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ritten by 18:39 書評, 讀書

劉珞亦|一本法律人寫的小說:《律政女王》

法律系畢業的人,你應該要來翻一下這本小說;東吳法律系畢業的人,你更應該要讀這本小說;就算不是法律系畢業的人,你也應該看看這本小說。

這本小說,透過三層的方式把故事給敘述出來。

第一層:當律師的代價

最外層告訴你,身為律師,不是當上律師就能一飛沖天了,可能要像主角雅惠一樣面臨很多無奈。

為了當律師,你必須要付出多少的代價?

律師對很多人來說,擁有光鮮亮麗的外表,穿上律師服後,彷彿像是一種進化,可以上戰場開始跟敵人開戰。

但那樣的開戰,前置的戰場準備,需要努力些什麼?

小說中的雅惠,就把這樣的「準備」,透過對話給彰顯出來,給你看看那些律師的日常。

可能需要透過自己的努力,找案源,否則沒有財源,道盡了許多無力感。

且在第一層更夾雜了許多「東吳法律」的回憶,在書中演變成為「城中大學」,附近的小吃在書中具體的呈現,東吳人的下課後去吃飯的畫面,會突然浮現。

不僅如此,在對話中你可以撿到一些法律人的「共感」,例如對話中可以看出來作者偷渡「X台大」補習班(雖然筆者我認為保X補習班當然略勝一籌,再強調一次,保X補習班略勝一籌哼哼),將法律系考生那種考試的黏膩感,抒發出來。

然後,像這樣以對話作為小說最外層的建構,可以輕鬆地強化有一定法律背景的人閱讀效果,找到「共感」以及一些彼此的回憶,更可以把整個情境建立起來。

不僅如此,在法庭上那些荒謬的情境,扎實且不誇張地被記錄下來。有趣的是,因為本小說的娛樂性質很高,所以「荒謬」在過程中顯得理所當然,但實際上那些現實生活最會發生的「荒謬」,在裡面反而恰如其分。

大家可以去觀察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第二層:主角特殊情境下的建構

不僅如此,雅惠作為主角雖然可以引發了共感與回憶,但主角在特殊的情境下,就是整個小說的情境建構。

你可能會發現,主角雅惠雖然和我們一般法律人一樣,花很多時間在考試,在夢想著職業後的生活聯想。但作者更大膽賦予主角作為黑道以及立法院長女兒的身份。

在這樣的身份下,更賦予一個思考的途徑,就是作為人民眼中「正義」代表的律師,如何面對自身背景就是某種程度上破壞「正義」的標籤,這樣的敘述在小說情境下,雖然特殊,但推進了讀者思索,這樣的矛盾該如何拿捏?讀者慢慢發掘背後的意義,進一步反思。

過程中,有的刻畫有些歪斜,令人發笑。主角身為一個律師,調查手法卻跟自身的黑道千金息息相關,突破既有的律師想像,更增添一些奇幻風格,些許寫實,但更多是華麗的多重空間,讓人不禁好奇前面所敘述的正經律師,卻可以搖身一變,成為電影中愛冒險的人物。

整個轉變可以從主角的背景中慢慢揭露後觀察出來,彷彿進入偵探推理的情境,更把故事的場域往前推進。

你閱讀,更會發現「律政女王」的那個「女王」,完全就是服貼地形容主角的公主性格。

除此之外,在第二層下,更包含了「時事」的鑲嵌,透過時代背景的設計,我們可以進入到 2014 年 318 運動的背景,權力的鬥爭下如何影響到政治時事的發展,而主角雅惠的爸爸作為立法院長,又可以從旁觀但既有進入的方式觀察那些時代的背景。

除此之外,台灣最常發生的文化資產自焚案,也被放進去整個故事結構的一隅,也當然少不了愛情線。

第三層:你自己去尋找

最後一層的冒險故事,你需要自己尋找,那些在故事過程中看似尋常的理所當然,其實都和結局的建構有關。

那些轉場,都十分有趣,你以為在小說中不是很重要的總統方耀民,你以為他只是過場的角色,原來對於結局影響之大,這樣的敘事途徑,有點像是擠牙膏的方式,越擠越多,到最後突然宣洩在你身上,政治的風暴,主角的奇幻旅程,碰撞在一起,如同平手局面的棒球比賽進入九局下半,緊張,卻又期待。

劇情我就不雷,自己來看。

律師寫小說,是多麼不容易的事

許多人說,律師會寫小說,應該不難,畢竟身旁處理的案件每一個都是真實的故事。

當你要把這些故事呈現在訴狀上,替當事人辯護,這對律師來說當然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但變成小說,建構出一個有具體鮮明形象的角色,有一個節奏剛好的劇情,甚至作為豐盈的劇本,絕對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尤其是你上班,每天都有寫不完的狀時,回家假日,你要繼續在電腦前面形塑劇本,繼續書寫,這是非常累。

那究竟為什麼要寫小說?

我不是作者,但我猜,那是因為每一個人其實都喜歡聽故事。

我們活到現在,唯一體驗過的只有自己的人生,但故事能幫助我們想像另一種人生的樣貌,在某處,你逃離既有的生活,感受一個新生活,不僅會有強烈的滿足感,更可能感受到新的「概念」,讓自己突然懂了些什麼。

而這個概念,若沒有進入到小說裡,是感受不到的。

如同作家朱宥勳在《只要出問題,小說都能搞定》中所提到的:

如果不考慮投胎的話,「聽故事」是唯一可以讓你暫時逃離當下人生的解決方案。這種遁逃,成就了人類最古老也最根深蒂固的娛樂形式。它十分頑強,不管科技如何演變,感官的效果有多強大,符合故事結構的產品硬是能帶給我們更高的滿足感。我們可以想像一個最極端的感官案例就知道了:即便在A片當中,也多少會有場景、有角色、有因果鍊,而不是一開場就進入「重點橋段」。

所以當許多法律人大談道理時,有些人願意透過更努力的方式,重新建構道理的場境,塑造角色,讓你慢慢進入重點橋段,刺激感官完後才發現,你體驗到某個道理時,這是令人敬佩的。

因為這樣最令人不反感,且這比大聲疾呼的批評來得更艱難,但卻更有效果。

《律政女王》,一個法律人寫的故事,你應該來親自體會感受。

推薦這本書,希望你也會喜歡。

(Visited 10 times, 2 visits today)
[mc4wp_form id="7"]

Last modified: 2020-04-19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