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珞亦|從「喬王喬柯在喬甚麼?」談密室協商

作者/劉珞亦

「時代力量天天在罵我什麼王柯體制、密室協商、垃圾立委,整天比國民黨還國民黨。」—柯建銘

「所有各黨團代表人、助理來參加,立法委員可以自由的參與、協商。行政單位的幕僚也都可以來接受諮詢參與,所有協商也都會有會議紀錄、錄音。…所以,所謂密室協商是一種誤傳。」-王金平

王金平和柯建銘分別為立法院藍綠的龍頭,經常進行黨團協商,因此被人批評「喬王、喬柯」,但到底黨團協商在喬甚麼?而為什麼又有這麼多人批評黨團協商淪為「密室協商」?

首先,到底何謂朝野黨團協商?

黨團協商是指當不同黨派立法委員對於法案缺乏共識時,由立法院長主持且各黨團派出兩位黨代表來進行協商,在一個月內直接討論及修改原先缺乏共識的法案,由定期院會處理。簡言之,原本要由全體立法委員來決定的法案,在黨團協商的機制下,可以由少數的黨代表來協商決定。

然為了避免黨團協商的內容形成密室協商,依照法律規定要將內容透明公開,需全程錄影、錄音並刊登公報。但若協商結論與當初的決議以及法律原文有明顯差異時,應由提出修正之黨團或委員,提出立法理由和協商結論,刊登公報。

黨團協商的源起

黨團協商的源起是來自於「政黨的競爭」。

在 1986 年民進黨開始進入立法院,國會開始進有政黨競爭的狀態,有別於過去國會完全由國民黨掌控的狀態,而此時民進黨通常以肢體衝突的策略,因此協商的行為尚未呈現。然在 1992 立法院修訂《立法院組織法》,規定有立法委員席次五席以上之政黨(但之後已修法為每屆立法委員選舉當選席次達三席且席次較多之五個政黨得各組成黨團),應設置黨團辦公室,且「黨團」一詞首度見於立法院組織的法制規範。因此,1999 年制定「立法院職權行使法」將黨團協商程序與以法制化,主要是因為當時執政國民黨深感該黨於立院所維持之多數,係一脆弱不穩定之多數,為避免立法程序之困境在而發生,故將其法制化;然也有一說是指當初國民黨內部已經分裂,所以有部分人支持釋出權力,為未來打算。

為何需要黨團協商?

1. 保障小黨的權益

相對多數的黨,在一般的狀況之下,是不需要理會少數政黨的意見就可以強行通過法案,尤其在社會中若形成兩黨制,背後所反映的是兩種不同的族群及利益時,從長遠來看,就只會有一邊的族群在得利的狀況,而另外一面將會屬於完全被犧牲的狀況。尤其是在我國長期以來,至今國會都是屬於泛藍陣營過半的狀態,若沒有黨團協商的機制,泛藍陣營將可以在法案完全塑造對於自己族群利益的狀態,而加深了國會的對立甚至衝突的情況。

2. 減少國會衝突

若站在少數黨團的角度來看,一旦任何的法案都將會被多數的黨團表決壓過,而自然而然的少數黨會尋求立法院外的民意支持。然而,最容易的方式就是用激烈的手段來得到媒體的注意,形成一種「演現」。所謂「演現」是指透過被規則化的形成或不斷出現的活動,來建構某種地方或認同的過程,而少數黨若永遠被屬於一種在立法院被忽略的聲音,對於法案將無法有效的實質參與,將會形成杯葛、攤換議會的反覆「演現」,甚至變成一種常態規則,而國會衝突則會在這樣的過程之中被激化,打架、丟東西等違法野蠻的行為將會不斷的上演,而形成大眾對於國會的不信任,更造成整體國會效率不佳的結果,甚至少數黨更會在這樣的過程當中,被媒體塑造成「暴力份子」,更失去參予國會的話語權。

Pages: 1 2 3 4

訂閱網站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

訂閱 572 其他用戶

劉 珞亦 Written by:

喜歡說話,認為表達是一生要去追逐的藝術,不管用任何形式。 東吳法律系畢業,台灣大學國發所碩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