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ritten by 20:41 司法

強尼戴普與安柏赫德的世紀訴訟:最強分析這裡看

強尼戴普(Johnny Depp)與安柏赫德(Amber Heard)兩人的官司已經持續近一個月,雙方律師、專家與當事人間的互動都是媒體焦點。

事實上,強尼戴普在 2019 年 2 月就向美國維吉尼亞州的Fairfox地方法院起訴,歷經長達兩年的程序後,才進入最近這一個月來備受世人矚目的審判程序。讓我們可以透過這場訴訟,學習一點法律小知識吧。

本案交鋒:「誹謗」

首先,這不是兩人第一次在法庭相遇,2016 年時,兩人就有打過離婚訴訟,而且當時就有關於戴普家暴的傳聞,赫德甚至向法院聲請保護令。

之後雙方達成協議,內容表示「任何一方都沒有為了經濟利益提出虛假指控,也從來沒有任何身體或情感傷害的意圖。」戴普同意給予 700 萬美元,赫德則撤回了保護令聲請,兩人於 2017 年 1 月正式離婚。

2018 年 12 月 18 日,安柏在《華盛頓郵報》發表名為:「Amber Heard: I spoke up against sexual violence — and faced our culture’s wrath. That has to change.」(安柏赫德:我為反對性暴力挺身而出——並面對我們文化的憤怒。 那必須改變)的文章,赫德在內容講述自己的經歷與對 #Metoo 運動及社會規範制度的看法,其中提到自己成為家暴受害者的評論,就是這次訴訟的導火線。

戴普認為,該篇文章的標題及兩段內容對他構成誹謗,導致他失去拍攝《神鬼奇航》第 6 集等工作機會為由,向維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法院對 Amber 提告,請求給付 5000 萬美元的損害賠償。

2020 年 8 月,赫德在同一場訴訟中對戴普提出誹謗反訴,主張戴普透過推特組織起對她的騷擾運動,並試圖透過請願讓她失去飾演《水行俠》及萊雅(L’Oréal)的工作,請求給付 1 億美元的損害賠償。

在這場官司中,誹謗該如何判斷?

尖銳而激烈的言論雖然會讓被指責的人感到不舒服,但法律不能只因為被罵的人感到不舒服就保護他,法律所關注的,是被罵的人的名譽是否遭到不法侵害。因此在美國司法判決中,所謂的誹謗,指的是用於傷害他人名譽,進而受害者的社會評價遭到貶損,或是使其他人不願與之來往或相處的言論。

在台灣,我們的法院也有類似的見解認為:一個人有維護良好聲譽不受不實事實抹黑之權利,卻沒有「欺世盜名」之權利,因此刑法誹謗罪即是保護人民「不被他人以虛偽言論毀損之社會評價」為主要考量。

換句話說,如果強尼戴普真的有家暴行為,而安柏赫德將之公諸於世,這樣的行為雖然一定會大家不喜歡強尼戴普,但也不能因此構成誹謗而違法。

但是設想一個問題,在言論自由的社會裡,我們有必要透過批判性言論來討論問題、指責錯誤,但如果我們必須被要求在指責別人之前,必須百分之百確保自己講話內容是正確的,這樣的要求可能會太過嚴苛,進而導致實際上根本沒有人敢講話。

因此美國最高法院在知名的「紐約時報訴蘇利文案」中建立「真實惡意原則」,也就是只有在加害者「明知其言論不實」或「對於其言論真實與否毫不在意」的情況下,才會構成誹謗,進而負擔法律責任。

法官與陪審團的分工

對於台灣人來說,在這場訴訟中,最大的亮點除了當事人都是好萊塢巨星以外,美國法庭使用陪審團進行審理,讓整場訴訟的進行方式跟台灣非常不一樣。

在訴訟審理的過程中,除了透過檢視雙方提供的證據來認定事實,也要聆聽當事人或檢辯雙方的論點、思考本案所要適用的法律有哪些、如何解釋法律。

因此每場官司,其實就是就是不斷地處理各種法律問題及事實問題。法律問題指的是本案所要適用的法律是什麼?怎麼解釋它?判斷標準是什麼?事實問題指的則是到底那一方主張的「事實」才是事實?

而法官跟陪審團的分工即在於:法官決定法律,陪審團認定事實。法官向陪審團提供「指示」(Instruction)解釋法律以及判斷標準,然後交由陪審團依據雙方在法庭上看到的證據進行評議,最終做出的決定(Verdict)。

在本案中,法官就是指示陪審團依據普通法跟誹謗有關的法律,判斷強尼戴普跟安柏赫德彼此的言論是否構成誹謗。

  1. 是不是在說對方?
  2. 如果是的話,內容是不是不實的?
  3. 如果是不實內容的話,會不會有貶損對方名譽?是不是故意的?
  4. 上述行為是否帶有真實惡意?

