的殖民統治成為了島上主要統治政權,同時也開始壓迫土耳其裔居民,由希臘裔統治的賽普勒普國家政權也自1960年透過希臘、土耳其以及英國的保證之下確定。但這其間土裔仍支持由英國繼續統治塞島,並且擁不同於希裔之民族自決權認為塞島應歸屬於土耳其。而希裔則是希望獨立後能與希臘統一。

在希裔的統治之下,土裔人民受到壓迫、甚至相關立法也不予土裔居民於政府中有代表權限。在1963年時希土二族裔便因為制憲種族代表權問題打大出手,最後暴發的衝突導致種族意識強化,甚至希裔禁止土裔進入政府建物,而許多土裔也被迫流離失所。最後在1974年時由於希臘裔右翼政權策動政變欲將塞普勒斯與希臘統一,土耳其政府在1974年聲稱為了保護其土耳其裔居民的安全以及依據1960年條約維護賽普勒斯的獨立,派軍攻打賽普勒斯共和國。而在將近一個月的攻擊之下,原本的賽普勒斯政權也節節敗退。隨後,由於土耳其軍佔領了北部島大部分土地在1975年時便宣布成塞普勒斯土耳其族邦,隨後在1983年對外宣佈獨立成立「北賽普勒斯土耳其共和國」。而塞普勒斯島便自始南北分治,北部由土耳其裔成立的政府統治、而南部則由原先的賽普勒斯共和國也就是希臘裔政府統治。在戰爭中原先居住在塞島北部的希裔族群被迫離開家園,共計約有18萬人。

            國際社會對北賽普勒斯土耳其共和國的看法不甚樂觀,在北賽政府宣佈獨立後,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也在同年1983年頒佈了541決議,宣佈該政府成立的非法性,要求國際社會不予以承認其國家合法地位,同時也倡議賽普勒斯島的唯一合法政府為希臘裔賽普勒斯共和國。1984年聯合國安理會550號決議重新聲明這樣的決定。美國也在1975年對土耳其進行武器禁運令。而歐洲議會也在1983年採取與聯合國相同的立法,不予承認北賽政府的合法性。在2001年歐洲人權法院也在Cyprus v. Turkey一案中,說明北賽普勒斯非為國際法上的合法國家、並且應由賽普勒斯共和國為島上唯一合法政府。也因此目前國際社會上,除了土耳其外沒有國家承認北賽合法地位。但由於其事實上佔領北部賽普勒斯,其其實上的統治仍然不容否定。但現今只有原先的賽普勒斯共和國受國際社會承認,並且也是歐盟會員國之一。

            存在卻又不存在的國家

            北賽普勒斯之所以稱為「不存在的國家」是因為在理論上它是一個國家,但在國際現實上其地位仍有待商榷。在國際法上,要成為一個國家必須要符合四個要件,分別是有效控制的政府、大致確信的土地、人民、以及與他國交往的能力。如上所述,北賽普勒斯有一實質控制的政府,並且也有完整的相關部會、其長期穩定佔領塞島北部也讓它擁有大致確信的土地,而其人民多數為土耳其裔並且信仰著回教,前三項條件整體而言似乎沒有太大問題,然後第四項條件卻常常為學者垢病。

多數認為,北賽普勒斯土耳其共和共只有土耳其一個國家承認,且其經濟狀況也大量依賴土耳其,如此過度依賴的情況下,不能說符合最後一項國家的成立條件。但其實國家成立條件中,並沒有要求與他國交往能力必須要與幾個國家來往才能算是符合條件,也因此這項條件成不成立仍然值得討論。況且,在國際法之下其他國家的「承認」並非一個國家的成立要件,只要國家客觀上能夠符合上述提及的四項條件,便能夠稱之為國家。「承認」與「國家成立之要件」的差別,在於國家「承認」後始會認定對方對承認國是一個國家,並且可能會與他官方上互相往來、甚至進一步建立外交關係。在國際社會上認定誰才是一個國家,除了客觀條件外,就只能交由國家自己決定,因為國際法沒有一個中央集權的政府組織有權力承認國家。所以一個國家承不承認其他國家的存在,端看該國意願。雖然全世界大部分國家皆不承認北賽政府的存在,但若要前往北賽旅遊、或是經辦相關事務的話,仍然要接洽其政府單位,而非接洽賽普勒斯共和國。

結語:政治與人權的分歧

            雖然北賽普勒斯是在違反國際法的情況下佔領成立,但隨著時間過去,由於該政府/國家已經長期存在許久,是否應該給予該政府一合法地位,同時也保護其國民之人權,相當值得思考。雖然國際法有「不能給予違法行為創設權利」之原則,但北賽在數十年統治之下,由於其國際地位不穩定,連帶地其國民的護照可能不受承認、其國民可能不受到國際人權法之保障、北賽無法與世界接軌沒辦法加入國際組織。這樣的不利情況在全球化的今天只是將北賽的狀況推入一個更糟的情況。讓北賽這樣「不存在的國家」運作下去甚至可能造成國際犯罪的黑洞,例如犯下種族滅絕的首領逃入北賽領土中;抑或是在COVID-19肆虐的現在北賽因為無法加入WHO而無法護取最新治療方法、甚至是疾病傳染風險等資訊。如此持續孤立北賽是否對人權發展、對國際社會有利,值得我們進一步思考。

(Visited 295 times, 1 visits toda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