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人升學與生涯特輯》系列

採訪、撰稿:吳玟嶸

我很喜歡《怪奇孤兒院》這部電影,雖然知道那是個奇異的幻想世界,但那時看到外表就是一般人類的Peculiar Children施展超能力,把人石化、使用火焰、吐出蜜蜂時,仍是深深被吸引。

很巧的,在我為了寫高中生升學專欄,採訪這篇文章的兩位受訪者時,那樣超乎常人想像、浪漫的世界,又再度浮現腦海。
他們相比大多數的法律人,也有著他們的「特殊能力」,在筆者心中他們就是這真實世界的「怪奇法律人」。

「人生就是要多元的explore」

現任東吳及中興兩校助理教授、台大兼任教師,同時也是醫師的吳志正強調「教育是要讓你的眼界更廣,而不是說你選了一個系就把自己卡死在這個區塊,當然你在你的第一選擇範圍內當然要學好學滿,但這不排斥你有其他選擇,因為這樣你的人生才會豐富嘛!」

(圖片來源:Barry提供/圖片說明:Barry模仿古美門律師招牌動作)

台大農化系畢業,後來曾作為律師執業,現在則是知名法學搜尋系統lawsnote創辦人的Barry(郭榮彥),也鼓勵同學在大學時多接觸其他領域的知識「不是為了這個東西以後比較好找工作,你不會知道什麼東西以後比較好找工作的!你是要讓這些變成你的背景知識,變成競爭力。」之後他又舉了人工智慧當例子:
「人工智慧在1960年的時候他就是一門正式的學科,然後在1980年就被廢棄,沒有人在講人工智慧,認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結果最近夯成這樣,產業的脈動那是我們沒有辦法去預測的。」

為何念法律?

「我並不是對法律有甚麼憧憬才進來」

作為一個婦產科醫師,吳志正認為他在四十幾歲時接生人數已經達到一定的數量,對社會的責任已了,希望能探索更廣的人生。他原本想要到英國念醫療經濟,但因家中發生一些事情無法出國,所以轉而報考東吳法碩乙「我只是堅持著人生要有不同的explore,本身是學自然科學,所以我一定要到社會科學來看,所以我那時候選經濟,後來學法律。」

Barry則自承,當初會念台大農化系只是因為它分數高「雖然那時農化分數炒得很高但是沒有產業,所以畢業之後就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幹嘛。」後來Barry到專利事務所擔任專利工程師,那時候還沒有專利師這個行業,但即將推出,因為考試內容有許多法科,所以他就聽從事務所老闆的建議,下班後到台大念夜間部法律。

念法律需要什麼特質嗎?

「這問題要分成念書及工作來看」

Barry認為在念書方面,如果你是一定要有標準答案的人,那可能就不太適合念法律,比較適合念自然科學,因為自然科學有正確答案,但是社會科學沒有,社會科學常常是因應社會改變的「所以如果你要尋求真理的話,念法律會比較痛苦,因為沒有真理這件事情,因為現在社會說不定是這樣,但以後可能不是這樣。」

在工作方面,他則認為重點在於你喜不喜歡與人相處「法律工作最後都要跟人對接,你就是為人在服務的。所以如果說不是那麼喜歡與人相處,那在法律工作上會比較吃虧」他舉例就算是做非訟,當做到一個階段,可能是大所的合夥人,你終究還是要背負業績壓力,終究還是得去帶case進事務所,即使是一個非常專業的律師,也都需要去做這樣的事情。

吳志正則指出「念法律的人跟念其他科系的人一樣,只要具備一個特質,就是誠懇的誠!」
他說明,念法律不是說對學問誠懇,是對人要誠懇,念醫學也是,任何科系都是對人要誠懇,當把握住對人要誠懇來學你學的東西,就不會偏差到哪裡去。

「當醫生不是說我技術好就好,不是!我是要醫病人,不是醫病!」他強調,法律也是一樣的道理,法律不是在處理法律關係而已,法律是要讓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可以被照顧到,重點是對社會的關心,那個才是法律的本質。

「高中生哪會知道自己有甚麼特質,我若回想我念高中時,我的特質就是喜歡玩嘛,只不過是說這樣走過來之後,我發現不管你做什麼,對人就是要尊重」吳志正這樣說道。

怎麼看待學習這件事呢?

