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ritten by 12:29 Uncategorized

山寨法扶專題:走進假法扶的債務人從那裡來的

本文為「山寨法扶之亂」專題系列報導

1991 年財政部核准銀行新設後,台灣國內銀行長期處於數量過多、金融商品同質性高的狀況,台北每 1 萬人口的銀行分支機構比例為 2.7 家,高於世界平均的 1.95 家。在高度競爭的市場中,金融機構銷售商品往往採取壓低價格、放寬審核標準的作法,以擴大業務量及市占率。

此外,為了保持銀行資產具有一定的流動性,《銀行法》規定由中央銀行訂定「最低流動準備率」,2011 年以前,央行將這項比率訂為 7%。然而自 2002 年起,我國銀行流動準備率年年超過 20 %,造成銀行資金過剩、侵蝕獲利空間。在這樣的環境下,為使營收成長,銀行必須想辦法將多餘的資金貸出去。

1999 年,萬泰商業銀行推出「George & Mary 現金卡」,主打「新車、出國旅遊、房子全部都靠一張卡付清」,吸睛的台詞與洗腦的音樂瞬間席捲全台。現金卡具有迅速貸款的功能,持卡人只要到貸款機前就可以預借現金,對於應付短期的現金需求極有幫助。與信用卡不同的是,現金卡不能直接憑卡消費,而且是「以日計息」。

現金卡及信用卡,挽救了金融危機以來日漸低迷的銀行獲利,金融機構開始學習萬泰銀行、競相發卡。禮物、紅利、年費優惠,銀行衝高業績的招術百出,上到 7、80 歲的老人,下至學生族群,當時一人手持 3、4 張現金卡及信用卡並不稀奇。從 2000 年到 2005 年,短短 5 年間,台灣信用卡的流通量就從約 1830 萬張,暴漲到約 4580 萬張,使用過的現金卡也有約 380 萬張。

雙卡風暴

然而,市場競爭激烈,銀行發卡時信用控管過於寬鬆,加上當時循環利率高,因此醞釀出一股台灣本土金融風暴。2005 年,雙卡違約率大幅攀升近 3 倍,民眾負擔不起卡費的情形漸增,隔年,台新銀行增提 191 億備抵呆帳,金融業開始吞下浮濫發卡的惡果。

金融機構不是唯一付出代價的群體,無法還清債務的「卡奴」,被迫以卡養卡、以債養債,三餐溫飽全成問題。

躲債的壓力也連帶影響他們的心理健康及家庭生活,光是 2005 至 2006 年間,新聞報導中因卡債自殺的人數,就有 167 人。2007 年,彰化也發生兒子被 300 多萬的卡債逼急,殺害父親試圖詐領保險金的案件。毫無疑問地,卡債風暴帶來的後坐力,不只是銀行呆帳,也衍生許多社會問題。

在新聞上,卡奴被形容成奢侈揮霍、消費無度的一群人,但這樣的刻板印象未必與現實相符。

法律扶助基金會過去曾針對 1303 名參與說明會的債務人進行問卷調查,發現「過度消費」的比例只有約 25 %,多數人是因為入不敷出、失業或資金調度失敗而承擔債務。2008 年,財經記者夏傳位出版《塑膠鴉片-雙卡風暴刷出台灣負債危機》一書,公布了他針對卡奴欠債原因的問卷調查,也發現「過度消費」只佔了 12 %,失業、創業、投資失利甚至替親人還債才是主要的原因。

為了控制雙卡風暴產生的負面影響,2006 年,金管會協調銀行公會建立「消費金融案件無擔保債務協商機制」,調整銀行與債務人的借貸契約。當時,銀行方面要求債務人親自參與協商,不得委託他人代理。銀行公會主張,本人參與協調可以降低資訊落差,使協商更流暢,也可以避免代辦公司假冒律師、詐騙債務人。

但這項規定,卻讓談判雙方地位極不對等,銀行會單方面提出協商方案,面對無法負擔的條件債務人也難以拒絕,導致表面上雖然有近 22 萬名債務人協商成功,卻只有約 11 萬人正常繳款,毀諾率超過 50 %。

2006 年,司法院民事廳邀集法官及學者組成研究小組研擬消費者債務清理草案,決議以單獨立法的方式訂立《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提供卡債族經濟生活的更生機會,以及債務清理更迅速的管道。

消債案件下,債務人的實相

窮人,應該過怎樣的生活?對於負債的人,社會大眾往往會賦予他們積極勤奮、克勤克儉的期待,如果達不到這個期待,那麼因為負債過上品質惡劣的生活,也不過是自食惡果。消債條例立法當時,也是秉持這樣的態度,可現實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

2013、2014 年間,進入清算程序的張小姐,獨自前往法院開庭,債權人指責張小姐,欠了債還住很貴的房子。「為了要就近照顧小孩,我們租在淡水,那裡房價有點高,一個月要 1 萬 7。」張小姐小吃攤的工作,平均月淨利也不過 1 萬多元,必須仰賴補助金過生活,房租卻這麼高,債權人相當不滿。

「債權人就會質問你為什麼不住便宜一點,他們覺得你都欠錢了,生活應該要很拮据。我就說我也想住便宜一點的房子,但路程可能很遠,怎麼照顧小孩?」她難過地說。

張小姐的兒子患有亞斯伯格症、輕微智能障礙,晚上時常癲癇發作。為了照顧他,她根本沒辦法從事一般的工作,只能在家附近擺攤,但下午上工的小吃攤,每天都要做到凌晨 2、3 點,居住地點也跟著限制在特定區域。

身心障礙的孩子,在學校備受霸凌,連導師都沒照顧好他。「我的小孩比較內向,別人說話他沒辦法立刻反應。他小學四年級升五年級的時候,新的導師可能壓力很大,看我的小孩沒回應就一直捏他。有一天回來,我發現他的背整片瘀青,我們想說還是乾脆轉學,搬到淡水那裡,他下課在附近找吃的,我們也能就近照顧。」

「我們看不到小孩的那陣子,因為做生意很忙,小孩的問題很多。」張小姐皺眉説道。因為忙碌,難以做到足夠的家庭教育,兒子開始出現一些偏差行為。「他跑到人家店面偷東西被抓包。」

貧窮,就像暗藏河道的漩渦,當你不小心失足落入,只會有更多的力量把你往下跩,讓你陷溺其中、無法逃離。丈夫在中國的工作不順、失業以及身心障礙的小孩,成為張小姐一家經濟不斷惡化的原因,接連帶來更多身心問題與意外。

「有時候晚上沒人陪他,他睡不著覺,就會唱歌之類的,大兒子那時候很懂事,打了兩份工,回家很累也沒辦法好好休息。」張小姐哽咽道。極度身心疲憊的情況下,大兒子的精神跟著出問題,需要服用安眠藥才能入睡。而身心障礙的孩子,也因為遭到網路人士的欺騙,失去積蓄、帳戶也被凍結。

貧窮,不是只缺錢,也包含健康與知識。「我也碰過當事人,其實如果他好好精打細算,雖然生活不會過多好,但至少也不用欠債。」朱律師嘆息。「所以有的社工還開理財課程,教導當事人財務觀念,因為要是你財務觀念很差,這筆債務處理完,你後來還是會再欠債啊。」

本文為「山寨法扶之亂」專題系列報導

Close