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鎬佑|阿帕契案讓我驚呆了!?原來是「空白刑法」啦

2015年八月的午後天氣微涼,飄過雨後的天空有著彩虹,而與此同時,桃園地檢署就「阿帕契案」全案偵結為不起訴處分,發言人不起訴處分一出口,一句X聲脫口而出,眾網友群起而撻伐有恭喜發財者,有揪團參觀者,然而這一切的一切其實關鍵在於「空白刑法」。到底什麼是空白呢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罪刑法定主義

再談空白刑法之前,要先談一個概念叫做「罪刑法定主義」,西方文明在走過啟蒙時代後認為以前在封建時期將法律、宗教、道德全部混在一起做成撒尿牛丸的方式非常的不可取,因為全部混再一起得結果常常造成人民因為身分、信仰或為了鞏固王權而受到刑法,一言以蔽之那是一個「朕即法律」的世界。為了避免國家三不五十羅織個罪名來處罰人民,也為了讓人民可以知道他在社會上走跳會受到的規範,「罪刑法定主義」就這樣產生了。

「罪刑法定主義」主要有兩個原則:一個是「法律主義」另一個是「事後法禁止」

所謂的「法律主義」是指那個要處罰人的刑事法律必須要是經過立法機關訂定的「法律」,這個想法也落實在中華民國憲法第107條第3款中。換句話說今天我們要讓一個行為受到刑事的處罰必須透過立法機關在立法院提案修法,而這樣的做法在民主社會中代表的是,今天所有的刑法規範跟相關法典所形塑的法秩序就是透過人民選出的代議士所提出來訂定的。

(撇開我們必須反思在民主社會所形塑的秩序是否是一個隱晦的暴力手段外,身為現代公民我們更需在每一次選舉前好好檢驗每一個競逐的政治人物,選後也要不忘監督,不然選出怎樣的代議士,她就會帶給我們怎樣的驚喜~

而在法律主義下有幾個概念也油然而生,首先是「習慣法禁止原則」

今天在罪刑法定主義下,法官並不能根據一般社會上的通俗習慣去對一個人判刑,這跟在民事法律關係中可將平常的交易習慣作為民法認定事物的基礎有所不同,在習慣法禁止主義下刑事法律必須是「成文法」。

但是我們都知道有原則必有例外,有時候在解釋法律時難免會用到一些沒有明文的社會通念,如我們再判斷什麼行為是法條中所謂「業務」的時候,因為並無法事前界定每個行業每個崗位具體的事務內容,所以法官適用法律時在不逾越文義的範疇中,可以依照社會通念去的解釋法律。

其次是「絕對不定期刑禁止原則」

這個原則所說的是今天刑法所規定的處罰不能給一個不確定的期間,比如說我們不能規定今天偷東西的人就關到他不會再偷東西為止,今天犯了公然侮辱罪的人,我們就關到他不會在侮辱別人為止。因為如果我們允許這樣的刑罰,那麼就算我們知道怎樣的行為會被處罰,但是對於將會受到怎樣的刑罰卻無法預知,如果今天你不過是偷了500塊想要吃吃看有錢人的便當是什麼滋味,但是法官很討厭吃五百塊便當的人就把你關了十年,你說這樣還有天理嗎?所以關於刑罰的種類跟方式都要由法律訂定。

我們常常看到刑法的規定中都有一個「刑罰期間」,如刑法100條就規定:

意圖破壞國體,竊據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以強暴或脅迫著手實行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首謀者,處無期徒刑。

第160條規定:

意圖侮辱中華民國,而公然損壞、除去或污辱中華民國之國徽、國旗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意圖侮辱創立中華民國之孫先生,而公然損壞、除去或污辱其遺像者亦同。

也就是你會知道當你主張台灣獨立,並且用強暴或脅迫手段開始實行推翻中華民國政府的時後,你至少就要被關七年。當你吐了孫中山遺像口水,你將面臨一年以下有期徒刑(這代表蔣中正的可以唷!)

耶?奇怪那我還是不知道我會被關多久呀!沒錯,為了讓法官保有裁量空間,只要種類跟方式預先用法律規定就可以了,至於個別的宣告刑只要在法律規定的範圍內即可,所以當你是顛覆中華民國政府的首謀時,這個原則對你來說也不是很重要。(至於名稱不叫「刑法」叫做「保安處分」這個問題,就留待下集待續囉!)

(下一頁繼續)

Pages: 1 2 3 4

訂閱網站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

訂閱 569 其他用戶

江 鎬佑 Written by:

東吳法律系畢業,台北大學刑法組碩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