順帶一提,由於陪審團的成員多半來自不同領域及背景,因此一般認為陪審團制度可以讓司法判決引入不同的觀點,使得判決更貼近社會大眾認知。

舉證責任

「舉證之所在,敗訴之所在」,已經是流傳萬世的名言,在這場訴訟中,到底當事人要怎麼舉證,才能算是有盡到舉證責任呢?

在這場訴訟中,雙方提出非常多證物及證人,也提出了專家證人,這些在維基百科上已經有非常詳細的整理,YT上也有影片,我們就不一一贅述,有興趣的人請自行參考:https://bit.ly/3GFnhkK 。

在本案中,法官特別指示了陪審團,不論是強尼戴普或是安柏赫德,都不需要證明自己講的話是正確,他們所需要證明的,是對方講的話是錯誤的。

法官告知陪審團,戴普跟赫德在證明對方言論不實且有貶損名譽的部分,舉證必須達到優勢證據程度,而在證明對方發表言論是出於真實惡意的部分,舉證必須達到清晰且可信程度。

清晰且可信程度指的是陪審團能根據當事人提出的證據相信當事人所主張的事實,這時候才能判定該方所述為真;而優勢證據程度則是只要有一方提出的證據比另一方看起來更有說服力,就可以判定該方所述為真。

進行了將近一個月的審判程序,陪審團聆聽了證人的證述,也看了證物並聽取兩造主張,他們進入會議室評議後,按照美國維吉尼亞州的規定,七名陪審團需要做出「一致決」才能做出判決:也就是所有陪審員都要全部同意原告或被告勝訴。

陪審團最終判決,強尼戴普對安柏赫德提出的三項誹謗指控均成立,而安柏赫德對強尼戴普提出的三項誹謗指控,只有第二項成立。因為陪審團認定事實不需要提供理由,因此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陪審團的討論內容以及想法為何。

損害賠償

陪審團認定赫德應賠償強尼戴普補償性損害賠償1000萬美元的賠償金,以及500萬美元的懲罰性損害賠償,然而根據維吉尼亞州法,懲罰性賠償金減至35萬美元,也認定強尼戴普應賠償安柏赫德200萬美元的補償性賠償。陪審團認為強尼戴普不用負擔懲罰性損害賠償。

補償性損害賠償的數額,是依據當事人真實遭受的損失所計算出來的。在本案中,法官指示陪審團思考,從被認定為誹謗的言論之相關背景脈絡,那些聽到這些言論的人會怎麼看待被害人,以及被害人因此會受到那些影響,進而產生商業上的損失、精神上的痛苦、名聲上的損害等等。

懲罰性損害賠償,顧名思義就是帶有懲罰的意義,法官在本案中指示陪審團,如果認為戴普或安柏的言論是出於真實惡意,陪審團可以酌定懲罰性損害賠償,藉此懲罰他們的行為,同時避免其他人未來再從事類似的不法行為。

訴訟之外的故事:回到家暴

強尼戴普指控安柏赫德誹謗的世紀訴訟結果出爐,陪審團終於做出決定,雙方都有成立誹謗的部分,但強尼戴普獲得更多賠償。

這場訴訟可以看到,男性也可能是家暴的受害者。在台灣,向法院聲請保護令的男性從 2012 年的 3 千多人,到 2021 年共有 6 千 7 百多位,顯示有越來越多男性願意向外求助。

陽剛的男生主張自己遭到家暴會遭到嘲笑,而主張自己遭到家暴的女生表現的不夠像完美被害人,也會立刻遭到獵殺。性別框架對男女帶來的傷害,在這個案件中展露無遺。

此外,我們從訴訟的過程及結果可以發現,戴普跟赫德的親密關係非常緊張,兩人都曾經對彼此從事暴力行為。因此這起案件更該讓我們反思的是:家暴案件可能遠比我們想像的複雜。

我們不該再把家暴以刻版、單薄的方式想像「男生打女生」、「女生罵男生」,而是進一步去思考家暴背後更深層的議題是權力的控制:也就是在家庭關係中,如果有一方企圖利用暴力來展現自己的地位,進而讓家人臣服於自己的淫威之下,這樣的權力關係,不論男女老少都不該被允許,而且我們也該去思考我們的社會是如何造成這樣的權力關係,以及讓這樣的權力展演不再出現。

期待在這場訴訟之後,所有的受害者都不再有口難言。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