「現在的法律系學生不能只學法律,因為法律是要處理人跟人的事情,當人跟人之間的事情已經發生質變的時候,法律人想法要跟著進步。」吳志正認為,人跟人的生活型態、交易型態越來越頻繁,越來越超乎當初立法者的想像,所以如工程訴訟、醫療訴訟、經濟犯罪等,這些都是當初立法者沒辦法設想的。

「你常常打那種訴訟、常常擬那種契約,你才有辦法去調解去介入處理人跟人之間的法律關係」他建議現在的大學生可以在在學期間,去旁聽一些基礎的課程「你不要連資產負債表都看不懂,這樣你出去就自己來講沒有競爭力,就外面來講你的貢獻有限。」

Barry則建議同學在接觸知識時不要太有目的性「接觸知識的時候有一點很重要,不要心裡一直想著這個可以幹嘛,因為你不會知道,你就是覺得ㄟ這個好像很有趣你就去學。」

他強調學習的時候一定要全力以赴,不要想太多,不然你會覺得你被騙。
「就像我當初念農化系一樣,那時候就是因為大家都說很夯,然後我就去念,唸出來之後ㄟ好歹林北也是一個台大,結果一個科大的薪水就是我的三倍,那時候就覺得我被騙。」
他也舉了資料科學家當例子,他說這種工作在十年前是不存在的,所以根本無法為當一個資料科學家做準備,你甚至不會知道這工作未來會不會紅。

「所以在大學的時候一定是多元學習,為什麼呢,因為你未來接觸很多知識是建築在你現在對這社會的理解上。」

Barry認為就算是處理法律工作,真正到很高端後,要談的不只是併購,可能還要談經營、談經濟,那就需要一些財務、會計方面的知識。這些知識都是你一路一路累積上來的,「學習就是把新舊知識作結合,若接觸到新訊息時你沒有舊知識,他就走掉了,那當然你累積的越多基礎知識,你接觸到新訊息,將它變成自己的速度就越快。」

(圖片來源:Barry提供/圖片說明:Barry高中要考駕照當天,就犁田受傷了……)

除了國家考試還有什麼出路?

「會問這問題的你以後就會去考國考,因為那是深埋在你心中,認為讀法律就是要考國考。」

Barry認為我們不應該被科系限制住自己的發展「我念農化的時候你從來不會想像未來可以幹嘛,而是等到畢業後才來想你要幹嘛,你也可以用這樣的心態去念法律,重點在你的心態。」

Barry認為大學就是個過程,生命中做的每件事,只要你認真去做都會有幫助「我後來當律師,那你說念農化系有什麼幫助?我在一些案子上會有幫助,做過專利工程師你可能會比別人多一些專業的東西,那些東西是累積的,念法律是增加自己的優勢,不是限制自己在考國考這件事情上。」

「到處都是出路啊!」面對法律系出路的問題,常被學生叫做「老酥」的吳志正這樣回答。

(圖片來源:吳志正提供/圖片說明:吳志正老酥大學畢業照!)

「我常常跟學生們說,你們不要眼光都只放在司法官律師上,不是,社會各階層都需要法律人才!」
他舉例他有個在政府機關工作的學生告訴他,他那個局處沒有一個人懂法律!所以他便成了他們局處的靈魂人物,因為過去大部分的法律人都往司律、審判這些傳統領域走,結果他到了公職單位才發現懂法律的人不多。所以他能做的事很多,他可以改進整個局處的違法的地方,然後他們局處遇到一些需要依法行政的事情他可以讀的懂,這些原本都是依循習慣來做,那常常其實是不合現行規定的。

「那時候李模老師在東吳設法碩乙,是讓這些人學法律之後回到他們的本業,去把法治的觀念帶到社會的每個階層,這是他當初設立碩乙的目的。」吳志正認為,現在大學部就讀法律的學生也要有這個擔當,到社會各階層都要努力,這樣我們才會真正成為法治社會。

給同學一些建議吧!

「建議就是不要把自己當成是在念法律的人就好啦,你就想我在念中文系、在唸外文系,當你這樣想的時候你就不會有這個問題」Barry認為大學偏向訓練你的基礎能力,包括你怎麼去思考問題、解決問題,尤其是解決問題時會用到的一些底層知識。
「大學不可能學得很專精,你要想你是來學解決問題的方法」

「你隨時要抱持多元探索的想法,那如果真的不太適合,那就轉不要怕因為你浪費那一年吼,比毀掉一生還值得,你從我這可以學到一件事,學習不是在比誰快,是在誰學的久,是在比誰堅持到最後,那才會贏!」吳志正老酥在最後這樣說道。

法律人升學與生涯特輯》系列

Comment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